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依尓福妻子


先锋人物把他们岛的历史

从历史中删除。最后仅留一条弧线

给下一批接班人。他们

想象妻子在病房

身体的养分通过麦秆吸收


啊,虚幻春天的气息

这破旧皮革的最后感觉

一锅绿色的浓菜汤


伴随松林的涛声

金属再次变成金属,花朵

生与死对立,双面街道的光的螺纹

甜味

盖过苦味

它枕头的长椅

吸引人们沿着无花果的枝条攀爬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