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底下所有的父母亲都会做一件事情:鼓励孩子。鼓励孩子这一生命事实,鼓励孩子的未来成长,鼓励孩子如何面对困难和挑战。这是一种人类昂贵的品质,一种生命伟大的性格。



试试看,孩子还没有出生之前,在母亲的怀抱里,我们就开始诅咒孩子,你会觉得这是一个正常的父母亲吗?显然你不会这样做,如果有人这样做,你会指责他们,因为这样做违背了人性。



再试试看,如果女儿刚刚学骑自行车,摔倒了,你一定会鼓励他,一次又一次地鼓励,你会给她做示范,并且告诉她,包括你自己在内的所有的人,学骑自行车的时候,都会摔倒,只有摔倒了,才能够真正学会骑自行车。这一鼓励几乎囊括了促进生命成长的所有法则:示范,找到榜样的力量;鼓励,扶持着她,帮助她逐渐适应整个学习的过程;学习一种新的事物,意味着挑战,而正是新的学习,让自己发现了生命值得骄傲的因素——,你有这种可能性和潜能去做一件事情,并且完成得更好;你需要不断地练习,在建立信心的过程中,发现所有把握外在事物的力量都来自于自己,你会为此而惊讶;然后,你需要把自己交托给时间,从学骑自行车到学开汽车,或者骑马,做其他事情,在我们真正获得自由的驾驭之感的时候,我们得尊重时间;你相信时间具有一种力量,会在某个地方带来你想要的成就。



我喜欢这样一句话:鼓励是灵魂的氧气。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我们的愿望始终是孩子的健康和快乐,比起建功立业名垂青史来说,每一个普通家长都深知自己的孩子,一生中什么才是最重要的生命品质。在今天,我们常常从各种渠道听到和看到一个28岁的博士如何自杀身亡的故事,或者一个中学生,正是豆蔻年华就从高楼一跳而下。太多这样的故事来得匆忙突然,好像一瞬间就会发生在自己孩子的学校甚至班级里,这会让我们惶恐不安,仿佛防疫传染病一样。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变得脆弱而失去勇敢的力量。这让我想起来一个叫做布琳-布朗的女士经典演说和她的作品。



丧失对于生命的鼓励,等于丧失对于自己的热爱。如果一个人面迎不管怎样的挑战,都能够鼓励自己,变得坚强顽忍坚毅,我坚信这样的生命就是最有力量的。就在我谈论鼓励和生命的关系的时候,我依然想起来和女儿去爬野长城这样一件事情,依然会想起来让她抄写整本《边城》的往事。我一直到今天,在她二十多岁已经工作了,都给她鼓励。我得让她确信,在她的生活中,总有人在给她鼓励和支持,在鼓舞她往前,把日子过得健康快乐,尤其是她这个年纪需要的内心的自由。



安徒生有一篇童话《遥远的北极》,是我常常提及的。我喜欢谈论《遥远的北极》,这并非表明我不喜欢《卖火柴的小女孩》。《遥远的北极》更加真诚地体现了安徒生的信仰的力量,帮助那个少年在遥远的寒冷的北极安然入睡的重要因素既来自于祖母的鼓励也来自于那本枕在他头下的伟大经典,那是一种高举的力量,一种永恒的鼓舞,一种无论你是怎样的状态我都会照顾好你的慈爱的形象。



由此而言,我要表达的是:



第一,一个父母亲是不是确保自己终身都在鼓励自己的孩子。这句话有两个意思:我们自己要学习如何终身鼓励自己,一个学会鼓励自己的家长才会有资格鼓励自己的孩子。同时,你是不是一直在鼓励孩子。



第二,你所有的鼓励都应该和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奠基于日常生活的鼓励,才会踏实,真诚。“现代的父母……他们不懂得平淡的生活对于儿童的重要性。”这是罗素说的,正是从深深扎根于日常生活的鼓励(比如剥蒜,给花盆植物浇水,喊外婆吃饭,说爷爷辛苦了等等),才足以让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砥砺前行。



第三,应该把鼓励作为一种生命内在的品质,这种属于生命的品质,无论孩子以后在哪里,做什么,都会激励他变得坚强和积极。如果乐观的生命精神始终会引领生命的健康成长,那么,鼓励将会是春天的旷野,是辽阔的道路,是经历风雨傲然挺立的古老松林。



鼓励是灵魂的氧气。


(图文原创,毛歌微信号:maoge19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