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家人安家

让家族傲骄

凭吾及妻50年辛苦努力

还遇上国运昌盛和总书记

我始料未及拥有一套10楼新房

140多平方,悬在空中的房

南北向,冬暖夏凉

幸福来得太快时

多好的开发商

攀得上的话,一定请他吃饭


我偶然搬迁得到的补偿

想成多年全力以赴的结案

那是真正委屈催的思情

于是想:我及妻不如一套房

原以为花血汗钱会换得尊严之房

但后来发现往房与尊严豪无关联

缴纳定金的决然是关于房子臆想

无异于鱼儿咬钩后的痛疼思悟

越挣扎死得越快,不挣扎死得无息




深夜,自家房门打不开

才知道了沒缴物管费

才发现了那套房是拼命者的宿命

决不是任何一滴酒和一丝生命


夙常人围观大楼

看到居楼裂痕

天哪!

半辈子努力不换委屈

理直气壮要争"上帝"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