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行之二

  元帅故居出来,原路顺县道返回桑植县城。昨晚在县城如家联盟华驿酒店落脚,也在“知乎”上扫描了一下,计划从湘西跨省进入贵州,顺便看看沈从文笔下的边城小镇,领略一下沈老视觉里的峒乡风情。

  于是设定导航,目标边城,张桑转张花高速185公里,2小时23分即到,顺路省心。然而,待到终点,车停在一片宽阔的场地,下车一看,蒙蒙细雨中,一个崭新仿古城楼伫立在眼前,我茫然片刻,环顾四周还未清理完的砖石杂物,一种无法言喻的酸楚涌上心头,这是沈老笔下那深幽静宁的边城小镇吗?!

  这时,从车前不远走来的一老者,背手勾腰,我躬身问道:“您好!请问这是边城吗?”老者顺我手指的新建的城门,善良地说“是啊,还没建好呢!快了。”我又问:“听说边城是重庆的呢?”老者有点不高兴了,身子颤了一下用那川湘活说:“啥子吗,边城是我们湖南的,重庆还在河那边呢!”我陪笑连说是的是的,老者才奋奋然不悦地离开了。望着远去老者的身影,我理解此时的老者心情,“谁不说咱家乡好”呢!然而,象这样的“省与省、县与县的类似情况,并非个案。象湖北与河南的“三顾茅庐”之争,湖南与贵州的“夜郎国”之争……在这名胜带动发展的年代,谁能判断真假?国家眼里:手掌手心都是肉,难分彼此!收起思絮,远望雨雾飘浮的山峦,愿一切都不再以破坏原生态,来发展旅游业。让沈从文边城的原貌,延续的再久远一点!我无奈地调转车头,重返高速,穿过湘西朝着细雨蒙蒙的贵州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