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4

 “西江的美丽是超乎我们想象的,她的美丽是全方位的。这里是苗族这个历经艰辛的民族几千年来摸爬滚打,生生死死争着往前走,终于走到的一个美丽的终点”。这是余秋雨先生对贵州西江苗寨评价。他为这个苗寨的题词“以美丽回答一切”,让多少人看了心旌荡漾。因为他的盅惑,我也对这个神奇的苗寨充满了向往。

从雷山县城到西江苗寨,是一条在群山中绕来绕去的山路。车出城外,沿途都是连绵不断的峰峦。山峰上时而轻烟飘渺时而浓雾笼罩,显得诡异而神秘。汽车向着峰林深处开去,我的心中有点茫然又充满期待,不知那边是个怎样神奇的世界。

虽然在这条曲折的山区公路上行车惊险不断,但沿途迷人的风光早就让我忘记了一切。严夏已近,这里却还是春意盎然。山坡上,不知名的野花灿烂如火;路边不时冒出来的一湾绿水,闪着潋滟而轻柔的波光;时急时缓静静地流淌的小河像在跟我们捉迷藏,时而和我们齐头并进,时而消失得无影无踪;山腰中的村寨,古朴详和,有一种世外桃源般的宁静。


  拐过最后一个大弯,穿过牌楼,曾经令人神往的西江苗寨,终于出现在眼前。第一次见到这个全世界最大的苗寨,真的感到有点震撼。高山谷底中流过的小河,把这个寨子一分为二。峡谷两边的山坡上,到处叠滿了黑褐色的吊脚楼。最壮观的北边,两个高高隆起的山包上,吊脚楼密密麻麻层层叠叠,顺着山势一直叠到山顶,里压压的一片,把两个山头包得严严实实。远远望去,像两个硕大无比的马蜂窝。

 顺着斜坡的公路走到谷底,经过一座新建的风雨桥,沿着河边的小路走不远便到了游人如织的文化广场,这里整天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下午5点,悠扬的音乐响起,歌舞表演开始了。也不知道一下子从哪里冒出那么多的美女,除了舞台上表演的,舞台四周的长廊上、屋檐下也站滿了穿着苗族盛装的美女。她们身上的民族服饰非常繁复。硕大的头饰几乎全是银做的,上衣和裙子都缀滿了银片挂饰,全身上下银光闪闪叮当有声。这成堆的美女,连见多识广的余秋雨先生都感到吃惊。他说:“中国哪里美女最多?我没做过认真的比较,但是,那次去贵州省雷山县的西江苗寨,实在被一种拥挤的美丽镇住了。……西江苗寨很大,一千多户,四五千人,因此这种美丽很成规模”。

 舞台中,激昂高亢的苗族飞歌、欢快的苗族舞蹈、幽默的歌舞小品和古朴深沉的芦笙舞、铜鼓舞,直让观众如痴如醉。节目的最后,照例是演员邀请游客手拉手跳集体舞。这些山里的美女可不是“养在深山人未识”的村姑了,她们热情洋溢,落落大方。游客们似乎觉得不和她们来个亲密接触,等于白来了一趟,于是纷纷来到广场中,抢着拉手跳舞。游客们像是中了”盅”,个个都尽情疯狂一把,音乐声和放荡的笑声在河谷中回响。

 放“蛊”是苗族人一种古老的法术。据说中了盅的人会神志不清,成为行尸走肉任人摆布,所以当地人都非常害怕中盅。但这些游客却一点也不怕,在成堆的美女中,谁不愿意中一下“盅”呢?不过,没中这个迷人的“盅”也不必遗憾,与这些全身华彩斑斓、银佩叮当的美眉来个合影,也算天涯遇佳人了,惊艳之旅的美好记忆一定会在你的心底永久珍藏。

  看完表演,在这个被称为“苗都”的古寨中溜达,浓郁的民族风情令人流连忘返。古色古香的吊脚楼,饱含沧桑的石板路,墙头上的牛头牛角,古老的纺车农具,无一不带着远古的印记。看了直让我在岁月的影子里恍惚迷离,差点成了桃花源人。而当头戴大红花的苗族美女扭着阿娜曼妙的身姿从身边飘过时,便如同春风拂面,顿觉这古老的苗寨又是那样的时尚和鲜活。

 傍晚,晴空如洗,太阳用它最后的余辉染红了天边,整个苗寨笼罩在金色的夕照中。辛勤劳作的村民,赶着牛羊三三两两从山边的田地中归来。他们像早出晚归的鸟,此时告别一天的阳光,默默归巢。这些蚩尤的后人和他们的祖先一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令人敬佩地坚持着他们几千年来的传统,生活方式似乎并没有因游客的涌来而改变。他们以特有的宽容和坦然,从容不迫地迎接这个传统与现代、古老与时尚参杂的时代,依旧悠然自得地享受着亘古不变的田园生活。

 放慢脚步,在充满饭菜香味的巷子中转悠,细细品味这古老苗寨的宁静之美。来到河上的风雨桥中,静观河水,才觉得脚下静静流淌的河水是多么清澈诱人。河边洗菜的姑娘,纤手轻揉,不慢不紧,优雅得令人着迷。也许正是这清洌纯美的河水的滋养,这里才会美女如云,成为被余秋雨先生惊叹的一道亮丽风景。

伫立桥头,凉风拂怀,不知是水在动还是心在动,神志不禁有些恍惚:遥想某个月色迷人的夜晚,一位站在河边的苗族姑娘,裙裾随风,俊俏艳丽,却并没有时髦佳丽的招摇。她默默无语,翘首盼望,只是等心上人的到来……。这一刻,我的心似乎被时间滞留在西江了。避开喧嚣,撇开烦恼,四处寻觅的不正是这样一处只属于心灵深处的舒适与宁静的地方吗?西江苗寨,像倘佯在高山流水之间的一个醇静的梦。

 华灯初上,当地的朋友带我们爬上半山腰,入住一个农家旅馆。热情的女主人杨五妹特意安排我们在他家凌空而建的凉亭中吃饭,为的是让我们好好欣赏夜幕下的苗寨。坐在半山腰高高在上的凉亭中一边欣赏对面的苗寨夜景,一边喝酒聊天,亲身体验苗族老百姓千百年来“以歌养情,以舞养身,以酒养神”的生活,感受这个朴实无华的苗寨,那份恬适惬意的心情真的难以形容。

 天色渐渐暗下来,夜幕下的苗寨顿时变了模样。风雨桥中、河岸两边、吊脚楼上下,千万盏灯一齐闪亮,整个寨子成了灯光的海洋。此时的苗寨如同天上宫阙,美得令人窒息。这时,我不禁想起了郭沫若的诗《天上的街市》: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缈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城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你看,那浅浅的天河,

定然是不甚宽广。

那隔着河的牛郎织女,

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

我想他们此刻,

定然在天街闲游。

不信,请看那朵流星,

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夜晚的西江苗寨不就是天上的街市吗?酒意的迷离中忽然产生了”我欲乘风归去”的冲动。去天上的街市走走,或许会碰见在那里闲游的牛郎织女……。

 酒不醉人人自醉。这是一个醉人的黄昏,一个醇美的夜晚。美酒醇香,灯光璀璨,是这座水墨画般美丽的苗寨,以它梦幻般的夜色,从容地陪伴着我们,让我们疲惫的身心,不知不觉地走向夜色的深处,走进甜美的梦乡,又迎来诗意的朝霞。 (写于2007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