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小在农村长大,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的爷爷英年去世,作为长子的我的父亲自小就承担起一家生计的重担,习惯于农田耕作的我的父亲,面朝黄土背朝天,挥汗如雨奔走在稻田间。
  而我,也是家中的长子,我的兄弟和妹妹都习惯地称我为大兄,弟弟妹妹的孩子都叫我为大伯,我的父亲一直把生活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因此,我自小就经受住生活的重担。
忘不了我和父亲抬着重重的稻谷脱粒机,脚踩泥泞坎坷的田埂间,带着稻谷丰收的喜悦,在稻田间曲腰弓背,操起镰刀,带着疲惫和酸痛,在稻田间收割稻谷。
  我的父亲一直希望我成为一个称职的农民,可我却自小捣蛋好玩,全把父亲的叮嘱当成耳边风。甚至是,当我稚嫩的肩膀压着重重的担子时,竟然一边费力地走一边谩骂父亲,有时生气地扔下镰刀斧头,和我的邻居小伙伴捉迷藏,引起父亲满脸的不解和怒气。
我自小就酷爱读书写字,父亲给了我一个难以承受的任务,要我在早晨上学之前到菜园里浇菜,于是,每天早晨,太阳还躺在被窝中,我摸黑顶着寒风挑着重重的木桶走到菜园,在池塘边顺手挑起一担重重的水,走到自家的菜园顺手随意地弄几下。
  我一边走还一边背诵古诗散文,默读英语单词,竟然不顾蔬菜的生长,直至一个月后,父亲到菜园检查我的劳动成果,菜园里的卷心菜居然枯萎了,叶子上还布满各种虫子。回家只说了一句,母亲便操起木棍痛打了我。
忘不了,我虽然没有完成父亲的希望,却因为勤奋好学,读书考试成绩突出,居然在条件简陋的陋室中苦读成功,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之后找到理想的工作,在城市里购买了房子,结婚之后并生下儿子。
  所有这些,乡亲兄弟邻居看在眼里,从此不敢再看轻我的父亲,而且是称赞我父亲培养出一个好儿子,为我的家乡争了光。于是,我的父亲笑了,无事竟然叼着烟喝着小酒,乐呵呵地过日子。
从此之后,我每次回家,父亲总是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我的侄子侄女们跑到村口大老远地欢天喜地说大伯回家了。得知我回家的消息的邻居和我的堂兄弟都跑到我家里喝茶聊天,我的奶奶的脸上也绽放出了笑容,所有人都憧憬着幸福的明天,生活因此而变得美丽温暖。
忘不了,我母亲去世的那些日子,母亲因为癌症疼痛着,全身像是火烧一样,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我的母亲似是看到美丽的春天一样,把全家的生活重担托付给了我,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之后,我家乡的长辈还有年轻人都尊重我的选择,兄弟姐妹还有舅父表兄弟,都到灵堂前跪拜,作为长子的我忙碌着,所有人都因为感动我母亲养儿育女的不容易,都哭了。我请来了仪仗队,把母亲带上了天堂。
我的父亲母亲去世之后,我的兄弟妹妹依然和睦温馨,逢年过节,兄弟相聚一起,喝酒聊天,依然开心快乐。弟弟虽然是农民,但也知道大哥生活的不容易,从不提出任何要求,兄弟自食其力,建起了楼房,也没有向我要过钱。
  也正是这样,我深深地感动于兄弟的真心实意,血浓于水,家和万事兴,兄弟团结一心才有幸福的生活。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真情是用钱买不到的,我欣喜地看到兄弟们相亲相爱,在平凡的生活中乐呵呵地过着开心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