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此文由老人的孙子口头讲述!

  我的爷爷是个非常慈祥的老人。他居住在美国西北部一个像诗一样名字的城市一一海伦娜。

  爷爷业余时间的爱好,就是喜欢在宅家庭院里摆弄花花草草,开发了几小块地种蔬菜,还有就是在四周种上各种各样的果树:有蜜糖脆苹果、青苹果,蜜枣李、杏、啤梨、沙梨等等。

  这个果园在爷爷的精心照料下,长势特别诱人,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就会引来无数的蜜蜂和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的忙碌着。

  就连动物们也爱光临我爷爷的果园里来凑热闹,有草地上爬行的乌龟,窜来窜去的野兔,还有隔三差五就来造访的梅花鹿⋯⋯

  爷爷经过多年对果园的种植和实践,总结和掌握了各种果树的生长习性,对光照、水土、肥料、杀虫、剪枝、防寒、越冬等等的知识,爷爷都烂熟于心,讲起它们来如数家珍。没有我们在身边陪伴的日子,爷爷总是对这些果树们照顾得无微不至。

  每年的收获季节,爸爸妈妈就会领着我们从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城市飞到西北部海伦娜爷爷奶奶居住的城市。和爷爷奶奶团聚的日子,那是我们全家老小一年中最幸福快乐的时光!

  到家后我们最念念不忘是爷爷的果园。我喜欢搬上梯子,妹妹爱拉着爷爷的衣角,祖孙三人兴高彩烈的吆喝着“走,摘果子去啰!”

  每一次都是爷爷乖乖的听从我们发号施令,领着我们来到果树下,幸福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我们,跟着我们满园子转悠。

  我来到一棵几年前才种下的蜜枣李下,仔细地打量了它一番,用欣赏的语气对它说:“伙计又长这么高了,今年都结果了,真棒!”

  “这两棵蜜枣李已经长成熟了,那一棵的还得再长一些时日。”爷爷指着一旁的果树给我们推荐说。

  我和妹妹馋得不行,赶紧从树上摘下一个心怡的的果子往嘴里送。刚摘下的水果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味,甜甜脆脆的。爷爷看了着我们狼吞虎咽的样子,总是小心地提醒我们:“不着急,这树上有的是。”“这个好吃!”妹妹还动不动就和我较真:“哥哥,我这个最甜!”

  爬树是男孩子的本能,我试着攀爬了一下,爷爷说这样不安全,还是使用梯子采摘方便。借助梯子的高度,我们总能选择到满意的果子。

  妹妹爱使唤爷爷:“我要这一个!”“爷爷,最高处的那个又大又红,可是我够不着,您得帮帮我!”爷爷总是依着爱撒娇的妹妹。

  等吃着过了一把瘾,我们才想起来要摘一部分回去犒劳爸爸、妈妈和奶奶,我和妹妹图方便,把衣服翻过来兜水果,然后再把它们小心的装进桶子里。我们选中的都是那些熟透的、大个的、诱人的上乘果子,那些还有些青涩的仍然让它们留在树枝上。这个暑假,爷爷的果园够我们尽情享用的!

  爷爷告诉我们说:“其实这些果子每一年我们都吃不完,等你们一离开呀,这些果子要么是送到公司去给员工吃,要么就让它烂到地里,作为肥料反哺果树。”

  爷爷种果树,还不完全是为了享受它的果实,也有的是开了花结了果,但 是没有收成的。就说那棵沙梨树吧,爷爷给它起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做“中国梨”。

  说起这棵“中国梨”可是有故事:十九年前的春天,那时候网络还没有怎么发达,美国南部的种子公司寄来广告,看到有亚洲“中国梨”种苗。爷爷出于对故乡的眷恋,立即就买了三棵。收到的时候连泥巴都没有。

  考虑到幼苗太小,爷爷就用三个桶买了有机泥种植起来,冬天冷就移进室内,阳光不够了隔一段时间就搬出去晒太阳。冬天的鲜嫩绿叶引来鹿儿光顾,就又搬进屋子里保护起来。

  辛辛苦苦挨过了冬天才将它们种到地里,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最后只剩一棵存活了下来。

  十九年了,“中国梨”早就从一棵小树苗,长成了如今的一棵大树,比起其他树种来,它更枝繁叶茂。

  就是这棵爷爷最宠爱的树种,每年都开很多的梨花,也挂很多的小梨。可往往都是长到一定程度,一场大风刮来,小梨子吹落得满地都是。年年如此,反正从来还没有长大过,更谈不上它的味道是好吃还是不好吃了。

  说到这时爷爷总是有一些失落,但又无怨无悔。他说:“其实我种它是一种情结,是一种中国情怀。它让我想起祖国,想起故乡!”爷爷又补充说:“讲这些也许你们现在都还听不懂,等将来你们长大也许就会懂得了。”

  爷爷,不要以为我们年纪小什么都不懂,其实妈妈常常对我们讲: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他的名字就叫中国!

  今年暑假受疫情的影响,我们没能如期回去。爷爷视频里面告诉我们:“蜜枣李早就熟透了,满树的果实没有你们问津,也许过不了多久果子就该掉了。”又说:“啤梨也得釆摘了。”还说:“希望疫情很快结束,明年暑假的时候,你们该回来了!”

  这是爷爷的期待!也是我们全家人的热切期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