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先人大多都有一种悲秋的心境——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寥寥数语,将天涯游子的秋愁刻画得淋漓尽致、动人心魄,读之肝肠寸断。


诗圣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虽然意境旷远,却也暗喻韶华易逝,壮志难酬。诗人登高远望,积国难家愁于一身,萧瑟秋风里更显忧郁苍凉……每每想到这些悲秋之情的诗词,空寂中难免有些许的悲怆。


好在秋天并不是萧瑟、衰败的代名词。比如“白露”这个从名字到灵魂,都无限诗意的节气。


“红衣落尽暗香残,叶上秋光白露寒。”白露在风轻云淡中诠释着秋日的美好,让人们的心灵从夏日的浮躁桎梏中重新复苏,将一切的憧憬都注入秋的丰腴和成熟。


曾经,炎炎夏日,每一片叶子的生发,成长,都历经过烈日的曝晒和暴雨的洗礼。“白露”一到,它们即将化成飘飞的蝴蝶,落在秋的发间,装点秋的衣襟。


“白露”以后,天不再炎热,风不再肆虐,人不再狂躁,夜也会缩起翅膀……清晨,花草的叶片上会有玲珑剔透的露珠儿;静夜,窗外秋虫呢哝,远远近近,弥漫着悠远迷离的意境……


是的,白露,它不仅是天气转凉的象征,还浸透着温润的情愫。


唐诗宋词的风韵踩着白露的韵脚,将缕缕柔情绽放——曹丕说: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杜甫说: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仲殊说:白露收残暑,清风衬晚霞……


时间无声地流走,千年前的诗意虽已沉淀在历史的浪涛里,但是,待秋风一起,诗情画意依旧悄然而至。


“白露”,宛若一个不食尘烟的冷美人,衣袂飘飘,黑发飘飘。“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那个宛在水中央的美丽倩影,一直在心中微生波澜……


真的,白露时节,浑圆的露珠悬挂成无数只银铃儿,萧萧风起时,一些久远的思念便会纷纷扬扬地在我们的感召里悄悄来临……


洁白晶莹、剔透如玉的露,是月魄给花草最美的馈赠——小草亲吻着露珠,俏皮地支愣着;野花沾着露珠,闪着晶莹。露珠虽然仅仅留宿一夜,却延缓了草儿枯萎的时间。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让我们珍惜露珠一般短暂的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