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装修,我是个门外汉,我自己家里装修,却都是我“小鸟衔巢”一样弄起来的,究其原因,就是没钱。

装修,可谓是除了购房以外家庭的又一大事件。我买了房之后,每个月工资还了房贷所剩无几,住了一段时间的“毛坯房”,实在是不方便,没地方洗澡,没地方烧饭,上个厕所也要去很远的公厕。没法子,就用省吃俭用余下来的两万多块钱,开始了我的“装修之路”。

兜里揣着那点钱,我就开始往“温州商贸城”、“江苏商贸城”跑了,亲自逛建材市场、采购家装用品,找熟人工匠帮忙是最省钱的装修,自己采购,一来可以“货比三家不吃亏”,二来可以和商家砍砍价,能省一分是一分,毕竟装修的时候,一分钱难倒英雄汉。没经验、需要的东西不太了解,跑建材市场一趟又一趟,我已经晒黑了一圈。因为“囊中羞涩”,所以我打算装得简易一些,说白了,就是墙面刷刷白,地砖铺起来,油漆踢脚线,卫生间和厨房简单弄一下,能烧饭、能洗澡、能住人就可以了,也就是“简装”中的“简装”了。

装修的水比较深,也比较浑,尤其是遇到一些无良商家更是“雪上加霜”。而我呢,文不像秀才,武不像兵,在装修市场上,往往都是被宰的“羔羊”,其间甘苦自知。到处潜规则和陷阱不说,单是还价时,就够斗智斗勇考验心智的。不夸张地说,得娴熟运用心理学、谈判术。老板们往往阅人无数,见你东张西望愣头青一样,就上前搭讪,然后就是“听你口音,你是哪里人吧,阿,阿……好巧!我有个老表也是那里的,我逢年过节经常去的呢!”这自然也会引起购买者的好感,“是啊,是啊!我是某某村的,靠近路边的那家。”“那太巧了,我老表和你家也是有亲戚的,原来我们还带点亲呢!你放心吧,价格绝对便宜,我就是帮你运货的,进价给你!”自然,在大件上面,老板是多慷慨而仗义的,那价格绝对是“美丽”,可是在一些小五金、小配件上面,那绝对是坑你没商量,最后,“温柔的一刀”宰得你血淋淋的而浑然不知。

我在这个方面,有发言权的。在买木材的时候,我到了一家木材店门口,老板夫妻俩老远笑脸相迎,进了屋后,一个端来了椅子,一个早已经把热乎乎的茶放在你的手上。落了座,闲谈了几句,一听我是天王的,老板娘叫道:“好巧,我以前在天王生活了十几年,我们是老乡!”老板微笑着向我说“你放心,小兄弟,到我们这里来,就是自己家里人,价格绝对在句容找不到第二家便宜的。”我被这热心肠感动了,看中了木工板以及木工用的一些小五金、轨道之类的,装了货付了钱,老板、老板娘追出来握住我的手“你放心吧,我给你的是老乡价,我和你有缘,就当交你这个朋友!”到了家,夜深了,我睡不着,拿来了白天买的木材购物单核算了起来,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价格相差了一千多元钱!木工板的记账倒是规规矩矩,可是一些小五金、一些小件就“破绽百出”了,比如“5×25”直接等于“225”,一盒小钉30元,十盒直接记了500元,计算总账时,竟多收了一千多元!一方面后悔自己当初信任对方没有现场核算,另外一方面也恼恨于这些做生意老板账单中的“猫腻”。第二天,我拿着账单去木材店,老板见我来了,借故走开,老板娘看我拿着账单,埋头做事。“老板娘,你的账单请再核算一下,好吗?”我忍住火,还是客气地称呼着老板娘,“有什么问题!我在忙着呢!”老板娘像变了个人样。“你账算错了,多收了我的钱!”我也不再委婉,直接说出来。“我来看看”老板娘假意地再用计算器按了一下,当然那一千多元也“浮出了水面”,“这钱,我们不退,你再在我们这里买点东西抵了!”老板娘态度坚决。“我东西买好了,不需要其他的了”我还是保持着克制,“反正我们不退钱,要么你再买些材料!”老板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我也被激怒了,协商无果的情况下,找到了商贸城管理办公室,管理人员对老板夫妻俩进行了批评,勒令给我退还了多收的钱,可是后来多出来的两三张木工板再也不肯退了,第一次装修,给我好好上了一课,也交了“学费”。

在装修的时候,敲墙和挑重物上下楼绝对是个力气活,也是个苦活儿,没有一身气力,没有一股不怕苦的牛劲,是玩不下来的。既然是力气活,那价格也是比较高的,我在敲墙的时候,一面墙连敲墙和挑下楼要一千元,那时候接近我一个月的工资了。后来买瓷砖,大大小小的瓷砖一共有三十多箱,老板说十元一箱上楼,三十箱要三百元呐!我摸摸瘪瘪的口袋,咬咬牙和老板说“我也没事,自己搬上楼吧!”,我住四楼,没有电梯。就这样,我开始搬整箱的瓷砖上楼,那一年,我二十九岁,仗着自己年轻,我抱着几十斤重的瓷砖冲着上了楼梯,前几箱用了十几分钟就轻松上楼了,心里想“我要把这三百挣回来”,在这个念想驱动下,我加快了步伐,却不想早早地耗完了力气,到了十几箱的时候,我开始气喘吁吁,抱着瓷砖,腿开始有点晃了,上一层楼得歇几分钟了。可是我仍然拗着那股劲,一鼓作气想把三十箱瓷砖拿下来。在搬到快二十箱的时候,我爬到三楼拐角处,突然头一阵眩晕,眼前一黑,站立不稳,一头栽下去,不知道滚了多少圈,头脑里只有模糊的意识“完了!我摔倒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知觉。等我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一群人,楼下的大哥把我抱在身上,掐我的人中,一位大妈帮我找来了鞋子,慢慢地,我恢复了痛感,这时,才感觉到浑身的疼痛,手臂划开了,血流不止。而我的脚踝,也是破了一大块皮,甚至看到了一点白色的骨头……

就这样,我的屋子,就在艰难的装修中一点点地有了样子,地砖铺好了,亮得可以照出人影儿。厨房、卫生间弄好了,我可以做饭、洗澡了,一个热水澡就可以洗去一整天的疲劳。对于这个屋子,我是怀着很深厚的感情,他就像我“怀孕十个月的孩子”,经过痛苦的“分娩”而生出来的,在我经济能力最弱的时候,像“小鸟衔巢”一点一点地筑起来的。虽然是简装,在我的眼里,每一块砖、每一颗螺丝钉都是有生命的。有人说“一流的装修是生命的装修,事情的本质是建筑的毛坯,装修者的思想和生命是装修的线条,潜心极致的随意,风轻云淡的人生才是装修者生命的提升。装修者要根据自己的财力,最大限度让生命溶到每一个物质中,让装修者的生命和物质的生命水乳交融。以此彰显房主人的人生。”我想,不管怎样,在物质生活匮乏的时候,“小鸟衔巢”的装修是我生命中一段宝贵的财富。

岁月就如珍藏在地窖的酒,越存越香,让人久久地回味。时至今日,我忽然觉得,我们的一生其实都在进行着装修,对于中年的我们来说,最好的装修是老人们安详地在墙边晒着太阳,孩子们欢快地在追逐着嬉闹,是一家人齐聚在一起吃饭,是一句问候一声牵挂,是小狗叼着你拖鞋满院跑时调皮,是院前玫瑰的芬芳;是清风明月无声爬上你的书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