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办教师,也许是上个世纪中国特有的现象。从1978年起,我当了8年半民办教师,课余时间耕种5亩山地。

当时的教学工作由民办教师扛大梁,报酬却与公办教师成反比。至今思来五味杂陈,令人唏嘘不已。


七律.再忆当民办教师(通韵)

文/于贻琦 图/网络


(一)

升学遭堵返家乡,有幸充当孩子王。

面向顽童传业道,背朝烈日种蔬粮。

卷头每带灯油味,脚上常留岭土香。

公办身前三寸矮,薪薄能不自尊伤?


(二)

人师才作教方无,映雪晨昏理论读。

三尺旧桌批试卷,一弯瘦月照银锄。

年年薪水逢节讨,岁岁粮食待价沽。

且喜满园桃李艳,此生不悔是当初。


“文革”中,我只上过七年半学。支部委员兼“贫管”组长以我看过《水浒》、《西游记》等书,有“顽固的封建思想”为借口,唆使校长,把我这个学习委员排除在高中升学名单之外。1978年,幸有驻村工作队王治太(后曾任山东三联副总)在村干部会上力排众议,我才当上民办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