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花的知青们


写短文前,

我曾思想斗争了好几天;

权衡在写与不写之间?


但最终,

还是动笔了……


缘在爆米花

(宁夏农村称“憋花”),

在知青插队之年,

已形成气候、

成为知青谋生的手段。



它左右着

部分知青的经济命脉、

糊口的来源……







想不到,

七千里支宁插队

千里迢迢,

支边来到大西北;


在连最起码的温饱问题,

都得不到解决前提下;


知青中的他们 ,

只能另有所图了……


是的,知青是人;


作为知青的他们——,

也有七情六慾;

也需娶妻生子,

养家糊口……


是男人,

总得有担当;


于是,

经再三思考;

他们行动了……


当得以肯定:

他们,

知青中的这一拨人,

是知青中的高人;

是先行者……



穷则思变;

得另谋出路!!

于是,

他们便开始思谋起生存的

另一种手段……


我怎么也想不到,

如这类在南方

最最普通的爆米花业,


竟会舟山支边知青中,

生根开花、

且悄然成风?


说不清楚的因由:

究属是悲呢,

还是属于喜?






从事过爆米花行业的知青,

共有三位;

分别是k先生、F先生、S先生。


他们中,

S先生后来招工到了矿上。

曾是卫东矿学校

教数学的高级教师!

培养出宁大

数学免试的保送生……




可有谁能想得到,

他曾在插队年间,

只得以爆米花为业。




爆米花,

在宁夏农村称“憋花”;


倘仅只耍上一次,

那到是图个新鲜。


一旦以此为业,

那就十分辛苦的了……


人称——:

憋花郎、走四方;

捡柴火、摇机忙;

走村入户勤吆喝,

灰尘蒙面笑脸张……


想起了——:

老师当年曾扬言:

只要学好数理化,

走遍天下都不怕?


现实是,

支边插队来宁夏,

满肚子学问难养家;

憋花虽说很辛苦,

憋花到也能养家。



憋花郞,泪水淌;

满肚学问谁知晓?

高喊一声“开爆了”;

惊醒心中几多梦?


憋花机旁孩童嚷:

手摇憋机心内想:

谁家尝我此餐饭?

恍若又见亲爷娘;


傍晚天黑风骤起,

又愁夜宿投何方?

乡间农舍柴蓬里,

漏雨透风寒难挡……








F先生曾给我掏起件

憋花年间发生的

哭笑不得之往事……



那天,

憋花的他,

到了石咀山;

F先生见生意尚可,

于是打算晚上歇于浴池;


为了解决吃饭问题,

他见附近有家卤店

有刚煮熟了的猪头肉;


于是买了块猪头肉

打算吃了饭好换对手;


为了能使对方也能吃上肉;

就找了家肉店

准备把肉切成两份;


岂知,

当他刚把买好了的猪头肉

放到案板上,

欲操刀切肉时,


那店主忽而大喝一声:

“呔!

俺是清真店铺;

只准切羊肉……”


F先生抬头一看,

才知自己把猪肉;

拎到羊肉店来了?

难怪店主要大声斥责起他?

他吓得赶紧回头就跑……




下桥的高才生李先生;

好几个月不见人了?

组里的其他人

都不知他的下落?

数月后,他回来了。

原来,

他好心与S先生搭帮,

一起帮他做憋花生意;


谁也没想到:

竟出大事了……


话说他俩憋花

从青铜峡出发,

一路风餐露宿,

吃尽千辛万苦;

一直走到中卫石空地带;

竟碰上工商的“溜子”了……



他与S先生俩,

被工商没收了憋花机子;

且还需承担高额税款……

两袋空空的他们无钱交税;

于是,

他俩被扣留在了中卫石空;

且需天天在沙海里筛沙子……

待他俩的筛沙数

夠卖车票钱时,

才能允许买票回家……


这是最最令人痛苦的日子……

憋花,

憋出了难以忘怀的'痛楚?

且多年来

久久难以忘怀!






我写了知青年代

知青所历经过的憋花往事;


一句话:

当年的知青——苦哪?

憋花郎,泪花淌;

为糊口、四乡浪;

岁近八旬暗思量,

支边憾穷泪满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