颓然坐下,真的只是一个梦,虚无飘渺的梦,永远触摸不到。淡淡的笑了,心中清楚的知道,见到她的第一眼,自己就注定了流离的宿命,用自己残破的羽翼去追逐,追逐那片奇异的梦境,直到海枯石烂。

迷雾如同红尘滚滚,楼兰在迷雾的最深处叹息,想念那追逐的人,他是否感到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