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6日,我到了铁力士山脚下的英格堡(Engelberg),小镇海拔约1000米,是离铁力士峰最近海拔最高的一个小镇,它不仅是瑞士十大最美小镇之一,也是欧洲著名的度假胜地,这个小镇满足了我对于欧洲中世纪小镇的一切想象:小木屋、草地、溪流、小火车站、教堂……冬季是小镇旅游的旺季,欧洲各个国家的滑雪爱好者都来此一展身手。


瑞士雪山真是名不虚传,这里的风景十分秀美,遥望远方,依稀可见阿尔卑斯山脉上顶峰的团团白雪,山峰周围飘着一团团薄雾,好似仙境一般,晨曦出现的时候,在雪山下面,流着清澈的河水,这些水都是雪山上留下来的雪水。 铁力士山峰海拔3238米,是阿尔卑斯山脉在瑞士中部的一个主峰,天然的雪景已经成为瑞士重要的旅游资源。天际屹立着皑皑的雪山冰峰,美得无法用语言形容。满目皆是四处流泄的银白,云朵像海浪,真想跳进云海中拥抱他们,站在这里能够欣赏全视野的铁力士雪山终年不溶的冰川,皑皑的白雪以及壮观的冰川裂缝。


终年积雪不化的铁力士山修建了一个世界上首创的旋转观光索道,视野极为开阔,我看到所有来到这里旅游的的人都做了充分的准备,秋衣秋裤羽绒服棉大衣有的还戴上了棉帽子,就连以食肉为主的欧洲人也都是全副武装里三层外三层的的严严实实的,我早就准备好了,甚至在国内的时候就准备了攀登阿尔卑斯雪山的短裤短衫,我想一定要穿 黑色T恤,因为只有黑色短T恤才能和雪白的世界形成鲜明的反差,当然选择黑色也是因为在阳光的照射下黑色服装较之其他颜色服装益于甚至连短裤也是超级短的,吸收阳光。说实在的我心里也是打鼓的,63岁了,一个人独自攀登阿尔卑斯雪山并且是T恤短裤,也有担心呢。



实际上我的担心也是杞人忧天吓唬自己,从理论上说人在裸体的情况下,在零下20度环境中的极限值是4个小时。在出发前的准备中我了解到了阿尔卑斯雪山参观游览时间是两个小时左右,身体完全能够忍受。


上个世纪90年代在内蒙古工作的时候曾坚持冬泳10年,是内蒙古第一批冬泳爱好者,冬天每天早上砸开冰层游泳,每年元旦那天呼市冬泳比赛我都会参加,也取得了第三名的成绩,在零度左右的冰水中游泳10分钟其耐寒程度远远超过裸体站在室外的极限,我没有任何压力和负担来完成这样一个举动,这是一个早有预谋的行动了,我充满着信心。 我的挑战是可行的是有说服力的。


在山顶上的这一天这一刻这一时,我自豪极了,世界各国游客有黑种人白种人黄种人欧洲人亚洲人非洲人澳洲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向我看来,很多人自发的列队鼓掌,还有的伸出大拇指表示敬佩,更有男女年轻人跑过来希望和我合影,我都一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照片2中的女士来自美国,是印第安人,是搞人类学研究的,我们用翻译软件聊了起来,她告诉我说她是一位冰山穿越者,已经穿越世界上26座冰川了,她计划2020年穿越中国的珠穆朗玛北坡的冰川,她希望我能够和她一起穿越。我们互留了微信,昨天她在微信中说她的时间已经确定,明年6月将要到中国开始她的首次中国冰川穿越,她问我说过的话是否还有效,和她一起穿越珠穆朗玛北坡的冰川,我说一定陪着你一起穿越。



这又是一个挑战,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的挑战,怎么也要试一下才知道,我想起码可以达到珠穆朗玛峰北坡第一台阶5120米的大本营吧。


阿尔卑斯雪山顶峰真的很冷,将近两个小时时间,快下山的时候已经把我嘴唇也冻紫了,回到山下的时候我浑身哆嗦打颤,连说话也很费劲了,那种在山顶上不可一世非我其谁也气势不见了,很狼狈的跑到了车上打开了暖风足足有40分钟才缓过来。但是我还是很得意,我来了,我向阿尔卑斯冰川挑战了,我做到了。


我在想,其实一个人在社会中不一定有很高的要求,也没有必要一定要达到什么高度,总是有那么几件事情也许是小事也许是身边的事情能够让自己满意也就可以了。

照片1: 冰山上的来客

照片2: 来自美国的安娜女士

照片3: 这是一位来自非洲的年轻人

照片4: 冰川的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