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企鹅,名字叫“丫丫”,听丫丫说;我们企鹅是个大家族。竟然有18个独立的种群。生活的地域不同,长象也有区别。我们家族的企鹅非常強壮,都像爸爸妈妈那样,身高1.1米,体重可达35千克,妈妈生的一枚蛋就达500克。

人们说我们是皇帝,叫我们“帝企鹅”。我们家族中最小的才0.4米高,体重1000克,人们叫它小蓝企鵝,又叫它小神仙企鹅,和我们帝企鹅没法比!

  丫丫问过企鵝阿姨,我是妈妈生的呢、还是爸爸生的呢?阿姨笑了笑,告诉我;你是妈妈生的卵,而是爸爸把你孵出来的。阿姨还告诉丫丫;这是我们企鹅家族繁殖后代的规矩。

企鵝阿姨还说,我们企鹅妈妈每年只能生一枚蛋,而且要在南极最冷的五月份生产,当生下来以后,妈妈们己经精疲力尽,没有力量来照顾自己的卵,只能把卵交给爸爸。爸爸同众多的叔叔、伯伯们一起迎着零下60-70度的严寒和劲风,用双脚把卵托起,用肚子上面的毛把卵盖得严严实实。

  丫丫的爸爸妈妈很恩爱,自从选择了对方,从来不后悔;十年寿命,十年相伴。共同对待天灾人祸,共同对待生老病死,共同抚育子女。它们的忠貞,爱情“人”不能比。

动图

  丫丫的爸爸尽职尽责,为了孵化“丫丫”它一动不动,不吃不喝,消耗着身上的热量,它与饥饿和寒冷抗爭,当丫丫出壳的那一刻它笑了。两个月的时间,整整六十个日日夜夜,它的心始终在悬着,它不知道会怎样?如今丫丫的出世,爸爸真的高兴!可它的体重整整减去一半。筋疲力尽的它等待妻子的出现,它不知道它在何处,它想,它一定会出现。

丫丫的出生,爸爸带着丫丫,还能活动一下身体,丫丫饿了,他只能从嗉子里反刍些白色,毫无营养的液体来应付。它惟一盼望的是“妻子”,丫丫的妈妈能早日归来!

  本来长着一双翅膀,应该在天上飞翔,是大自然叫它们翅膀退化,适应了在海里生活,双翅变成了鳍,双掌变成了桨,大海里来去自如,吃着可口的磷虾;可谁知道;大雪地里还有它们的丈夫和孩子。

凭心灵感应我们的企鹅妈妈们,是该回去啦!遥远的路程,它们要走,一步三晃悠的走,遇到坡坡坎坎,它们会连滾带滑,它们在南极的冰盖上,走几天或十几天的路程,称奇的是每个企鵝妈妈,都会准确无误的找到,自已的丈夫和那个未曾见面的孩子。

带着一脸羞涩的丫丫,还顾不得头次见面的尴尬,它张着小嘴在等待,希望迅速吃到妈妈储存在嗉囔里的食物,丫丫慢慢的长大。

动图

  丫丫的幼儿阶段是在爸爸的脚背上生活,待妈妈回来以后,就移到了妈妈的脚背上要渡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也是丫丫最溫欣最幸福的时刻,每天饿了就要吃,吃着妈妈嗉囔里儲备食物。

这个阶段的丫丫,长的很快;长了一身黄黄的茸,毛嘟嘟的甚是可爱。人说;“吃的多才长的快”,真有道理!丫丫每日的食量都很大,光靠妈妈自已以不能维持,妈妈必须要回到海里去,临走时把丫丫托付临近的阿姨,求它帮忙照顾。妈妈走了,丫丫在企鹅幼儿园里很听活,不玩不动只是等待。

  爸爸突然的回来。给丫丫带来足够的营养,丫丫欢快的与小朋友玩耍!妈妈爸爸交替着喂养丫丫,丫丫迅速的成长着。恶劣的南极气候,小企鹅的天敌“贼鸥“时刻在天空盘旋,搜索它需要的目标!企鹅家族族很悲惨,小企鵝每年只有20%--30%的成活率。企鹅家族的数量在不断减少,丫丫是幸运的。

是 爸爸妈妈领着三个月大的丫丫,慢慢的向海边移动,这也是在教它走路。蹦蹦跳跳,连滾带滑,展现出一种超级的呆萌!

动图

  丫丫和爸爸妈妈来到海边。这里正是南极的夏季,海洋给企鹅们提供了丰富的食物,壳类和磷虾。在爸爸妈妈的帮助下,丫丫学会了游泳,学会了捕食,丫丫吃的身強体壮。丫丫从出生到现在己经十个月时间,从爸爸孵化它开始计算,丫丫己满周岁,进入成年。

从此刻丫丫将离开爸爸妈妈,去寻找自己一生一世的配偶。南极的五月,是最寒冷的冬季。丫丫和丈夫一起。必须赶回自己的出生地,在那里,将培育又一代的生命,担当起为“人”父母的责任。

编辑 國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