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福寿园,是目前国内一流的园林文化艺术陵园,也是一处享誉海内外的的AAAA级“人文纪念公园”

陈独秀中国近现代史上伟大的爱国者、革命家、启蒙思想家、民主主义者,中国共产党主要创始人之一,首任总书记。中国托派的精神领袖,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倡导者之一,五四运动的精神领袖。

陈毅,中国共产党员,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诗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者和领导者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第一至三届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全国政协第三、四届副主席;中共第七、九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闻一多,中国近代爱国主义者,民主战士,中国民主同盟早期领导人。1946年7月15日,在云南昆明被国民党反动派暗杀。

曹聚仁,民国著名记者、作家,抗日战争爆发后,任战地记者,曾报道淞沪战役、台儿庄之捷。

  七君子: 沈钧儒,邹韬奋,李公朴,章乃器,王造时,史良和沙千里。

1936年5月,沈钧儒、邹韬奋等著名人士响应中国共产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号召,在上海发起成立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要求国民党停止内战,释放政治犯,并与中共谈判,建立统一的抗日政权等。对此,国民党竟以“危害民国”的罪名,逮捕了沈钧儒、邹韬奋等七位救国会的领导人。

  胡适,中国著名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以倡导“白话文”、领导新文化运动闻名于世。 曾担任过国立北京大学校长、中央研究院院长、中华民国驻美大使、私立南开大学校董会董事等职,在文学、哲学、史学、考据学、教育学、伦理学、红学等诸多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

  这里就是上海的“拉雪兹”,它位于上海的近郊青浦的一座文化陵园——上海福寿园,和法国巴黎的“拉雪兹神父墓地”一样,这里长眠着很多在上海当地的历史名人,并以名人墓碑雕塑而闻名。

  乔冠华,外交部长,乔老爷联合国大会仰天大笑让世人永远忘不了他。

  走进福寿园,映入眼帘的是绿的树、红的桃花、粼粼的水波、疏密有致的园林花木,这样的景致。让人在第一时间内,感受到了这里特有的魅力和文化内涵。

  陵园荟萃着章士钊、蔡元培、陈望道、乔冠华、闻一多、潘汉年等数百位各界名人精英的艺术墓雕、纪念碑和名人名家的勒石墨宝,上海福寿园还正式成立了全国第一家经市文管委批准的人文纪念馆。

  从设计规划理念,把中国的园林、中国的文化会聚到这里来,在这里建造一座人文纪念公园,把上海历史上所有的人文资源都集中在这个园子里来,对后人也是一个教育。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在这里建造一个人生的后花园,人去世以后,有一个比较安稳 安详的地方进行安息,特别是活着的人有一个很好的场所进行悼念,对人的生死观,也是个再认识。

  余纯顺,1988年开始孤身徒步全中国的旅行、探险之举。行程达4万多公里,发表游记40余万字。尤其是完成人类首次孤身徒步穿过川藏、青藏、新疆、滇藏、中尼公路全程,征服“世界第三极”的壮举。在1996年6月徒步穿越新疆罗布泊全境时遇难。

  上海是近代中国最有创造力的城市,开埠以来,上海成为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五方杂处的人文区域。正是上海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文化襟怀,吸引了全国各地的人才汇聚这里。造就了上海二三十年代强劲的文化态势,也成为吸引众多文化名人的重要因素。

  程之(1926.2一1995.2)武汉人,原名程会春。1947年进入演艺界,首部电影《假凤虚凰》,到《多管闲事》一共参与44部电影的演出。

陵园内设置了劳模丰碑园、“刑警之魂纪念墙”、 新四军广场、“上海市红十字遗体捐献者纪念碑”、 救国会七君子纪念群像等建筑。

  刘琼(1912一2002.4)湖南湘阴人,原原刘伯辉。电影演号和导演。从《金银世界》中走上银幕,到执导《李慧娘》结束。代表作《女篮五号》、《海魂》、《阿诗玛》等。

  邢警之魂纪念墙矗立在“江南名探”端木宏峪身后,为国捐躯的邢警英名都镌刻纪念墙上。纪念墙警徽的下方是一把出鞘利剑,“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剑与盾一直是共和国卫士的象征。

  新四军广场于2005年10月建成,占地5000多平方米,分为花岗岩浮雕和大理石纪念碑、新四军纪念墙、爱国之焰烽火台和纪念园区四个部分。

  这里长眠的是中国默片时代最杰出的演员——阮玲玉。她是三十年代上海滩最著名的影星。

阮玲玉在表演上能够准确地体味人物情感,并以适当的表情和动作表现出来。《神女》导演吴永刚曾称赞她是“感光最快的胶片”。

似乎银幕上的悲情还不够浓厚,1935年,阮玲玉的两任丈夫对簿公堂,小报记者也借机造谣中伤。阮玲玉不堪受辱,服药自尽,时年25岁。这位才华横溢的女性与悲情结下了不解之缘。

改革开放以来,上海的城市建设发展迅猛,人民的生活水平、物质要求也不断提高,精神文化需求也越来越高,作为殡葬也是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国外,他们把殡葬作为一种非常尊重的行业去操作,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迅速和国际接轨,福寿园在全国行内排头老大当之无愧。

  在福寿园里,传统意义上的墓地已经是底蕴深厚的艺术品了。仰慕者可以领略到名人们曾经给上海带来的辉煌。这座城市不仅展现出发达的物质文明,而且众多文化名人也给这座城市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应得到社会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