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祥的老师妈妈

   老师,妈妈

(自传式回忆录《不尽的回味》选段)

文学

  记忆中五七小学是我们这个年代的孩子启蒙教育的开始。现在理解就是小学学前班。在那之前我去过幼稚园,就是一个老太太看着几个孩子,谈不上启蒙。真正的启蒙应该从五七小学开始,但记忆已经模糊。也就不到一年的过程就转为正式上小学了。

  1966年3月,我们走进了一个史诗般的春天,我们上学了。小学母校叫大堡小学,记忆很深,因为在这里学习七年整,这在当时小学教育里是独一无二的,也可以说是文革的产物。大堡小学是一个微型小学,据史料记载,解放前建校时叫本溪市清真女子中学,有百年历史。解放后改名为大堡完小,文革期间更名为红旗小学,文革结束后恢复为大堡小学。可见这所小学几经风霜,有着一定的历史积淀。面积不大的方形操场长不足百米,宽也就四十多米,十几间教室风格不同,代表着不同时期和年代。遗憾的是这所承载一定的历史画卷的学校现今已被荒废。但是三个最老的教室依然存在。每每路过这里,她的一砖一瓦都会勾起我对这座历经百年苍桑的小学母校的回忆。

  张芝兰老师是我的第一任老师。记得刚刚上学,有些习惯不是一下能够改过来,下课了还没有养成第一时间去卫生间的习惯。一次上课铃声响了,才想起来去卫生间,来不及了就憋着上课了,实在内急了也不知道举手说话,急不可耐的向老师喊起来:妈妈,我要上厕所,当然得到了老师的恩准。也赢得了同学们的一阵笑声,有的也红了面颊,因为他们也因此喊过妈妈。

  小学是人生认知的起点,也是塑造性格的重要阶段。遇到的人和事都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你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形成。当然孩童的时候哪里会想到什么是影响,什么是塑造。学校院中间紧邻老师办公室有一棵硕大的杨树,树上距离地面三米左右一个树洞里住着一户不小的家庭,就是蜜蜂一家,它们每天忙忙碌碌在学校上空飞来飞去,勤奋的采集着花粉,一直和学生们和平共处,相安无事。可是有一天我从老师办公室出来,忽见一群蜜蜂径直的向我袭来,这对于没有思想准备,又没有防护知识的我,哪里招架得了,两只手紧忙乎脑门上还是被蛰起了几个大包,痛的我嗷嗷叫。原来是几个淘气的同学捅了蚂蜂窝。这时候正赶上范老师推门出来,一把把我拉进了办公室,用碘酒给我处理伤口,才使我转危为安。直到现在我依然还记得范老师在危难时刻出手相帮的壮举,真的感触永远。还有张淑玉老师、赵淑莲老师-----再回首,我们懵懵懂懂的进入小学时,叫一声老师妈妈已经足以说明什么是校园母亲,更明白了这些启蒙老师不但给予了我们知识的乳汁,更是给予了我们伟大的母爱,也就懂得了母校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