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种艺术的表现形式都和它所处的时代息息相关。


连环画这种艺术诞生于三、四十年代,五、六十代达到了巅峰,八十年代末,连环画不可避免地走向没落,时代的变迁和进步是连环画这种单一的艺术形式没落的主要原因。

连环画对我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我喜欢看书的习惯就是从连环画开始的,所以,至今我仍然对连环画情有独钟。闲暇之余也收集了许多连环画,我收集连环画不像那些死心塌地的骨灰级“连友”讲究连环画的版次,他们能辨别出几版几次,甚至画面线条的粗细,某本连环画删减和增加了几幅画面对他们来说如数家珍,实在是让人佩服。我收集连环画只是为了欣赏,或许是潜意识中对连环画的一种回忆、不舍和情怀。


毋庸置疑,五、六十年代,连环画这种艺术形式对普及文化知识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连环画文字言简意赅,画面再对应简单的文字,相辅相成,老少皆宜,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因为,那个时代人们的文化精神生活单调,连环画就是普通大众最好的文化大餐。我小时候掌握的历史知识大部分就来源于连环画,连环画在那个时代的作用显而易见,套用三国时期曹魏思想家阮籍的话 “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八十年代,连环画走向了没落,原因是多方面的,许多连友甚至把连环画的没落归结在了那些不负责任的连环画作者的“跑马”作品上,窃以为,“跑马”的连环画作品只是压倒连环画的最后一根稻草,时代的进步,社会多元化的发展,连环画注定会“没落”。

我一直不同意连环画“没落”这个观点,打个比方,五、六十年代,大众的文化大餐只有连环画这一块“蛋糕”,随着社会的发展,电影、电视、多媒体、音乐、各类应有尽有的书籍等等都要瓜分这一块“蛋糕”,所以,不能说连环画没落了,只能说连环画这块“蛋糕”小了,这当然是一个好的现象,说明我们生活的社会是与时俱进的。


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关注着连环画的发展和出版情况,在网上看到喜欢的连环画仍然会下单买几套,近几年就收集了《东周列国志》、《西游记》、《水浒传》等连环画套书,连环画的发展及收藏属于“小众”,我相信喜欢连环画的“连友”们对连环画更多的应该是一种情结。

社会的发展也催生了连环画多元化的表现形式。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近年来出版的连环画和过去的连环画肯定不可同日而语,排除连环画的技法不谈,如今的连环画,无论是文字的脚本和画面的表现都要比过去的连环画强百倍。举一个例子说明,五十年代,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二套《水浒传》连环画,第一套计划出三十集,可时代不可抗拒的原因只出了二十六集。八十年代,人民美术出版社根据第一套《水浒传》连环画的文字脚本重新组织人员编绘出版了三十集的《水浒传》连环画,但时过境迁,物是人非,这套《水浒传》连环画虽然圆满了,可出版社有遗憾,对读者来说同样有遗憾。

前几年,我收集了一套连环画爱好者自己组织出版的《水浒故事选》,共十五册,这套连环画实际上是对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二十六册《水浒传》连环画的一种补充,《水浒传》是明代施耐庵的一部大书,流传至今有几个版本,分别是金圣叹点评的七十回本,百回本、百二十回本,其中的百二十回本的《水浒传》最为齐全,从第一回的“张天师祈禳瘟疫 洪太尉误走妖魔”至一百二十回的“宋公明神聚蓼儿洼,徽宗帝梦游梁山泊”被公认为是水浒传最全的版本。

中国古典文学典籍大多都讲究因果报应或牵强附会的有一些神魔故事来增加故事的连贯性或者趣味性,如:清代的《岳飞全传》中的岳飞就被作者描绘为前世是一只大鹏鸟,《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前世为西方灵河岸绛珠仙草转世,《三国演义》中的关羽玉泉山显圣等,古人的思想和价值观固然有历史的局限性。


司马迁的《史记》被认为是一部优秀的文学著作,在中国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鲁迅就说《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史记》虽然有很高的文学价值,但依然逃脱不了人为添加的神魔故事,如《高祖本纪》中就记载刘邦斩白蛇起义,刘邦的母亲生他的时候有一条大龙盘在他母亲身上,意思就是说刘邦是真龙天子。到了斩蛇起义的时候,刘邦趁着酒劲砍了一条大蛇。后来刘邦因为醉酒倒地不起,他的队伍遇到一个老太婆在路上一边哭,一边说着什么。刘邦队伍里的人很好奇就问老太婆:“你为什么这样伤心?”老太婆回答:“自己的儿子是白帝,被赤帝给杀了,所以自己伤心落泪。”没有人相信这些故事是真实的,只不过为读者添加了一点阅读的趣味而已。

回头再说《水浒传》连环画,后补的《水浒故事》最重要的就是补齐了第一回《洪太尉误走妖魔》的故事及《擒方腊》的故事,算是很齐全的一套《水浒传》连环画了。


不要小看这小小的改动,实际上是人们意识形态的改变和对文化发展多元化的一种包容,因为,这些穿插打诨不可思议的神魔故事原本就是原著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几年,我还收集了或许是史上最全的一套《水浒传》连环画,此套书共四十集,《水浒传》中的故事基本囊括在这套连环画中,如:洪太尉误走妖魔、朱武斗法、征王庆、讨方腊等故事在过去的那个意识形态左右的年代都是不可能出现的。

其次,还有《西游记》连环画,过去的那个年代许多出版社都出版过《西游记》连环画,被连友公认的《西游记》连环画当属湖北出版社改编绘制的三十集连环画本,但仍然没有全部反映《西游记》中的故事,笔者近几年收集了两套《西游记》连环画套书,分别是东方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五十集和山东美术出版社的五十集《西游记》连环画,这两套连环画各有长处,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尽可能多的涵盖《西游记》原著的所有故事,那些过去的年代被认为是封建迷信的经典故事,如:杏仙会、唐僧出世、游地府等都在这套连环画中有了很好的展现。


《西游记》就是一部变幻莫测的神魔小说,说《西游记》中的故事有封建迷信原本就非常矛盾。

不可否认,历史典籍有它本身的短板,名著中肯定有糟粕,历史和我们有距离,最重要的不是躲避或视而不见,打开思想的桎楛,学会独立思考的习惯,辨别真伪,才是我们正确的历史典籍读书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