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化蝶

图片:网络


每年的教师节临近,时钟总在不动声色的敲打我的心,让我总有那么一刻,怀念已故的马健老师,那些住着这些年无法动笔的心绪,那些说也说不清的过往,总是被时间嘀嗒嘀嗒的敲醒,让远思写在教师节,让云儿飘荡着不舍的情意,让风儿传递着惦记,让月儿波动着牵挂的涟漪,让鹊儿带着祝福的真挚。



那年,女儿从石家庄转学到南阳的一个子弟学校,恰入马老师的班级,这是我为女儿非常高兴的一件事。因为马老师在数学教学上有着自己的一套,他教的学生数学都学得好。人的一生 ,能够遇见一个好老师,也许就是你好运的开始,也许老师一个鼓励的眼神,就是你一生自信的开始,也许老师一个温暖的话语,就是你人生走向成功的起点。


连年高考的高分入取,让河南的孩子们从小就学习刻苦,要求严格,成绩较好。而女儿刚一转学,数学考试成绩一直在后,总体考核上不去,我心急如焚。


为了女儿的学习提高,我专门到学校找了马老师几次,马老师也把女儿的学习情况及时与我沟通,在马老师的悉心帮助下,女儿的成绩一学期竟然名居班级前五。女儿的学习热情,女儿的自信,我的欢喜都在幸福来敲门。



看着女儿突飞猛进的成绩,我的喜悦无法言表,我总想表达我的心意,却不知从何做起,尤其马老师那种大爱无需言谢的拒腐,总是让我不知如何是好!


那年的中秋节,我觉得这是一个顺理成章的契机,就买了一箱苹果,一箱牛奶,在天浓黑的时候,悄悄的向马老师家摸去。平时,苍白无力的一声又一声的说谢,还真没有去过马老师家,向他人打听一下住址后,竟然糊里糊涂把单元搞错了。当我“呼哧呼哧”像做贼怕人看见似的把物品搬上楼,四下张望,心“砰砰”跳的紧张敲门时,敲了半天也没人出来开门。对面住的一个男孩惊动出来,对我说:“阿姨!这家没人。”实际上,男孩子是告诉我这间房子没有住人,我却理解马老师一家出去了。我就给马老师打一个电话,恰恰他们也就在外散步,我就告诉他,我来看他来了,而且在他家门口还放了苹果和奶。然后就完事大吉似的离开。



送了礼物之后,一段日子我都特开心,我的谢意总算是找到一个突破口,让我完成了,让我萌生欣慰和喜悦。我想象着老师对通情达理的父母,一定更器重她的孩子,一定会和家长一起,更加关注孩子的成长。那些天,我在自我表现,自我完成,自我膨胀的过程中,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安慰,我觉得这是事半功倍,这是一个更加友好的互动,更是不言不语的心通。我更想让马老师知道,我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之后的日子,孩子的学习如芝麻开花似的节节高,而且还当上了班干部,我在为孩子默默鼓掌的同时,我也在暗暗窃喜,我的感恩结果显现了,我欣喜若狂自己终于做了一件明白事。

直到有一天,我去与马老师同楼住的一个同事家串门,看到马老师妻子从这个楼道出来时,我立即傻眼了,我脑子大大的,慌乱而呆呆的问:“你们家一直住这个楼栋吗?“是啊,一直住在这里。”马老师妻子不解的看着我,诧异的回答。


那一刻,我真不知对我这种做事马马虎虎的人,有多懊恼,有多痛恨,我真恨不得打自己一耳光,我不知道,这过程,这等事,马老师对我这种说送而没有见到礼品的行为怎么看?怎么理解?怎样认为?但从孩子的一切成绩来看,马老师似乎压根就没在乎这件事……但是这种言而不信的帽子,一直以这解释不清的形式戴在我头上,我心里真有说不出的烦恼和纠结,我甚至都不知该怎样面对马老师……



生活中许许多多的事是无法说的明明白白的,生活中的无法解释也总是有口无言的,但愧疚一直在我心里扎着,刺痛我的灵魂,让我在莫名中挣扎……直到马老师离世,我都无法原谅自己这种马马虎虎的行为,但无论怎样,我知道时间不可以重来,有些事情只能是这样放在时空中了……我知道:生与死的距离,现已无法逾越,有些事我也无法解释,但每当教师节来临的时候,我都仰望着星空,看着漫天的星斗忽明忽暗,仿佛在诉说这久远的往事,我的血液里涌动着莫名的追悔,我知道,我又想马老师了,我又在地上祈福了!


马老师:天堂里,您一定还是好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