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篇新话题,“你认识的美篇朋友”,甚合吾意,又思美篇朋友甚多,皆为志同道合者,如一人一图,一图一传。如成则流传美篇,吾之愿也。


妙处有三,群内同党加强联系,此其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此其二。其乐融融,此其三。


幸甚至哉,故以作文记之,博诸君一乐。

风清扬,又名智者无疆,性豁达,貌俊朗,好为人“哥”。


此君乃才子一枚,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嗜读书,尤以史书为甚,谈古论今,无人能及。曾洋洋洒洒百篇书评《金瓶梅》,令人瞠目。却也屡遭非议,于是乎,每每愤而反击,以毒攻毒,不落下风。而后常于沾沾自喜中自言自语:“吾舌毒乎?”

此君性情多面,俄而嫉恶如仇,以“斗士”自居;俄而胆小如鼠,见血即晕(见《拔牙小记》),令我辈哭笑不得,无言以对。


概而言之,此君虽时有狂妄、顽劣之举,却也瑕不掩瑜,不失为真性情之真君子也。

笨沁者,原名“沁”,因名易产生联想,又和本人性格不符,故改名“笨沁”。


沁南方纤细娇女,性聪慧,聪明的极致曰“笨”。美篇圈子里的一号美女,文思泉涌,平日里巧言令色,经常挑起圈子里战火,窃喜,自己却逃之夭夭。顷刻,众悟乃笑,不为怪,众皆喜沁,沁号为“小七”。


沁能写丹青,心怀大志,恨不能身为男,常戏呼戏圈众美女为妾。沁在戏圈多乐,少沁而无趣。


沁因事三月不归,群主嫚曰“噫,沁不在,吾食不甘味矣。”众皆曰“善”。

大嫚者,美篇戏圈群主,山东人也。因大长腿而闻名圈子。偶穿长衣遮腿,众皆惊,以为误。去长衣,腿在,众乃喜。


大嫚曾独换头像,圈人皆传群主换人,众皆惊,不识嫚。不能换,乃安。嫚好窥路人甲乙腿,皆不如己长,欣欣然,以为傲。


嫚曾学英格力士语,喜读书,身懒嗜睡,大梦谁先觉,平生自知。一年不曾码字,众问其故,嫚曰“吾备学识,胜写一年文矣”,言毕寐。众大愧,无言以对,皆以为然。

笨狼者,美篇戏圈元老也。没知何来,少时为编辑,好读书,有座右铭“人丑多读书”。


狼为人诚实,性温和,才华横溢,自比莫言佩弦,圈中人莫知许也。唯狼偶在圈中出冷语,圈中人惊,以为奇,谓为信然。


狼以“笨”为名,美篇戏圈人嫉,邯郸学步,皆以“笨”字为荣,不能止。


智者君曰“笨狼身怀才气,尽不为人知,谦虚谨慎莫如狼否?”

风吹沙者,安徽人也。少时为报社编辑,以登山游水为乐,入美篇戏圈后常叹己才不为所用。


沙为人豁达,满腹经纶,有胆气,喜论道,常有新词论调,众皆服,窃窃以为师,戏圈无人可及。智者哥赞叹不已,引为榜样,识为知己。


是时美篇多变,文多不加精。众皆不安,唯有沙淡然处之。时有人劝沙改其志,文可精,沙愤然曰“头可断,血可流。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其志,文不可改。”众叹服。


今观天下写文洒脱者,唯沙与智者尔。

志刚者,浙江人氏也。


志刚为人淳朴,性低调。闲暇喜读书写文,以文坛小说见长。少时观文坛大佬风光,谓然长叹曰“大丈夫当如此”,天下人多不识刚。


初,美篇圈子兴起,文坛大乱,写文者皆从之,诸侯美篇文坛争霸。


刚素有大志,观写文者无数,举义旗,总揽天下英雄,建“戏如人生”圈,聘山东人氏嫚为帅,东征西讨 ,威震美篇诸侯圈子。


智者君曰“志刚工作之余,于百忙之中建圈,实属不易。又美篇各圈争霸中立于不败之地,无毅力不能成也。”

姝文,笔名梧桐,戏圈美女也。


文平时低调,心有韬略,有文采。初,欣赏其不凡之文采,后折服于其人格之魅力。虽为女儿身,却颇具内蒙人仗义豪爽之气魄,开朗随和,甚讨人喜。


曾意外骨折,遵医嘱坚持锻炼,其意志之顽强,令吾辈咋舌称奇,感佩至极!


概而言之,此女子堪当深交,一生无悔!

莫元翰者,山东人也。


翰性爽,有侠气。翰少时学丹青,终不成。美篇圈中人皆知翰喜展示画作,乐此不疲。每有画,皆问好否。善,沾沾自喜。败,亦喜,性情中人也。


翰喜文,多不精。精则笑逐颜开,不精则慷慨激昂。美篇戏圈人皆笑翰,翰终不以为然。曰“写文丹青皆吾所爱,无它。”

神射手—雷彩森者,河南人氏。


森少时有异梦,遂以后羿为师,改名“神射手”,练箭若干年,终不成。弃箭投文,笔如游龙,书如行云,窃喜。


每每宾客至,森必书,一时洛阳纸贵。客得森书以为荣。


美篇戏圈人才辈出,森书投名状,众皆惊,纳之圈。

辣姐者,安徽人氏也。初,辣姐入美篇戏圈,号为“辣奶”,因名生猛,和众人文质彬彬名不相符,逐曰“辣姐”。


辣姐性泼辣,喜烹饪,爱美文。常有新式菜肴面世,和圈中人谈吃论菜。偶有文精,辣姐必手舞足蹈,大呼小叫。闻嫚氏腿长,常有不忿之意,曰“吾安徽人腿不长乎?”


辣姐少时有美色,曾沾沾自喜。潜心习练《秘制菜肴》谱,名震美篇,无人能及。

智者君曰“辣姐以《秘制菜谱》独步天下,取得成绩不输于美文大咖,天下少有,谓辣姐乎?”

缥缈若尘者,美篇戏圈中一美女也,丽名声震于戏圈外。喜犹抱琵琶半遮面,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众人皆曰奇。


智者君曾求一片,得多矣,然皆不清晰,再索,缥怒曰“吾乃圈中有名美女,不想让尔等凡夫俗子观。”智者君惧,不能言,诺诺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