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五千年文化,三千年诗韵。

唐诗《琵琶行》一直流芳千古,白居易笔下琵琶女的不幸遭遇故事,让"江舟司马青衫湿"。千百年来,也湿了千千万万的读者。

明清以来,数百年徽商雄起商界,男人们背井离乡创天下,徽州女人谋生为艰、孤独的辛酸犹过之而不及,有的女人从嫁夫第一天起,一生的守望,从一个香娇玉嫩羞答答的女子,等到满脸沧黄,愁容满面,疾病缠身,最后油尽灯枯,含恨而终。徽州商妇,每天都在续延着“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而她们也象琵琶女一样,“别有幽情暗恨生”,用泪水凝结成的民瑶及歌谣,大多乃徽州女人的杰作,这些民谣已成为不朽徽文化的经典!

古徽州一般富人家待字闺中的女子总是就着私塾读过几年书,腹中有些文墨。一旦嫁给商人,饱尝商人妇的痛苦时,便会有感而发形成文字,倾吐积郁于心的愁苦。于是徽州就出现了一种独特的文化现象,商人妇的歌哭艺术。歌哭词从不同的角度披露了”留守女人“的痛苦经历和心理 。


戏曲《徽州女人》是近年来的黄梅戏代表作品。

讲述着一个女人的痴、执、贤、忍,从十五岁的花样年华,熬到五十岁的垂暮之年,熬的仅是一枚空有的名份,一份绝望的悲哀。

你听她唱:

隔着窗棂偷眼望哎。

细雨蒙蒙遮青山也。

青山脚下一把伞哪,

伞下书生握书卷哎。

高高的身材,宽宽的肩啊,

一条乌黑的长辫垂腰间呀,

………

故事情节

第一幕:嫁

唢呐声中一乘花轿过得桥来,轿中是少女和她满溢的幸福,只因“丈夫”来相亲时低灯见过那伞下的一卷书和一条辫,从此书生的背影便令她憧憬无限。她不知那书生已远离家门,背新娘的人是新郎的小弟。伏在瘦小的背上,红盖头下却在思量要如何为丈夫补养身子。

洞房外一天寻人不着的公婆终于吐露真情,天真的女人第一想到的是“他嫌我?”公婆说他去求功名了,她即转忧为喜:“求功名好”。高高兴兴接受了小弟的跪拜,一声“大嫂”从此注定了女人的一生。心中那飘荡的长辫已被丈夫剪下,捧在手中,独坐空房,女人对自己说“他这是怕我寂寞,留下辫子陪我”。

第二幕:盼

十年过去,女人认认真真地做好该做的,为尽孝道,已将公婆改口叫爹娘。每天去井台打水很久才回来,只为在桥头看到丈夫突然出现,甚至想过了桥去,去外面看看,去把丈夫找回来,可对于“外面的世界”,她惶惑,身为女人,只能坐守井底。

公婆实在不忍看她受此折磨,要将“女儿”嫁人,村里唯 一的老秀才提的建议却是“等”。因为他当年也是离家闯荡,三十年后照样叶落归根。

第三幕:吟

又是十年。丈夫有电报发来,说是已任县长。全村欢喜,老秀才要写回电,女人只说两个字——“快回”,二十年的苦等仍未将她的希望抹平,为接喜讯匆匆换上的嫁衣红得耀眼,红得让人想哭。

随后到来的信里有大洋,还有三口之家的全家福照片,面对微笑的女人,所有的人都不敢说。公婆悄悄将照片藏了起来。

因儿子的不肖,媳妇的不幸,两位老人不久即撒手而去。女人突然发现自己再也没有活的意义,一切都是为谁而忙?漫漫长夜如何苦熬?隔壁小叔一家红红火火,这边凄冷无助,那边却又诞麟儿。黑夜中,小叔送来了一盏明灯——襁褓里的婴儿让她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第四幕:归

十五年飞逝而过,婴儿也长成了甩着黝黑长辫的少年书生,女人却老了,她每天都用颤抖的手为儿子梳辫子,她说,梳辫子好看啊。儿孝母慈,似乎日子就该这么平静地过下去。

村外却走来了叶落归根的“丈夫”和他的夫人。“唢呐大哥”将消息告诉女人,她慌慌张张地要去为他们收拾屋子,要为受了风寒的那个“她”煮姜汤,人们这才知道原来她早已明白真相,为婆婆整理遗物时那张照片告诉了她一切。

儿子泣不成声,明白母亲让他读书是为了有一天能为她念那封信,可其实那信他早已读过数遍却不敢对母亲说。女人含泪说让儿子读书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带她到“外面”看看,她真想去外面啊。

在桥上,女人迎接丈夫,只说着“家来啦?家来着就好”,招呼他进屋。丈夫不知她是谁,一遍一遍地问,她说

“我?我是你伢子的姑姑……”

(守到最后,自己不知道是谁)欲哭无泪……



一送郎,送到枕头边。

拍拍枕头睡睡添。

二送郎,送到床前面。

拍拍床梃坐坐添。

三送郎,送到槛闼(窗户)边。

开开槛闼看青天;有风有雨快快落,留我郎哥歇夜添。

四送郎,送到房门边。

反手摸门闩,顺手摸门闩,摸不着门闩哪一边。

五送郎,送到阁桥头。

双手搭栏杆,眼泪在那流;

撩起罗裙擦眼泪,放下罗裙凑地拖

六送郎,送到厅堂上。

先帮哥哥撑雨伞,再帮哥哥拨门闫。

七送郎,送到后门头。

开开后门一颗好石榴

摘个石榴郎哥吃,吃着味道好回头。

八送郎,送到荷花塘。

摘些荷叶拼张床;

生男叫个荷花宝,生女就叫宝荷花。

九送郎,送到灯笼店。(我再多句添)

哥哥尔不要学灯笼千个眼,要学蜡烛一条心。

十送郎,送到渡船头。

叫一声:撑船哥,摇橹哥,帮我家哥哥撑得稳掇掇。

船工唱:我撑船撑得多,不曾看着尔(你)嗯(这)个嫂娘屁哩屁啰嗦。

  评:商妇送郎君,床头送码头,难舍难离情绵绵!有失魂落魄哀愁;有劝戒忠贞的苦心;亦有对郎哥早日团聚的企盼;她心中自问:船家啊,你今天撑俺郎哥去,你又何时撑俺郎哥回呢?其情其景,多么让人难以释怀。

《十送郎》版本地区具体内容黟县

送郞送到枕头边,

拍拍枕头叫俺郞哥困下添。今日枕头两边热,明天枕头热半边来凉半边。

送郞送到床笫沿,

拍拍床笫叫我郞哥坐下添。今日床沿两人坐,明天床沿做半边来空半边。

送郞送到窗槛前

推开窗槛看青天;但愿青天落大雨,留我郞哥再住一日添。

送郞送到墙角头,

抬眼望见一排好石榴;有心摘个给郞哥尝,只怕郞哥尝了一去不回头。

送郞送到庭院前,

望见庭前牡丹花;郞哥啊,寻花问柳要短命死,黄泉路上我也要和你结冤家。

【注释】:困下添,是徽州方言中较为常见的倒装句如“吃饭不曾(有没有吃饭)”,意思是“多睡一下”。 困,即“睡”;添,添加、多。落大雨,即”下大雨“。


一别少年夫君起黑心,

踢打妻子想别人。别人妻子不长久,石板栽花不生根。

二别别到我家公,

我家公公听分明:尔家孩儿要卖我,一碗热茶靠何人?

三别别到我家婆,

我家婆婆听分明:尔家孩儿要卖我,锅头淘米靠何人?

四别别到我家儿,

我家小儿听分明:

尔家爹爹要卖我,供书上学靠何人?

五别别到我家女,

我家小女听分明:

尔家爹爹要卖我,梳头包脚靠何人?

六别别到我家伯,

我家伯伯听分明:尔家弟弟要卖我,浆洗衣裳靠何人?

七别别到我家叔,

我家叔叔听分明:尔家哥哥要卖我,菜园地里靠何人?

八别别到我家姑,

我家小姑听分明:尔家哥哥要卖我,分猪端食靠何人?

九别别到灶下头,

灶司菩萨听分明:尔家相公要卖我,装香点灯靠何人?

十别别到厅堂前,

太公老爷听分明:尔家少爷要卖我,揩桌扫地靠何人?

评:徽州女人不辞辛劳,勤勉有加,仰奉双亲、腑育子女,操持家政,忍辱负重。而男人一纸休书便可赶出家门,扫地街头,世间安有女权?女人如诉如泣,怎不落泪?

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

    2、前世不修今世修,苏杭不生生徽州;十三四岁年少时,告别亲人跑码头。

    3、前世不修来世修,转世还要生徽州;十三四岁年少时,顺着前辈足迹走。

    4、徽州徽州梦徽州,多少牵挂在心头,举头望月数星斗,句句乡音阵阵愁。

    5、徽州徽州好徽州,做个女人空房守,举头望月怜星斗,夜思夫君泪沾袖。

    6、前世不修来世修,转世还要嫁徽州;书香门第也富贵,忠烈孝节美名留。

    7、前世不修来世修,转世还要嫁徽州;多少辛酸多少泪,悲欢荣辱也轮流。

这一首“徽州歌谣”,单这歌词便能够让人感受到那些稚嫩、无邪的童声集体咏诵时的缈缈余音,眼前随之就会出现连绵的群山、冷峭的石桥、曲流的溪水、庄严的牌坊、高阔的祠堂、精巧的民居等等一些典型的徽州特征。

正如歌中所唱:“十三四岁年少时,告别亲人跑码头。”徽州地区多是山脉,耕田极少,过去的徽州人不得不翻山越岭出去贩卖盐和茶叶等维持生活。由于交通不便,路途遥远,经商的男人出门做生意很少带家眷,一般人只身闯天下,往往常年甚至几年不回来,不少人甚至死在异地他乡。“徽州徽州梦徽州,多少牵挂在心头,举头望月数星斗,句句乡音阵阵愁。”徽商们在外赚得大量银子,衣锦还乡,请来极好的石匠和木匠,开始雕梁画栋,修屋建舍,不仅给家人留下了一处处华美的故园,也给徽州留下了典型的白墙黑瓦的建筑群,给世界文化留下了一份宝贵遗产。

评:徽商常年不回家,女人守空房的就多,有的女人甚至一辈子守寡。“徽州徽州好徽州,做个女人空房守,举头望月怜星斗,夜思夫君泪沾袖。”是当时徽州女人真实的写照。

徽州各大家族都有极严的家规,女人如果不守妇道,由族长在祠堂里召集族人进行严厉审判,有的就被无情处死。而贞洁烈女则被颂扬,立贞洁牌坊加以永久标榜。


悔呀悔,

悔不该嫁给出门郞,

三年两头守空房。

图什么高楼房,

贪什么大厅堂,

夜夜孤身睡空房。

早知今日千般苦,

宁愿嫁给种田郞。

日在田里忙耕作,

夜半郞哥上花床。

评:众多的商妇,苦受煎熬,徽州女人内心的抗争,和追求幸福生活的写照!

我家住在杉树林,手把杉树望亲人。

娘问女儿望什么,数数杉树几多根。

几多根,哪知我在望亲人。

干妹住在竹子窠,手把竹子望情哥。

娘问女儿望什么,数数竹子几多棵。

几多棵,哪知我在望情哥。

评:手把杉树望亲人,手把竹子望情哥。

你问我情有多深?你去数数竹子几多根!

男:好塘清水好塘莲,好个女子坐塘舷。

女:过路哥哥莫多言,一心出门去赚钱。

男:红花美女处处有,只怕银钱不凑手。

女:十指尖尖白笋芽,肩头担饭手拎茶。

男:当初叫尔嫁畀俺,冬穿绫罗夏穿纱。

女:不嫁畀尔出门郎,三年两头守空房。

不嫁畀出门老鸦喳,三年两头不归家。

宁愿嫁畀种田郎,泥脚泥手爬上床。

日陪公婆堂前坐,夜陪夫君在绣房 。

正月梅花次第开,白花头上送春来;一年花事从头看,万紫千红照酒杯。

数到花朝二月时,樱桃开处拂杨枝;卷帘一阵清风过,无主扬花又乱吹。

三三时节好春光,花有精神草有香;秾李夭桃都美丽,一齐来拜牡丹王。

茶蘼花在四月香,一番风雨送群芳;主人园里无多事,浅土分枝种海棠。

五月榴花似火红,栽蒲剪艾乱烘烘;有花有酒端阳节,带醉开花处处同。

六月荷花水上飘,凉亭水阁好逍遥;采莲邀伴南湖去,小小轻船慢慢摇。

七月西风又旱秋,玉簪花似玉搔头;西边蓼子红于火,更有菱花水上浮。

八月槐花到处黄,月中桂子落天香;秋来花样新鲜甚,开过金钱又海棠。

九月黄华菊正香,家家把酒赏重阳;芙蓉苞向枝头结,橘柚垂垂又早黄。

十月芦花似雪飞,初冬时节百花稀;山头枫叶呈奇采,赛过三春锦绣围。

冬月山头落叶时,芙蓉开到水边枝;莫言寒冷无花意,花信风来到处吹。

腊月家家种水仙,山如睡黛雪如绵;铜鈩兽炭相围聚,开到寒梅又一年。

四季名花四季香,人人都为看花忙;花开须要及时赏,莫对空枝枉断肠。

栽芍药,种梨棠,春兰秋菊各芬芳;须知花样般般好,百花国是温柔香。


斜倚门框手叉腰,

望郎不回心里焦。

望年望月望成双,

单望那床几驮妹,

妹驮郎!

评:斜靠门框凭栏处,遥望天边思无限

梦里常见君回首,别时容易见时难!

待到相思泪已干,不见郎哥乘归帆!

这首歌以哭的形式唱出来,更添了几分悲凉。

.

清人倪伟人撰的《新安竹枝词》

词一

仙姥峰头日欲低,将军岩下草初齐;

春风一棹渐江水,直送依郎下浙西。

封锁茶箱问水程,饯春筵上饯郎行;

郎行正向金阊去,听说西施妾恨生。

紫霞山上鹧鸪啼,紫霞山下草萋萋;

侬在紫霞山外住,送郎时过阮公溪。

评:青草初齐、风和日丽的暖春,温情婉约美如景,商妇却惆怅哀怨,“紫霞山上鹧鸪啼,紫霞山下草凄凄"。送别总是情依依。

词二

刺桐花发侬入门,刺桐花落郎出门;

侬入门时郎新喜,郎出门时侬断魂。

评:“刺桐花发侬入门,刺桐花落郎出门”一句,新人欢聚时太短,离愁别恨两茫茫。新婚燕尔,就要送夫远行,再见时难别亦难,怎不叫人断魂又断肠?



正月提起寡妇娘,正月本是拜年忙,

别人拜年有人陪,寡妇拜年自茫茫;

二月提起寡妇娘,二月本是下种忙,

别人种子已归土,寡妇种子高悬梁;

三月提起寡妇娘,三月本是挂钱忙,

别人挂钱挂上祖,寡妇挂钱挂夫郎;

四月提起寡妇娘,四月本是插秧忙,

插得秧来茶已老,采得茶来秧又黄;

五月提起寡妇娘,五月本是耘田忙,

金莲三寸泥里踩,百褶罗裙裹泥浆;

六月提起寡妇娘,六月本是乘凉忙,

别人乘凉成双对,寡妇乘凉不成双;

七月提起寡妇娘,七月本是割稻忙,

别人割得金黄谷,寡妇割得满田荒;

八月提起寡妇娘,八月仍是收割忙,

别人收粮仓仓满,寡妇只收半年粮;

九月提起寡妇娘,九月本是赏花忙,

别人菊花亲人摘,寡妇菊花园里黄;

十月提起寡妇娘,十月本是做衣忙,

别人做衣做花色,寡妇只做青布裳;

十一月提起寡妇娘,十一月本是舂粮忙,

别人舂粮用担挑,寡妇家中升底粮;

十二月提起寡妇娘,十二月本是过年忙,

别人过年团团聚,寡妇过年守空房。

评:真是“弦弦掩抑声声思,诉说心中无限事”

孀居徽商妇不仅承担繁重劳作,艰难苟活,还要承受思念疾苦、孤独煎熬、无助无望的楚痛!

以下是民歌视频,欢迎欣赏!

徽州民歌《十二月花》‘ 网页链接

徽州民歌《四季探妹》 网页链接

徽州民歌《釆茶歌》 网页链接

徽州民歌《十送郎》 网页链接

  无数个等待丈夫回家的徽州女人

一一白居易笔下的琵琶女

在漫长的岁月里,她们将自己的男人,视为唯一的依靠!这是她们的命运,而她们每天的故事,也让人魂牵梦萦,古今皆奇,

每一座牌坊,每一首民谣,都是一个个凄美的故事……

每一个故事,都是用泪水凝结成的诗………


后记

徽州民谣包括歙县民谣、绩溪民谣、休宁民谣、黟县民谣和祁门民谣,婺源民谣,因方言不同有各自的特点;从内容上来分,有徽商民谣、生活民谣、劳动民谣、爱情民谣、时政民谣和游戏民谣等。但由徽商兴起后,写女人的民谣,在全国及历史上也是鲜有的。它们具有鲜明的地域性、题材的多样性和艺术的独创性的特点。

这些由女人泪淌成的诗,是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灿烂徽文化组成部分,是留与子孙后代的财富。然如今却与徽州方言同样面临着濒危的窘境,传承和保护好徽文化,是我们新一代的使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