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走屋脊

遁去如骑士

让我与花朵和天空

崩溃得一塌糊涂

并磨砺咯血

秋天如玉蜀黍般漆亮

所有的暖缓慢交织

沉坠于空阔大地

果子蚕食了弯曲的山径

弦舞不辍

你将带着枯枝死去

而你的芬芳继续活着

倚门栏迂执

德沃夏克的月亮颂低旋

谁是你追随的偶像

无法解读张维良的寞

总有一些人

渴望隐居山林

你的清香

混合着柴垛和羊粪味

被方塔压住了一角

虚拟而真实

阳光在山坡倾斜

带松针的黛林

没能完全遮掩住山谷中

半掩的门

且不说些许凉透的风

在潦草中抱住石头的寂

浮动的炊烟

窗前张望的人

细微的薄雾

摇动着的手臂

你想与昆虫说说话

那个静坐的人

没拍一下身上的尘土

就绕过了木栈道


此时你进入了单调的尾音

失声的河水

泛黄的叶

破译出泥土库藏的哑语

诧异笃行

斗大的空地

晚橘腐朽的气息

失荫的树下

以枝作画的孩子

但我仍执著朝你凝视

泥塘逐渐暗淡

依旧有花

细密的疼痛

我从尘世剥离

似花的简史

于石头无关

又仿佛从它们的肉体

呼啸而出

舞同篝火

天短一寸群芳已远

怀揣人间秘密

以秋为筏澄净暮年

简化的树木山川

遥远的记忆

堆积与悬挂的小麦和玉米

漫过头顶的雁阵

沉默的牧人

夕霞照耀下相互角力的庙宇

无数花朵突然在秋天走散

像一个走累的旅人

知道你使尽浑身解数

叶瓣薄了且轻

疾去的足音

栖止于林莽

拙朴之气由近而远

我愿腾出身前

更多的裸土

你驻跸的行宫

惟有戛然止息的温存

敬一壶浊酒佐你朗清

这一刻

我的感动来自你暗灭火焰


诗歌摄影均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