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夜阑

摄影:lsjun

出镜:@深海少女xEr



静倚秋的臂弯,有风划过眉梢鬓边,乱了秋色掌心盈拽的那缕青丝。悉心收留了檐外淡淡的秋香,心里涟漪起如玉的诗意。


借着枝头那片随风婀娜的叶子,聆听树深情如许的轻吟,愿那一帘情深的幽梦,可以挽留今生最真的陪伴。即便最后只剩下孤独,也有叶子用生命镌写的诗篇。


时光在枝枝蔓蔓的疏影横斜间,低眉浅唱,我满心欢喜,扯着秋的衣衫,将时光余音绕梁的欢欣收入诗笺,抚慰那段几经岁月沧桑而渐凉的记忆。


孤独是与生俱来的气质,而婚姻,不过是一种孤独走向另一种孤独的过程。



人生是孤独之旅,婚姻是旅途中,命运埋下的伏笔,是无言的邂逅。余生很长,岁月沧桑,愿所有邂逅可以历经磨难,宛若初见。


让人生路上相遇的一程不离,与一句不弃,可以静默成词,婉约于指尖,雕琢成岁月笺上一朵朵隽丽的青花,愿那一程遇见,成全人生一次诗意的出走,如此,此生便不负如来不负卿了。


寄居文字的灵魂,与孤独有着不解之缘。纵然是“我言秋日胜春朝”的洒脱,也透着生活的无奈。


看着镜里重新披上的一身红妆,衣带渐宽的裙裾包裹着孤独。左手烟火,右手诗行的生活,如水中月镜中花。这一行沁心的水墨青花,且聊以自慰吧!



总是随心铺展一笺随意的文字,惹人去胡乱猜疑。总是任指尖胡乱点墨成诗,让人望而生厌。却始终无法为了迎合一次锦上添花的遇见,而舍弃灵魂的真实。


曾经以为,这里是我一个人的江湖,我将心妥贴安放,将生活或喜或悲的念,一一摆放。


蓦然回首,那千行万行的水墨里,沾染了太多的岁月苍凉,浸润了太多太多眼底的雨水,深深地刺痛了君情深义重的怜惜。


于是,学着用欢喜的字眼,堆砌一阙锦绣未央的诗行,将心思细腻地浅藏于锦绣之上,不再惆怅,不再悲伤,只为还君如莲的模样。



说好,余生要做到冷暖自知、宠辱不惊的,却总是不愿辜负,每一天生活赐予的点滴厚待。便将无奈与阴霾,用轻扬的唇角掩埋。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微笑以待,这,算不算宠辱不惊?


喜欢将一曲笛的悠扬,吹进文字里,悄悄融合成白衣映雪的清韵。让文字沾染上潺潺而生的情感,以娉娉袅袅的模样,印入君心上眉间。


我终究是红尘间一女子,将一身风尘浇灌了半亩诗田,以逸尘的禅心浸染出八九十枝花。


那指尖过处,是一步一莲花的心迹,不求有人懂得,只愿勿伤勿扰的走过,不求悲喜与共,只愿有诗意的灵犀相送。



总想将秋色兑换一壶桂子酒,与君倚阑对酌,就着几分憨醉,连奏一支高山流水遇知音,踩一尺如练月华,醉成伯牙与子期。


时光煮着秋雨,我煮着文字,借着如许秋色,将瘦瘦的相思抒尺素,欲寄江南烟波慰故人。奈何“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


仍想将心绪放逐,自由骋驰,却不忍这一笺淡暖的墨香染了尘世的媚骨,且收拢那一身风尘仆仆而来的尘埃,只将故人安放字间心上。


此后岁月,勿念!见字如晤,纸短情长!



202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