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送爽,迎来了金秋时节。不知不觉间,我在这座城市生活了20多年,买房、结婚、生子,工作,日月如梭,光阴似箭,我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已年近古稀。
  今天是丈母娘的生日,我们一家人选择一家古色古香的酒店,为老人家庆祝生活,恭祝阖家团圆,身体健康,儿孙满堂。已经90多岁的老丈人精神饱满,说起往事,温暖的回忆,幸福和开心,脸上时时洋溢着满足的笑声。
我的老丈人是教师,在上世纪60年代,已优秀的成绩在高考考上华南师范大学,毕业之后被分配到陆丰甲子中学,经同事介绍认识了我的丈母娘,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在偏僻贫瘠的乡村苦苦支撑着整个家庭,养育着三个女儿。
  想想当年道路难走,想想老丈人回家途中的泥泞和坎坷,就知道那时候生活的艰难。据丈母娘回忆,在陆丰甲子从教18年的老丈人,自生下我的老婆,也就是第二个女儿之后,心中总是思念,总是省吃俭用,把仅有的粮票带回家,给家人一个惊喜。
万不得已,回老家归湖教书8年,我的老丈人虽然不善农田耕作,但文化水平高,备受当地人的尊重,于是便是桃李满天下,时至今日,时常有学生上门向我老丈人探讨书法和人生,我也在老丈人的崇高人格熏陶中懂得了孝道,学会了文化。
每次陪伴丈母娘到揭西钱坑镇探亲,到梅州看望老丈人的弟弟,所有亲人的心中都对我老丈人的书法和人格十分敬佩,我们由此而得到隆重的接待,心中总是感激老丈人的为人。
饭后酒足,茶过三巡,老丈人竟然在手机上吃力地搜索老电视机,问到为什么?便对着我们说起往事。
  那是我老丈人在归湖教书的那些日子,四壁萧然,一贫如洗,仅有的一间平房住着一家5人,还有我老丈人的弟弟妹妹以及子子孙孙,家门前还要养鸡养鹅养猪,可谓是一个很不像样的家。
那时候的家中,除了一些必需的简单生活用品之外,唯一的高档用品可能就是摆在小屋中的那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了。虽然清贫,但日子倒也过得闲适,像所有的小知识分子一样,我的老丈人和丈母娘彼此宽容、互敬互爱。老丈人爱看新闻,丈母娘没读书,不懂普通话,爱看潮剧。丈母娘看潮剧时,老丈人若无其事地在一旁看书写字;反之,丈母娘也一样。
在一个秋天的晚上,这种安静的生活被打破了。家中发生了一件大事:电视机坏了。里面的图像影影绰绰,时隐时现,声音也沙沙。更要命的是,此时正在新闻直播。这下可糟了,平时温文谦和的老丈人心急如焚,拼命地对电视机拍拍打打,爱唠叨的丈母娘也着急地把天线拨来拨去,可是全无效果。
  “好了!”随着丈母娘惊喜的叫声,电视图像又清晰了,声音也好了起来。“还是你行!” 老丈人又坐了下来,丈母娘也准备继续洗衣服。
可刚一离开,图像又恢复原样了。回到原地方,图像又清晰了。“这回可真是好了!”图像稳定一段时间后,老丈人兴高采烈地接着看下去,全身心投人却没有注意到丈母娘一直站在那儿。
多少年以后,我的老丈人把家迁到了市区,三室两厅的套房装上了进口的“家庭影院”。只是依然相亲相爱,我记得老丈人生病住院的那些日子,丈母娘一直陪伴在身边,彻夜无眠,同样,当丈母娘住院动手术的那些日子,老丈人总是早起晚睡,向学生打了好多电话,跑到医院忙前忙后。
  老丈人虽然生在贫困的家庭中,但文化修养和恩恩爱爱幸福一家的为人处世,备受所有人的尊重。
听着老丈人的故事,我们一家人都沉醉在幸福的诉说中,也感动得热泪盈眶。我的侄女拿来蛋糕,恭恭敬敬地送到老丈人面前,祝福丈母娘生日快乐,祝福老丈人健康长寿!
  在丈母娘生日的今天,我们和睦温馨,听过去的故事,接受老人家的教导,心情是如此感动,家庭是如此温暖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