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都来猜猜,这位长者是谁?

一、会前激情热聊

宋悦秋:

彭欣森:

 我在想现在为什么总是有许多人热衷于中学同学40年聚会,可能是人都有怀旧情节,中学毕业40年,人生即将步入晚年,生活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人们开始怀念过往,开始想念过去的人和事,相比人生不同时期,学生时代是人生最美好时光,同学的感情最纯真,回忆是美好的!我在801班读了高2一年整,想当年,有许多同学都没认真的说过话,如今我们都已老了,期待借这次聚会的机会,见见老同学,说说话,拍个照,留作纪念。同学缘,一生情。

王群:

 诚心期待同学们的积极参与!我们只是为大家提供一次相聚的机会!许多外地工作的同学都能赶回来,我希望在九江本地的同学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一定要来参加哟!有什么事情可以克服一下,放一放!毕竟40年一次的同学聚会机会难得,你没来也许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也是一种遗憾吧!

万南山:

 同学们,毕业四十年聚会非常难得,也可能班上最后一次聚会。岁月匆匆,我们从青涩少男少女变为满脸风门箱爷爷奶奶辈。生命对于我们可能只有十多年的黄金期,还有什么想不开看不开的呢?我希望在外地工作生活的同学千方百计回家乡,本地同学无条件参加。以上是个人看法。

户华坤:

 同学们:这次举行这么大的聚会,参加的人这么多,筹组委的同学们付出这么多的劳动,这辈子肯定只会有这一次的。机会难得哦。现已报名的同学们期着每一位老同学的参与。

周理春:

弹指一挥40载,青丝变白发,同学们,别错过这难得的一聚,因为有你的参与,这次聚会才更加精彩,更加难忘!

秦火娣:

开始我也不打算去,回头想想班委会同学组织一次真的是太不容易!打比方说,我们家里请客,客人不来是什么感觉,何况是40年,同学们天南地北,所有我觉得能来的同学尽量来,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我好象忘记了自己的年龄,仿佛回到了那个熟悉的课堂,一个个儿时的脸胧时刻浮现在眼前

罗丽萍:

国庆确实有点事情,但考虑到组委会同学们太辛苦了,40年 一聚还真的是不容易,正如大家所说不留遗憾,还是放下其它事情,和往日的同学相聚,是最有意义的。

彭欣森:

群里的男同学都想美女同学(我想放在心里),我现在在想张华山,陆天平,谭赞虎,陈世金,丁迪文,夏元长,陈维华等读书时言语不多的男同学,期待能聚会时相见。

徐云芳:

发起、组织,千里来相会,很不容易的。只为一次共同的回望。酸甜苦辣都在其中。那是我们的一样的人生起点。

刘元泉: 

老啰同学,我们不再年轻。莫道桑榆晚,彩霞尚满天,时光带走了我们的青春,却留下了难忘的从前;岁月改变了我们的容颜,却改变不了我们的思念……

同 学 情

同学情是父母亲情外,每个人走入社会的第一个情感文化符号,她与同事关系、合作关系不同,同学情单纯、青涩、真诚,没有丁点杂质,不含利益成分。其他关系或多或少牵扯利益,大多人走茶凉,而同学情迷久陈香,好似情人的初恋久久不能忘怀。

人生相识是缘,同学同窗一场,那是少年情缘。岁月流失,学子散落各地,就象丁香花样开得朵朵芳香。无论过了多少年轮,岁月抹不去青春的记忆。

同学聚会是续缘,同学情未了!


早晨起来,打个哈咀,伸个懒腰,很快一天过去了;

春天来了百花开,还来不及观赏,一年又过去了;

老同学呀,不知不觉四十年过去了,快至一个甲子……

向天再借五百年,玉帝老儿不答应……

自个儿哭着来,别人哭着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这中间的时候就应笑口常开,快乐自我!

时光不等人,岁月不饶人,再不见上一面,恐这辈子都要过去……

来吧,同学们!

让我们谈笑风生;

让我们把酒迎风;

让我们携手同行!

二、攻坚克难搞筹备

户华坤:

老刘啊,二十个人的同学聚会,怎么搞法子呢[捂脸]

刘元泉:

华坤莫急,老彭说再等等看,时候未到,七八届还有带现金赴会的,也许下半月发科啰[呲牙]

我等快奔六的人了,只要你我尽了心,结果不重要,笑对人生!

我们师范有51位同学,有年聚会也只到二十来人,至今同学们还津津乐道,参加的同学证明他是重情重义的老铁![呲牙]

总不好把收上来的钱退回去,这样就会伤了同学们的心,特别是对不起从外地赶回来的同学。反正国庆长假休息,到哪里玩也要玩,老同学见面岂不美哉[呲牙]

彭欣森:

老刘 ,这个月下旬,要电话一个一个地联系,确认每一个同学是来还是不来参加聚会,这个程序不能少,我们两次聚会都这样操作了。

电话是一定要联系的,思想工作还是要做。78届有同学说:本不想来,结果得好有同学劝我来了,如果真没来,后悔一辈子。

刘元泉:

和我想到一块了,前期劳神费力,到了最后冲刺总不能懈怠啰!

我上次就说了分区片分别联络一下,礼到人莫怪,或许会增加些参加的人员,我看下半月就行动起来。

刘元泉:

我们这月中下旬,对未报名的同学梳理一下,还是要做做思想工作,争取超过三十几人。

王群:

看来我们昨天晚上开会还是有效果的[偷笑]

三、 筹组圆梦 情系老同学


简要地向同学们报告本次聚会的筹备情况。应该说五六年前,胡克钢户华坤和我等几位同学开始拼凑全班同学大名单。大约2016年掀起微信,5月份华坤同学建立801班同学群,那时我把全班名单晒到群里。久违了的同学情就像蕴藏地底的火山样爆发,经久的微信来电不停地滴滴作响,好不亢奋?长达四年半的微信长聊,说笑声伴着泪花透过文字、照片、视频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通过微聊同学们不断地拉近感情距离,通过微聊久远的记忆时时再现,同学们心中有一个共同的情结,那就是不忘初心!这就是我们聚会的初始萌芽。

随着40年节点时间的临近,去年下半年开始邀约班长班副等几人成立筹备小组,设立《筹联组》微信群开始共商大计。我本想春节期间召集筹联组开个碰头会,由于疫情爆发,长江封桥,到处封村,年前买的拜年货都放在被窝里自行消化……好在政府措施得力,九江市疫情二三个月就控制住了,在报告110多例患后就清零。随着学校开学,旅游放开,复工复产,全国形势基本恢复正常。于是7月18日召开筹备组首次会议,评估疫情,确定聚会主题,方式,组委会分工,设立聚会群,草拟邀请函等,三天后王群副班长和少昌同学作东召开二次会议,补充完善具体方案。我们的筹备工作就这样风风火火地开展起来。随后多次到茶僮雅室品茶议事。

今天的相聚要感谢筹委会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感谢在参加与会的各位同学大力支持和积极参与,还要感谢因各种原因没有参加聚会其他同学和校友的关爱与关注。

少小同窗老大会,鬓角如霜喜相逢。

刘元泉向筹备组及同学们致谢!祝各位身体健康快乐![握手]

2020年10月7日于莲花

谜底答案 是我们敬爱张可洋老师的近照,你猜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