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舍不得落笔丹桂,非要等到时节刚好,才猝然下笔。


香韵在时光中发酵,一年仿佛只在一念,倒是因了一场疫情,有了股沧海桑田的味道。远走他乡,门扉紧锁,大起大落的人生催促了更多别离,多少都藏着些无可奈何。


岁月回首团聚,恰是月到中秋。犹记得《红楼梦》中,史湘云与林黛玉的那句对子:“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落在黛玉手心的,便是那细细碎碎的丹桂,成全了偏属于她命运的字句。

想来,丹桂的花魂藏在它的香气里,那若隐若现的小花,竟聚拢了那么多的幽香,不过风起,便能让远走的人归来故乡。熟悉的味道总让人心安,此心安处是吾乡。


片刻的站立,也能染了香韵,不经意间,几瓣小花落于肩头,不忍心拂走,只拈了来,藏进荷包,香味便随着时光沁到了衣衫中,能伴随好远的跋涉。

最喜欢如水的凉夜,温一壶桂花酒,在月光倾泻的庭院里,择一株开得正盛的桂花树,四下无人,寂寂无声,静静听落花低语,看月色撩人,沉醉在酒的醇香里,浮生就这样流逝,温润、风雅、怡然得不得了。


酒正酣、月正浓,抬头还能看到月宫里那颗桂花树,灼灼之姿,风过时,还有婆娑声。再细细看去,吴刚衣衫半敞,正躺在桂子树下呼呼大睡,而那伐桂的斧头不知去向。千万年时光转瞬逝,他的刑罚到底何时才是尽头?或许,岁月太久远了,他已经舍不下这株在月宫孤独生长的桂树,愿意生生世世常伴左右了。


有人陪伴,才觉得岁月温柔,万物有灵,万物有情,说到底,我们还是生活在一个多情的尘世间。如春风秋月,如花香雪舞,都是大自然的馈赠,是众生的情,晕染了人间的景,一切,便开始有趣。

亦不知这满纸荒唐是醉意还是清明,是花太香甜,还是酒太醇厚,亦或是月色太过悠悠,只觉得时节正好,把浮生拉进梦里,一起缠绵,云雨一场诗意,苍白的、单薄的、痛楚的、不甘的都化作梦中旖旎,醒来时,月和酒都融进了宣纸,花香还萦绕指尖。


待青云直上的那日,折桂蟾宫的喜悦,又有把酒话桑的乐事与雅意,重温昨日旧梦,离愁别绪都是笑谈,眼角的泪溢满喜悦。


人生起落,悲喜交织,功成自然身退,到那岁序,便找一庭院,植一株桂子,细细品味“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幽静岁月。


一壶茶一本书,满院闲暇,把时光磨成墨,回忆做成笔,写就一生离合悲欢,最后再与新酿的桂花酒一起埋入土中,来年浅酌低吟的,或许是南来北往的旅人,亦或是期待已久的归人。


花已香,酒正浓,只待月色与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