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的背影淡出我的视野

——写在长水机场送犬子大一入学乘机之际

周怀祥

 

安检的通道  向广袤的地平线延伸

延伸  延伸......


当你的背影淡出我的视野

孩子  我知道  这一天

终究是要来临的

小鸟离开暖巢  飞向四野  蓝天

寂寞  将入侵我灵魂的高地

 

当我的双眼产生若隐若现的朦胧

孩子  我知道

加减乘除的和煦  解析几何的华盖

辟凿了云岭的鸟道  素描了

逐鹿中原  浪迹天涯的阡陌

 

从大西南到大西北  当你

飞越千山万壑  一管舷窗  你

看到了什么

 

黄河的咆哮  长江的逶蜒

横断山的难行  狼烟塞上的绿洲

还有,那西夏的消亡

高山低涧  云卷云舒

鸟鱼禽兽  翩跹起舞

 

江山如画  岁月烟缈

这个世界

好璀璨  好婆娑  好弥漫

 

孩子  不要迷茫  不要

惆怅

舀一瓢止水  楷书两篇文稿

文言文奉交祠堂里

白话文留给少年宫

 

当我岁月的沉渣泛起  重游

久违的天南地北  雷鸣电闪

当我再次鸟瞰大千世界  潮起潮落

孩子  我要告诉你

 

飞沙走石的无极宇宙  只有?和!两幅

斑驳的贺兰山岩画  有的人视为符号

有的敬为图腾  ?的读音为问号

至于!  有的人读作感叹号

有的读作

——惊叹号

【2020年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