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妈妈去世,爸爸和我们姐弟四人在火葬场取出妈妈的骨灰去了黄河大桥,这是妈妈的要求,妈妈说黄河连着大海,到大海里去,那是一个辽阔的未知世界,无限大。


爸爸去世前一个月亲笔给所在单位内蒙古财经大学写下了要把骨灰撒到黄河的要求。火化那天我们姐弟四人从火葬场取出爸爸的骨灰来到黄河大桥,还是当年撒下妈妈骨灰的那个位置把爸爸的骨灰撒下黄河,爸爸妈妈终于到一起了,他们在大海里畅游。


爸爸布路,曾用名高国臣、阿拉坦哈达斯,1929年3月出生吉林省郭尔罗斯前旗,家庭出身官僚兼地主,家里有土地200多晌,长工20余人,在县城有油坊一座,爸爸的爸爸高世英是伪满时期日本人任命的前郭县警察署署长,是满金一豆的少将军衔。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前郭县在全国率先土改,爷爷被定为官僚兼地主,分尽家产解甲归田产回到库里屯从事农业劳动赶大车了,1949年因痨病去世前家里已经是一无所有比穷人还穷了。我想还是去世的早,要赶上解放后土改还不知道什么结局呢!


前不久我通过吉林省前郭县工商联副主席包海滨找了县档案局局长,请求他查找一下爷爷伪满时期的任命状,馆长安排工作人员查了两天没有找到,看来这是无名状了。


很早的时候特别是文革中成分影响了很多人,我们从小不知道家庭成分是地主,只知道贫农是最好的,从上小学开始填的各种表格都是贫农,一直到文革中才知道自己家庭出身是地主,文革后看到爸爸填写的干部履历中又知道了原来家庭出身是官僚兼地主,文革中爸爸妈妈受尽了苦难,我们子女也因为成分不好升学参军入党一路坎坷。


早上和老叔通电话,1968年在呼市印刷厂工作的老叔被抓起来一个原因是隐瞒家庭是官僚兼地主出身,老叔才知道自己的家庭出身还有官僚,在此之前一直填写的是地主,那年老叔23岁,1945年老叔出生时他的爸爸已经在农村了,爷爷1949年去世,老叔才4岁,连老叔都不知道自己的家庭出身何况我们姐弟四人?


1942年爸爸13岁的时候以前郭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扎兰屯国高,日本鬼子统治东北时期前郭县出了四个国高状元,爸爸是其中之一。1945年日本鬼子倒台前东北各类学校都停课了,爸爸也回到县城家里,那段时间很多蒙古族青年聚集在一起探讨民族解放道路,当然也迷茫和喝酒,他们的领路人高万宝扎布等人把他们领上了革命之路,爸爸从那个时候坚定了自己的信仰走布尔什维克道路并改名为布路。


我亲眼看到了1973年爸爸写给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梁必业的一封信,反映了他1945年抗战末期背叛家庭参加革命,现在却因为家庭出身影响了他的四个孩子入党和参军,爸爸为此不平并呼吁改正。1974年中央文件明确了14级以上干部其子女一律填写革命干部家庭出身,我们姐弟四人才开始在自己的履历上填写出生革干家庭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解放前的高成分成了荣耀的事情,很多人又开始了说自己是高成分,实际上成分不是自己说的,是解放后土改定的,1978年中国取消阶级出身,所有人没有家庭出身的区别了。


文革前自治区党政机关经常举办舞会,爸爸爱跳舞跳得也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爸爸主持内蒙古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工作,学院的舞会是一场不落的,这在他们那一代人里是不多的。这是我知道的爸爸的一个特点,爸爸的另一个特点是晚年的月光族,工资万余元却没有存款,月月光,我想爸爸出身于那样的家庭,我们都理解他也支持他,这要是下岗职工不也一样需要我们管吗?


妈妈的家庭我们知道的更少了。


妈妈吴素,曾用名斯琴,辽宁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卧凤沟乡嘎哈营子人,中农,1945年离开家乡求学到乌兰浩特国高读书,1947年毕业进入内蒙古文工团,是内蒙古第一代文艺工作者,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布赫时任文工团副团长,团长是周戈,全国舞蹈家协会主席贾作光时任舞蹈组组长,妈妈是组员。


1954年绥远省撤销内蒙古首府搬迁到了归绥府今天的呼和浩特,妈妈离开文工团任乌兰浩特电影院第一任经理,1956年和爸爸一起到了呼和浩特,企业、机关、党校研究生学习马列,1964年和爸爸一起到了今天的通辽市科左后旗宣传部。

1991年6月妈妈去世文工团很多老一代艺术家都来了,他们才知道妈妈斯琴改名吴素了,我们也才知道妈妈还叫过斯琴。


我们没见过姥姥和姥爷,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妈妈没说过,我们也没问过。


妈妈从1945年离开家乡到外地求学参加革命几十年一直到去世,没回过她的家乡,爸爸也是在1984年前郭县召开第一次老干部座谈会才第一次回去。那次会议我也参加了,主要是做会议记录,由此我知道了那些前辈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战争中的惊天地泣鬼神的经历,也一直影响着我。


爸爸妈妈蒙汉精通,1976年爸爸还担任过吉林省蒙古语文办公室主任,我们姐弟四人都不会蒙文。


爸爸前些年曾委托前郭县领导寻找爷爷的坟地无果,连自己爸爸的坟地都不知道,爸爸去世前说这是他一生最遗憾的事情。


我联系了吉林省前郭县工商联副主席包海滨,准备疫情结束后去前郭县档案馆再查一查,争取找到爷爷的一些情况,哪怕是一点点信息也好,以了却爸爸的心愿,我自己也需要知道一些。


无碑、无字、无志,无坟、无墓、无地,不烧纸,不磕头,不供奉,这里是真正的天堂。

 

我们为爸爸妈妈自豪。


女儿晓丽、儿子晓明、晓强、晓光


爸爸和妈妈

姐姐小丽弟弟小强和小光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