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文旗 2020年9月7日

我是一名地地道道的小知识分子,从教将近三十年,我没有上过一次领奖台。但我不后悔,因为我活得很踏实也很实在。我不在乎名利,视名利如粪土。我不会溜须拍马,更不会办事圆滑。将近五十岁的我至今仍是中级职称。但我还是不在乎。因为我无愧于心;无愧于孩子;无愧于国家。孩子成才,报效祖国;家庭幸福,生活安乐;尽职尽责是我最在乎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