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9日早上,从丽江站坐高铁去昆明,本来想在丽江直飞深圳,因为大雨航班取消,我们就坐高铁,顺便去昆明旅游。

走出高铁站,大雨如注,赶紧去排队,想尽快离开高铁站。没想到的士非常少,十几分钟才来一辆或两辆,有时半天都不来一辆。

可是排队的人却越来越多,前面望不见头后面望不见尾。

出租车站是露天的,长龙般的队伍大部分时间都不移动分毫。

大家都翘首以待,盯着停车的广场,头顶上方伞碰伞,脚下是流淌的雨水,鞋早就湿透了,水里居然漂浮着奶茶杯子,塑料袋和纸屑,看着这些心情莫名的烦躁。

  就这样还有人强行插队,从身边挤过时雨伞撞到肩膀上,流下一道水溜子,于是抱怨声争吵声不断。

其烨早就叫滴滴打车了,可即便加一倍两倍钱都无人应接。

  我们无可奈何地的在大雨中排队,这是这次旅游最糟心的一次,坐高铁两个小时,等的士居然等了两个多小时。

  上了车,金不满的埋怨:“昆明是省会城市,出租车咋这么少。”

师傅解释说下了一天一夜大雨,有的地方车出不来,有的是不敢出来,他也是刚出来,这是他的第一单生意。

  街上很多地方都有积水,师傅绕路将我们送到酒店,放下行李,在附近小吃店一人吃一碗饵丝,然后回酒店休息。

  睡一觉起来,将所有的不快抛诸脑后,坐在榻上喝茶,闲聊,刷手屏。


  窗外一排竹子,翠绿翠绿的,好像不太真实,我伸手摸了一下竹叶儿,清清泠泠的,雨水顺着叶脉往下流,“窗前一丛竹,清翠独言奇。”

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小了,我们这才出了酒店,去几个景点走走。

  昆明是云南省的省会,位于中国的西南部,这里四季温暖如春,所以也被美誉为“春城”,“春城无处不飞花”。古诗曰:“四季看花花不老,一江春月是昆明”。

昆明也曾经是滇池流域“青铜文化”的中心。

  与任何一座大型城市一样,除了四通八达的城市交通、林立的高楼外,这里却比其他城市多了一份闲适,有着四季都开不败的鲜花,仿若一个大型的城市花园一般。城市里蕴藏着多个景色秀丽的风景区,把城市和自然结合的异常巧妙。

除了美丽的风景外,这里的风土人情是云南红土地上绚丽的瑰宝。

  我们住的酒店在东寺街旁边,站在街上往左看是东寺塔,往右看是西寺塔,细雨朦胧飘洒,一东一西两座古塔隔街相望1100年。

东西寺塔是昆明标志性建筑物之一。

  传说每当西南风吹过,塔顶四角的大鹏金翅鸟,就会发出喔喔鸡鸣,有如真正的雄鸡报晓。

  双塔中间,还有一座古典的小楼“近日楼”,据说这楼曾是昆明城的大南门,因“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得名近日楼。

  楼里面非常的安静,院子有两保安,走上二楼,房间里有穿着袈裟的大师做晚课,诵经声、木鱼声在静谧的楼道里回荡,禅意悠悠,净化凡尘的浮躁。

  

  也许是下雨吧,步行街上人迹罕至。

想起元人李京看双塔后曾写下“天际孤城烟外暗,云间双塔日边明”。

是啊,双塔总是这样静静矗立着,看着城市的日月沧桑、风云变化。

  金马碧鸡坊雕梁画栋精美绝伦,东坊临金马山而名为金马坊,西坊靠碧鸡山而名为碧鸡坊,是昆明的象征。

  金马碧鸡坊始建于明朝宣德年间,至今已有近四百年的历史。 当太阳将落,余辉从西边照射碧鸡坊,它的倒影投到东面街上;同时,月亮则刚从东方升起,银色的光芒照射金马坊,将它的倒影投到西边街面上;两个牌坊的影子,渐移渐近,最后互相交接。这就是60年才会出现一次的“金碧交辉”的奇观。

  相传,清道光年间,这个奇观曾经出现过一次。

……

《山海经·南次山经》说:“其状如鸡,五彩而文,名曰凤凰。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有关“碧鸡”的神话传说带有民族和地域的特点。

  漫步在金马碧鸡坊,思绪千转百回,这里承载着太多历史传说和历史故事。

也是众多少数民族和地域文化的象征,古诗曰:“一关在东一关西,不见金马见碧鸡。相思面对三十里,碧鸡啼时金马嘶。”

  下雨去不了太远的地方,我们就在街上闲逛,昆明是一个多民族汇集的城市,世居26个民族,形成聚居村或混居村街的有汉、彝、回、白、苗、哈尼、壮、傣、傈僳等民族。

  少数民族热情淳朴,能歌善舞,无论是其待人接物的礼仪、风味独特的饮食、绚丽多彩的服饰,还是风格各异的民居建筑、妙趣横生的婚嫁,都能使人感受到鲜明的民族特色。

  不过,年轻人平时和汉人穿衣服基本一样,每逢节日,各民族都会穿上自己手工刺绣染制的民族盛装,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一起,举行摔跤、斗牛、对歌等活动。

…………

  这时雨又下大了,冷风携带着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冻得人直打哆嗦,仿佛置身于寒冷的冬天。

街上很多人都穿着羽绒衣,年轻女的有的甚至还穿着靴子。

  这时就想吃热气腾腾的食物,于是我们去福照楼吃汽锅鸡,外加一个小瓷炉,慢慢地烤菌菇吃,桌子上暖烘烘的。“围坐红泥小火炉,煮酒谈今夕”,我们仨都不喝白酒,只是小酌一杯红葡萄酒。

  

  次日早晨起来雨晴了,吃过早饭在街上漫步,买些零食准备在高铁上吃。

  中午在东寺步行街醉云喃吃饭,进门右手边是巨大的根雕茶几,和孔雀开屏般的根雕靠背茶座。

穿过大厅走到四四方方的后院,四周木架上摆着各种盆栽花卉、别出心裁的小盆景。

  我们点三菜一汤,边吃边闲聊,正午的阳光从头顶洒下来,照在古朴的地砖上,

这时感觉岁月静好,韶华空明。

  然后坐的士去高铁站,这时街上有是一幅夏日景象,男的薄衫短袖T恤,女的裙袂飘飘。“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夏条绿已密,朱萼缀明鲜。炎炎日正午,灼灼火俱燃。”

  我不仅感叹,云南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啊!即可以热情似火,有可以温暖如春,还能玉龙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