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


你说过什么我已不记得

雨水打上窗子时,假装你还在

假装一树的金罂熟成你笔下的火焰


在黑暗中临摹你的影子

如果一伸手就能就碰到,那该是在梦里

一次又一次出现过的场景


但是我依旧什么都记不得,包括

你的模样和言语——

“我想你”终于可以讲给除你之外的任何人听


就像现在我刚刚跟一个男人分别

我允许他拥抱我、亲吻我,并且说爱我


——我知道我的痴迷和贪恋

都将在这暗夜里随随着一场雨水而消散

斯人


这一夜北风呼啸。马蹄声

逐渐响亮


昏暗中,你踏马而去

再折回来

俯身剪一剪窗前的月光


妆台上的信件

还未写完,还差一句

在你临行之前羞于开口的落款


今夜的屋檐,流光潺潺

你呀,你呀,若从梅山上归来

就折一枝旧年的霜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