卞峰秘书长坐案潜心研究

在台湾的文献上偶然发现的这首诗,解读之,既可以证明卞元亨打虎传闻不谬,元亨是武松原型;也可以解决周梦庄与卞玉丰二老关于卞元亨“降元”之争,以慰泉下。在八九十年代,这个争论牵扯了很多人,形成了对立的两派……


在台湾发现的文献原件

赠东海隐者卞元亨

明/陆颙

阴阳乔木暮田庐,山泽谁知有隐儒。

刺虎昔闻林下勇,登龙今访海中居。

苔花半蚀前朝剑,芸草幽香累代书。

客里相逢又相别,归帆摇飏意何如。


本诗分两部分解读,一部分解读背后的情谊,一部分解读作品的意思。

前面说了,本诗是兴化籍的陆颙在拜访卞元亨时当面赠送的,那么这首诗写于什么时候,当然是元亨公戍归归来以后,我说肯定还是写于永乐十年以后。陈田《明诗纪事》云“陆颙„„永乐初,与修太祖实录„„”,即陆颙奉使朝鲜归来后,并未受建文帝遗臣影响,在永乐新朝还修了一段时间的《太祖实录》,那么这个时间段他是不可能有暇,也是不方便去便仓的。

既然陆颙和元亨公是整整相差的一代人,与其父还是张士诚帐下的同僚,那么永乐十年后去拜访元亨公时自己应该也有60来岁了,且已卸甲归里,所以第一时间去拜访自己的父执,既有主观上的意愿,更有客观上的条件,这里的条件包含政治条件和地理条件。我想在明朝为官时的陆颙,一般情况下是会尽量避免这样的拜访的。当然以上都是推测,待实证。

那么,我们就要谈到这一首诗了。这首诗可是大有学问,也可以说帮了我们大忙。试析:

1.阴阳乔木暮田庐 ——阴阳在此显然是说的地理方位,我们知道南之为阳,北之为阴;乔木,松柏桧之类树俱是;田庐,泛指指农舍,如此一幅乡居图就出来了, 在一南一北两棵高大柏树映衬下的晚间的农舍里,一位老人正在拜访一位更老的人„„诸位看出玄机没有,元亨公,号柏门老人,原来如此。

2.山泽谁知有隐儒——这句基本不用解释了,山泽者,山林和水泽,泛指山野。理论上在这里应该指山野了,当然不排除海水东移前的便仓有一定的小山丘,那样更能应证阴阳南北之意。即说在这样一个山野之地,有谁知道有您是一位隐世的名儒啊。

3.刺虎昔闻林下勇——这句就很有意思了。刺虎,非刀剑相刺,而是杀虎也,指元亨公打虎的事实。按:多少年来,一直传闻元亨公是武松的原型,但备受质疑,理由是人怎么可能打死老虎呢,看到这里,以后就可以理直气壮了。昔闻,曾经听说;林下,地点;就是我过去早就听说过您在林下打虎的英雄事迹了。是社会风传还是其父介绍就不得而知了。

4.登龙今访海中居——登龙,敬辞,登龙门意;海中,居所位置。意即今天来到您海边的居所一如攀登龙门之幸。

5.苔花半蚀前朝剑——苔花,苔藓类植物。您在吴王帐下曾用的佩剑被蔓延的苔花逐渐锈蚀了。略夸张手法,借喻挂甲已久。

6.芸草幽香累代书——芸草,芸香,七里香;累代,历代;香在此处形容词作动词用。您阅读的满屋子历代书籍却被芸草的香味熏染着。本句与上句一剑一书,一武一文,武者为静态,而文者为动态,实则上将元亨公的戎马生涯与隐居岁月作了一番极其强烈的对比,手法可谓高明。

7.客里相逢又相别——我今天来客地看望您,怎奈相逢之时又是相别之时。

8.归帆摇飏意何如——看着起伏不定的船儿和随风摇曳的船帆,彼此的心意又是如何呢,反问作结,程度愈发加深,不言而喻。


东溟卞氏忠贞堂23世裔孙 峰 未是稿





【介绍】:

陆颙,明扬州府兴化人,字伯瞻。陆闿弟。洪武中举明经,官至礼部员外郎。诗、书、画皆工,时称“三绝”。





我之管见


卞峰秘书长对台湾文献中,明朝礼部员外郎陆颙《赠东海隐者卞元享》的诗,进行深入的解析,铁定元亨公打虎的真实。身为礼部元外郎的晚辈,前往父亲的“战友”长辈元亨公处拜访,并当面赠诗,绝不可能无中生有捏造“刺虎昔闻林下勇”来当面谬夸长辈的,元亨公也绝不会接受虚无的赞美。结合古盐卞氏家谱和盐城地方志的记载,元亨公打虎真实,成为铁证,可去质疑。元亨公就是他表兄创作《水许传》中武松打虎的原型!


――盐卞氏忠贞堂济之公二十世裔孙

卞林同





元亨公遗像


卞元亨使用练功的石锁,一个重三百二十八斤,一个重三百三十五斤,原在盐城便仓枯枝牡丹园内,今在水浒文化博物馆内珍藏展出。



打虎英雄元亨公


文/林同


自小崇拜武二郎

徒手毙虎景阳冈

近知原型是吾祖

后裔敬先倍荣光

那时海边虎出没

行人绝迹地荒凉

渔民畏虎营生断

下不滩涂暗自伤

祖公习武自小幼

臂力过人体健强

为民除害挺身出

清风明月守海旁

大虫显身怒火起

三拳两脚虎命亡

表兄耐庵著《水浒》

打虎场景进篇章

英雄壮举留青史

祖公英名世颂扬



卞金荣好友,书法家张凤领泼墨明·陆颙《赠东海隐者卞元亨》诗。

  

――卞林同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