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令部”轶闻(作者:李再康)

   在祖国边陲重镇阿克苏市,有一个被当地各族人民称为司令部的地方,它紧挨着这座城市的东丶南丶西丶北四条大街的交错口———“大十字”,门牌号是东大街3号和5号。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师部曾在这里驻扎了65年之多,如今师部虽迁移阿拉尔,但东大街5号依然有”司令部”的风范。

  我有幸在这个沉淀了不少轶事的大院里生活了很多年。一个终身从事农业技术研究推广的人,也会对一些本地的、当代的,缺失文字记载的历史颇感兴趣,这可能是少年时代沿续下来的爱好,因为我的故乡在抗战和解放战争时期曾有我党领导的新四军金萧支队在当地活动,我喜欢听老人们讲金萧支队的故事。

  到了新疆,我业余时间还是喜欢看军史方面的书和资料,特别是有幸住到阿克苏“司令部“以后,我知道这个地方王震丶张震丶朱镕基等有不少党和国家领导人和开国将军曾留下过足迹,在这里也发生过不少故事。

  由于有了这个特别而近似乎怪异的爱好,常常会引发我的思绪,让我对某年某月某日在这个院内发生过的某件事产生联想。

  那还是我在阿克苏那些年,每当九月下旬我就会想起当年国民党9.25起义后,在我现在所住的院子里,那支国民党整编42师65旅在他们的旅部所发生的事情。

  九月下旬,阿克苏依然秋高气爽,我站在我家的窗前,听着街上那几个维吾尔族吹鼓手为新开店面吹打的“咚嗒嗒~~咚嗒嗒”鼓乐声,看着高大的法国梧桐伊始发黄的叶子,联想起我从一篇回忆录中看到1949年9月26日至10月1日这七昼夜发生在65旅旅部的一些事情,特别惊心动魄的是9月30日中午在旅部后花园厕所门口响起了枪声,一位叫任国良的国民党士兵为了替他在北疆国民党78师当兵的亲哥報仇,寻机刺杀该师师长叶成,他向叶成开了两枪,第一枪没打着,第二枪打到叶成左肩,叶成慌张避让躲过了一死。这个叶成在9.25起义时与陶崎岳将军不肯合作,陶将军率部起义后同意叶成经阿克苏出境去印度,同行的还有马呈祥、罗恕人等国军高官,叶成冤家路窄在65旅旅部遇刺,经过一番周折第二天下午才离开阿克苏。

  每当春节,我又会想起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五师师部的官兵们在军人俱乐部举行春节团拜和联欢活动的情景,农一师首任师长任晨将军在2003年10月5日来阿克苏参加农一师建师50周年大庆时,任晨将军重踏故地回忆往事,他高兴的在“司令部"院子里,边走边说这里原来是什么,那里原来是什么。他指着上世纪九十年代建的那一排“小三楼"说这里是个花园,那里还有个亭子;指着原来师机关小车队靠供销大厦那个角,说那是步兵五师的军人俱乐部,节日就在那演节目,有时周未还有舞会。

  我和师机关几位同志一直陪着任晨将军,他那天给我们讲了很多一师的故事。任将军说:国民党9.25起义当天,人民解放军还在甘肃酒泉,1949年11月13日步兵四师派了一个小分队先进入阿克苏,任晨将军那时在四师当副参谋长,是他带的小分队。步兵第五师于1949年11月29日在师长徐国贤政委李铨的率领下,师部和15团(359旅时的719团)进驻阿克苏,14团驻扎温宿,13团还在哈密执行战斗任务。

  人民解放军第二军步兵第五师是1949年2月由著名的359旅沿革而来的一支劲旅,1953年3月8日抽调2281名年轻力壮的官兵到现役部队,其余官兵于1953年6月集体转业为生产部队,番号为新疆军区农业建设第一师,师部仍在现在的"司令部”家属院内。

作者:李再康

202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