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到授勋仪式,不少人又流下热泪。


2020,世界重伤,毫无疑问中国和全人类一样,都在为疫情付出努力,同样我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当各种不同的声音还在彼此发酵的时候,我们谁都没有资格去下定论。吹喇叭,抬轿子的话我不说,奖该发就发。


可能对于医生这份职业,再大的奖也比不上命,再大的事儿,也比不上病。


我想起了林巧稚先生。


一个故事


北平傅作义的夫人,给林巧稚送来一张傅将军亲笔签名的机票,并且嘱咐说,你可以搭乘任何一次航班去任何一个城市。临终,傅太太特别说:“这是多少人用金条换不来的。”林巧稚谢绝了傅作义太太的好意,说到“我要在协和医院守着病人”。她对政治毫无兴趣。


二个故事


她接到了“开国大典邀请函”,却拒绝参加。因为当天要出诊,她说:“ 我的病人更需要我,我需要守护在她们身旁。”因为林先生的努力,中国婴儿死亡率、产妇死亡率降低了300-500%可以说,林巧稚,一个可以把头像印在人民币上的人。


三个故事


50年周总理希望林先生入D,并询问她个人想法。她说一个人要诚实,不仅要对组织诚实,更要对自己诚实,我信仰基督,入D不合适。入不入,并不影响治病救人的工作。


四个故事


大跃进浮夸风时期,手术台也要大跃进,要提高效率,实际上就是省工序,偷工减料。林先生不赞同,并质问医院领导:“假如躺在手术台上的是你,你愿意冒风险吗?”


林先生自己说“我是医生,我治病救人,我不能预测未来,病人受病痛折磨,他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我看病,不看人。”


WG略……(不忍心写)


五个故事


83年去世,一生未婚,


亲自接生了50,000多婴儿,


被尊称为“万婴之母”,


3万积蓄捐献医院托儿所,


骨灰撒在故乡鼓浪屿大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