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到了,是一个很静的雨夜,窗对面西湖山后的几棵大树,模糊着高大的身影、无声无息地接受着淅淅沥沥的夜雨。而我,总喜欢独坐在窗前,一盏灯光照耀着我简陋的书房。而此时,我便翻阅书橱,疲倦时,便很思念我读书的那些令人感慨的日子,思念着我的老师。
  每次每次,我心里思念老师传道授业解惑的点点滴滴,想起老师那可爱的笑脸,眼里便暗含着泪花,心中总是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感动,学生对老师的感恩之心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真诚,那样的激动人心。
那是上世纪90年代,我初中毕业前的一个秋天。那时候,我的老师是辛勤的园丁,在山那边这座离城市三十公里,偏僻的山村田野间。自小贫穷的我,跨过田垄走进学校,尽管教室是那样简陋只是低矮的平房,但读书对于我来说都是那么的神奇,那么的令人激动,我在乡村学校苦读,老师在课堂上清脆的声音和引人入胜的演绎,是那样令人神往!
我的语文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一头飘逸的乌发,给人的感觉是永远年轻。在彷徨和郁闷的挣扎中,我遇见了老师。正是老师,使我重塑了一个自我。
那时候,我是一个怯生生的傻傻的男孩,带着一种神奇的眼光打量着这个学校。也许秋风过早地吹起,有一片尚有绿意的树叶过早地飘零。这时,一缕长发飘飘然款款而来,那就是老师你,永远年轻的女老师。
  老师你对着我微笑,我便象被磁铁吸引着随你去了。你告诉我什么是诗歌,使我认识了李白、杜甫;你告诉他什么是音乐,使他了解了贝多芬、莫扎特。还记得那宁静的黄昏吗?那一曲《欢乐颂》里包含着老师你多少希望和理想。
有一天,我坐在校园梧桐树下寂静的角落里哭泣?是因为同学们正高兴地筹划着去郊外野炊,而我由于家庭经济拮据和父母的不允许以及不小心摔伤了腿部等等各种原因只能陪伴着孤独。
  这时一只温暖的手轻轻地抚在我的肩上,老师,你来了,深情地凝望着。从你慈爱的目光中,年少的我似乎得到了明确的答复。由于老师你从微薄的工资中抽出为自己买台灯的钱,我便和同学们一起在郊外雀跃,欢笑。当我知道原委之后,歉意地垂下了头……但老师你说,你有了一盏最明亮的不灭的台灯……
一张红色的聘书飞向老师你宁静的书桌,某录音公司邀你去当编辑。教师,清苦辛劳,你竟为此而放弃了津贴优厚的工作,就因为老师你说:“和你们在一起,我会永远年轻。”为了那份“年轻”,你牺牲了多少原该属于你的东西,甚至你到了三十多岁而立之年依然独身,一直把心中的爱献给教育事业,献给我们这些莘莘学子。
亲爱的老师,曾经是那傻傻的男孩的我已经长大了,虽然已经变得不再傻了,但永远无法改变他对往事的回忆。我迷恋着査理•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我欣赏北岛的狂放、舒婷的细腻,案头也摆上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甚至还研究上了哲学,热爱上了文学。
  老师你知道天地是那么宽广,因为有你曾牵着我的手登上青山。云蒸霞蔚之中,我似乎真能明白了“车路蓝篓,以启山林”的艰辛。亲爱的老师,我永远崇敬着你,也许你不会知道,因为你,无数的学子都已经成长为奉献给社会的人才……
秋风起时,郊外花儿璀璨迷人,老师你曾说过辛勤的园丁最期盼的是满园芬芳。因为花儿的盛开,就像学子都已长大了一样!
亲爱的老师,毕业之后离开你的那些日子,我们都禁不住哭了。我们舍不得您走啊。老师,我们时时都非常想念着您。有时,想着想着就哭了。我们经常梦见您,真的,老师,在梦中,您还是那样亲切,而且永远快乐地和我在一起,依然给我上课,依然灿烂地唱着歌……
老师,我们是无法离开您的。在您面前,我们无拘无束快乐得像一群小鸟,您比我们的大哥还要亲,比我们的父母还要温暖。给我们的除了知识,就是一种耳目一新的感受。……
  老师,我们永远感激您,你在我们心中永远年轻,我们对在心中一生一世永远感恩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