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诗中人物,刘凯,一位来自北方的吉他手,帕凡音乐创始人,曾赴各地音乐酒吧“踢馆”,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做人善良,想法单纯,略带偏执狂症。


1980年大雪纷飞的岔路口,

一把破吉他在夜风中凄厉弹奏;


有一天他梦中惊醒,

恍惚间听到几声枪鸣;

他决定背负行囊,

独自行走在长征路上; 

年少时的慌张褪尽离场,

他不停地赶往下一个陌生地方;



有人说他现代版唐吉柯德,

他笑而不答;

他就是那位生性死磕到底的,

死磕到底的一把吉他。

他是传说中的流浪者,

摇滚着一座城市炫丽舞台;


他卸下伪装穿越浮华年代,

奋力地甩掉一身厚厚的尘埃;

他让自己伤痕累累,

换回一点点安慰;

他让自己封闭麻醉,

停止一些些下坠;



有人说他现代版唐吉柯德,

他笑而不答;

他就是那位生性死磕到底的,

死磕到底的一把吉他。

他是琴弦上的传播者,

一腔热血浇洒远方的校园村寨;


夜深人静他寂寞难耐,

录音棚传来一阵阵暗自喝采;

他让急功近利走开,

点赞纷至沓来;

他让权威霸道失态,

孩子不受伤害;



有人说他现代版唐吉柯德,

他笑而不答;

他就是那位生性死磕到底的,

死磕到底的一把吉他。

作者:

南京市郊烟墩人,仁清 Rankin ,工商管理硕士,曾在通用电气、摩根大通等跨国公司担任要职;多年来,投身于公司财务分析、并购重组、投资风控、业务拓展等领域;上海“清雨庭文化空间”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