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遇到一些摄影”家”,对一幅美轮美奂的摄影作品一耸肩:糖水。久而久之,糖水一词便成了许多摄影者显示文化底蕴的口头禅,以至于常常遇到一些人连相机设置都成问题,却对一幅美轮美奂的风光摄影作品也是一撇嘴:糖水。我们的社交媒体造就了这样一批摄影“家”,俨然以摄影贵族自居,不停地忽悠,不停地兜售。岂不知在我们的时代贵族早已没落,创作的权利已经落到了大众的手里。其实贵族的眼里专注的只有大众的钱袋子而已,因为任何从宫里流出的东西一定是价值连城的珍品,宫外的东西一定是不值钱的赝品。


我们贵族摄影家口里的糖水片究竟是什么呢?今天我们就来探讨一下糖水和它的功能。所谓糖水片是对“视觉感觉良好,心理感受平淡”的摄影作品的统称。其实糖水一词本来褒贬参半,属于中性,用多了,便几乎成了完全的贬义。要够得上糖水片,首先要让读者视觉感觉良好。这有什么问题吗?难道我们的作品非要读者有呕吐感才叫艺术?


所以问题的症结在于心理感受。是什么因素造成读者的心理感受平淡呢?视觉感受良好与心理感受平淡本来没有必然的联系。糖也能引起心理巨大的震撼。想象我们来到一个非洲的贫民窟,遇见一个从小不知糖为何物的孩子,于是便给了他一颗糖。这颗糖给这孩子的心理震撼可想而知,也许能让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相反我们把同样一颗糖送给一个富家子弟,他可能看也不看就扔在地上。可见问题不在于糖,而在于接受糖的一方已经吃过太多的糖。摄影也是同样的道理:我常常说简单重复性是摄影作品的第一杀手,就是此理。


什么是重复性?其实重复性也是一个与时俱进、因人而异的概念。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重复性,产生一个时期特定的糖水片;同时我们的读者在特定时期的个人经历又决定了他们对糖水的不同反应。几十年前我们担心吃不饱肚子,今天担心吃得肚子太大。


要够上糖水片,首先需要视觉感受良好;至于心理感受,那就见仁见智的了。今天我们的摄影作品有哪些简单重复的糖水感呢?我这里举几个例子:


1. 内容的糖水


我们去美轮美奂的景点打卡,重复拍摄同样的、美轮美奂的大片,这当然是糖水。比如美国犹他州著名的梅萨拱門(Mesa Arch),日出时分被阳光照得金碧辉煌,的确是一生之中必去经历一次的景点之一。但是每天凌晨这里都聚集着几十个风光摄影师,晚到一点的话连插三角脚架的空间都没有。这样的作品尽管美丽壮观,但却是典型的糖水片。这类糖水片我在《摄影范谈》中多次提到,这里就不再多花篇幅了。

2. 影调的糖水


热门景点的打卡作品造成内容重复,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加强人造影调,压制真实内容。就像黑白幽暗风当今风靡一时。它的显著特点是造成强烈的视觉凝聚,给人以一种浓厚的艺术气息。


比如我的这张冰岛的无人机片,除了整体构图不算太糟糕之外几乎一无是处:前景杂乱,天空又是杂乱,加上光色平平,是再典型不过的一张废片。

但是我把它调成黑白幽暗风之后便会让人眼睛一亮。这样的作品前期对光影几乎没有要求。每个风光摄影师都知道,一张风光作品的光影不再是要求的话,前期拍摄难度会减小何止百倍!因为它的后期自由度强大,完全可以人工塑造光影,甚至增加内容,就像这张图中增加的月亮。同时由于大面积的暗调,大面积的动感模糊,让读者的视觉不再注意暗部细节或者无细节可以关注,起到一黑遮三丑、一糊抹千痕的效果。对细节要求的降低,又让拍摄的难度减少十倍!

但是强烈的人造影调走到极端也会产生它的弊端:暗调和模糊强力销毁细节而造成内容单调。读者看第一张可能会震撼,看上几张之后留下的印象往往只是幽暗之中一束光;由于缺乏细节,也限制了图片的输出尺寸,同时内容的缺乏也大大缩短了读者对作品的关注时间;在强烈的影调对比之下,人造光影压抑了现实内容,往往让读者有一种视觉绑架之感。


这样的风格重复太多往往便成了另一种糖水:纯粹的视觉感受。动感模糊,暗调,叠加这些简单的套路尽管是无可厚非的创作手段,无休无止的运用便又让读者产生感觉平淡。这类的作品对于一个后期熟练的摄影师来说往往是举手之劳,我在油管(YouTube)频道里展示了九分钟之内完成这张作品的后期处理过程(https://youtu.be/G8ex8jpFpbQ)。


由于人造光影非常容易,常常会引起偷工减料而违反自然规律。比如这张作品中加上个月亮是黑白幽暗风的常用手法,然而自然界的月亮应该比云更远,而且月亮会照亮周围天空的云。要判断粗制滥造的最简单方法就是仔细去看一看月亮前边有没有云,以及月亮周围的天空有没有亮度的渐变。后期要做到逼真的话就不是举手之劳了。


更糟糕的是艺术上的弯道超车给我们的初学者造成前期拍摄上可以弯道超车的假象,不求上进。我们不再需要寻求光影,不再需要考虑细节,不再需要推敲构图。在我们大呼震撼的同时可能会不知不觉地落进永远只能被别人震撼而不能去震撼别人的泥潭。其实这样后期为主要手段的作品已经远远超出摄影的范畴,更多地属于绘画艺术。对它的评价应该与绘画在一起欣赏它的技巧和创意。


3. 构思的糖水


糖水片的例子还有很多。糖水最根本的因素不是美,而是构思的简单重复。我在一次微信联播讲座《什么是好摄影》(https://youtu.be/Ndgz0DjRmz0)中列举了很多:给银河找片前景、给月亮寻座山峰、给荒漠配个美女、给菜地撑把雨伞、给椅子牵对情侣、给风景加只小鸟、给孤树牵匹骏马、给背景放双花瓶,等等。 这些构思的原创本来是新意,可是一万个摄影师都在做同样的事情,便成了糖水。

所以糖水与时代有关。比如银河:它的拍摄在数码全幅相机出现之后才比较现实地成为艺术创作的元素。记得第一次拍银河是很久之前与好友云漫刚刚拿到全幅相机,在美西南的外拍之中,当时在显示屏上看见银河感觉就像非洲的穷孩子第一次吃了糖。后来越来越少拍银河了。为什么呢?因为银河是个不会变化的东西,我常常说到它到我们的孙子的孙子辈都不会改变分毫。尽管它是自然界最为壮观的一部分,尽管它是摄影创作很好的元素之一,但是为银河而拍银河,却没有新颖的艺术构思的话,便又陷入糖水的泥潭了。


如此说来糖水片是不是一无是处呢?根本不是。糖水片是初学者很好的练习,它让我们的摄影作品有个好的样板;让我们的初学者知道自己的缺陷。我们的小学中学课程里有哪一项不是重复前人的劳动呢?所以从初级班毕业的标准是看我们能不能拍好糖水片。然而我们却要清楚地认识糖水的局限,只有个人的创意才能最终将我们的摄影作品提升到更高的水平,否则我们将永远会停留在小学毕业的水平上沾沾自喜。


走到另一个极端,“贵族”摄影师对糖水夸夸其谈的抨击也将很多初学者领入歧途,认为好的作品一定是不美的。诚然美与不美不是衡量作品优劣的唯一标准,但是一个初学者在没有基本美学训练之前便去追求不美,却又是纸上谈兵了。往往为求异而求异,却求得所有摄影师都弃之为废片的东西而视如珍宝。我们的微信小团体又让你的错觉不断加强。岂不知这样的废片所有摄影师的硬盘里都存着成千上万,只不过严肃的摄影师不好意思拿出来发布罢了。


对视觉美的追求是每个摄影师必须练就的基本功。往往可以看到一些言必论布里松、亚当斯的摄影牛人,自己的摄影创作水平却是“十年如一日”,停滞不前。正是因为缺乏对基本功的训练,只能在经典语录中讨个说辞。不美只能是在具有充分能力达到美之后刻意的创作行为,而不是对一张废片的遮羞布。这样的丑便只是丑皇帝的新衣而已。


要从糖水片中升华,就必须提高自己的个人素质,去追求创新,而不是追求丑陋。美国思想家爱默生有句名言:对美的喜爱是品味,对美的创造是艺术。艺术的主流是创造美,但是我们今天简单重复的美却让我们的艺术失去品味。这就需要我们去经历、去领悟、去发掘,而不是去复制。为创新而远离美学的基础又让我们的艺术变得孤芳自赏,因为对美的追求是人类的本性。美的震撼也会让人终身难忘,失去美感的摄影师却一定会活得很累。




《摄影范谈》目录:
《摄影范谈》专栏目录

范朝亮,英文名John Fan,旅美自然风光摄影师。作品在国际摄影界屡获殊荣, 频繁发表在国内外出版物,在多个国际展览中展出,并被多家图片社收藏。他同时又是国际顶级在线摄影艺术画廊1x.com的策展人,美国摄影学会(PSA) PID 副主席,以及世界顶尖摄影创作团队 - 四光圈创始人之一。他的全部摄影作品收集在其个人网站:
John Fan Photography

范朝亮著作:

《摄影范谈集 - 三周改变你的摄影观》于2019年出版。

《理性的灵动 - 大自然的摄影语言》于2017年元旦出版,入选2017年1月百道好书榜。第二版于2019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