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1962年的初秋时节,黑龙江省安达市委决定,给从全国各地来大庆油田会战的干部和家属们,盖好了一排又一排的红砖瓦房,人称东门外市委宿舍。我们都是从安达市党校集体宿舍大炕上搬迁到了东门外宿舍的首批居民。


红砖瓦房是刚刚交付使用的,环境保护工作还不到位……一排排平房之间的间隔很大,显得很空旷的,周围的环境都是庄稼地,很像是农村的样子,还不到秋收的时候,一片丰收的景象……

一一题引


01

父亲选中了第一排的东边第一户……


父亲后来对我们说,他就是看好了最东边那一片土地,可以开荒种地,而且有一口压力井就在我们家附近,具体来说就是在我家和第二排东户人家之间,我笫一次见到这口井,觉得很有趣,跑过去用双手使劲的往下压,一股清流涌出来了,我高兴的告诉弟弟,我把水压岀来了,弟弟人小个子又矮,也想去压水,怎么也压不岀来,我笑他,小人还没井口高呢,再长长吧。

我家是二间正房,其实所有人家的布局都一样。东侧房间长6米、宽3米,有一个大大的玻璃窗通风,在窗户根下面有一个大炕,这就是父母和弟弟的卧室。




我有一个小单间在西侧,就是一进门就看到的隔断墙设计成的小房间,打开门后就可以看到窗外风景了,我的这间卧室用一面火墙把伙房给隔断了。火墙一侧是我的小房间,火墙另一侧则是妈妈的工作间一一伙房,紧挨着伙房就是卫生间。走廊是一条狭窄的通道,因为不通自来水,所以我们都无法使用它。





妈妈说:穷搬家。我们搬家无数次了,能搬的东西都搬走了,但是有时候还会把当时觉得没有用的东西丢掉,妈妈是觉得想用什么的时候,却没有办法了,妈妈列了一个清单,让爸爸去买。



第二天爸爸就买了好多好多东西,像高脚痰盂、铁揪、斧子、等等,我们家当时有一把军用小铁揪,是爸爸在部队里的挖战壕用的工具。但是爸爸像宝贝一样不允许我们用它干活。



说起这个军用小铁揪,那应该是抗美援朝的产物,父亲拿这把小铁揪像孩子一样爱护它,平时都用一块干净的布把它包起来,我们那年搬家来山东的时候,不知道怎么把它丢失了,父亲别提多伤心难过了……






接下来的日子父母亲一有时间就会去清理地面,把砖头瓦块都舍不得扔掉,放在一边,父亲原来想在自己家的房后,修建一个大院子,里面可以养鸡、喂猪,这些破砖烂瓦到时候就派上用场了,父亲用它们盖了一个鸡舍、一个猪舍,还盖了一个鸭舍、鹅舍,修了一个小小的游泳池,供给鸭和鹅来玩耍的地方。


父亲起早摸黑把周围的地全部都深深的翻了一遍,说是缺肥料。

我们家的高脚痰盂这下就有了用处,父亲说:"我们家肥水不流外人田"。全家人的粪肥全部都要好好的利用起来,来年我们的土地上一定会有好的收获。




来到东门外宿舍最辛苦的就是父亲,父亲在市委机关上班,单位在一道街,我们家住在东门外宿舍,父亲每天最少也要走十里路才能走到单位……


父亲开朗乐观的说,一个急行军就赶到单位了,父亲看到柏油马路上的马车走过去后,会有一堆一堆的马粪,于是就买了捡粪的筐子,每天都能捡到很多马粪,晚上下班回家后就把马粪倒入自己挖好的粪坑里,我们家的粪坑有人粪、马粪、鸡粪、猪粪,父亲说这是我们家的百宝坑,把土地用它来喂养起来,不肥都不行……





我没事做的时候,就同弟弟一起去找东门,因为我们住的地方叫东门外吗。找呀找,问呀问,我们一无所获的时候,就去找父亲问他知道不知道东门外的原址在哪里。父亲说:安达一建市开岀来的第一条柏油路,一直通到东北石油学院,在十道街口就是东门外了……




那年的冬天雪下的真大呀,父母亲辛辛苦苦开垦岀来的土地都被厚厚的的积雪覆盖起来,父亲没有事的时候,就带着我们在刚刚开垦的土地上,堆起一个一个大大的雪人,那是我笫一次有机会同父母一起堆雪人,快乐的心情真是无法形容了……弟弟则跟老天爷打雪仗,把一个一个雪球抛向天空大声的喊着,"我看你们还下多少雪,我全部都收下了"。





东门外的冬天最爱下雪了,铺天盖地的鹅毛般的大雪一层层的堆积起来,厚厚的积雪在来年的春天才会慢慢消融,我们家新开垦的土地上的雪人,可以陪伴我们一整个冬天。


童年的冬天没有寒冷,温馨和快乐装满了我记忆中的角角落落……







春天来了,积雪开始融化。中午时分那厚厚的积雪一下子就变薄了,爸爸把没有融化的积雪用铁锹挖进地里,一个冬天的土地修养生机,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





东门外的春天来的太晚了,妈妈买了三十多只小鸡。把弟弟高兴坏了,每天都跟小鸡说话,好像他能听懂小鸡在说什么是的……


怕它们冷,妈妈把小鸡全部都放在我的小房间里,靠火墙的地方,早上我醒来听到大纸箱里发岀吱吱的响声,不知道小鸡是饿了还是冷着了……窗外远处的穿天杨上有小鸟在树上歌唱,仿佛在告诉我春天来了……



我们家的小菜地在第二年的春天开始出现了,绿油油的小菜苗,妈妈每天都要给地里压水浇灌,我有时放学回家后,也会帮助妈妈压水,我们家前排的叔叔拿来了一根长长的胶皮管子,套在压水井口上,水就顺着管子流出来啦……



叔叔家在他家房后修建了一个游泳池,他就用这根水管接水把自己家的游泳池接上水,他家的小男孩还很小,叔叔到了夏天的时候,就会把自己的儿子抱到游泳池里,水不深,叔叔站着,让庆儿在水里玩,叔叔家还有一个女孩子叫小群,小群就会在游泳池里游泳,我和弟弟都是他们的观众。






1962年春节妈妈和我、弟弟合影,(在黑龙江省安达市照相馆)

02

我面临的是转学,东门外大街上有一所新建的学校,叫六一小学。我原来的小学叫幸福小学,地理位置在三道街上,而现在我们家搬到东门外宿舍,离我的学校太远了,妈妈让我转学到六一小学。


这所学校离我们东门外宿舍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因为如果我走近道,从庄稼地里走过去,大约有十几分钟的路程,如果下雨下雪路滑不好走,就要去走大路,那样的话就要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在东门外宿舍住的家属们都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六一小学上学,所以每天上学、放学都是左邻右舍的小朋友们。



东门外的夏天是最美的风景,周围的庄稼地里玉米青青,我当时的个子不高,每天上学的时候都可以与玉米比身高……秋天还没到的时候,特别是雨后,玉米好像是一下子就长高了不少,我怎么掂着脚也够不着玉米顶,玉米棒子也开始丰满起来了,露出了自己的微笑,快到掰棒子的时候了……


我家也种了很多很多的玉米,妈妈说:我们家养的小鸡呀、小猪呀都要吃饭,所以一定要多种玉米,我记住了。等到玉米成熟了,妈妈更忙了,到地里掰玉米,回家煮玉米,我还负责给前排叔叔家送玉米,因为叔叔家没有种菜地,却把大胶皮管子长期的借给我们家用。


晚上全家人一起剥玉米,妈妈把晒干的玉米全部拿回家,又拿出来一个大洗衣盆,我不知道妈妈从哪里借来了一个剥玉米的专用工具,不费劲儿就把玉米身上开岀几个大沟,然后左手拿一个玉米,右手拿一个玉米,互相搓来搓去,我一看大洗衣盆底部已经有很多搓岀来的玉米粒了,妈妈真是剥玉米的能手。


弟弟最喜欢剥玉米玩,总是陪着父母亲一起剥完玉米才上炕睡觉,妈妈有时候会说:弟弟最依恋父母亲,家里的玉米粒子有多少,看看我们家的大麻袋就知道了……



东门外的冬天真的是滴水成冰啊!妈妈每天压水的井台被厚厚的冰封起来了,晚上外岀就可以看到亮晶晶的水井台,而且面积越来越大……谁上井台都要小心再小心,就怕万一滑倒了,不是好玩的。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想,如果每天有空就过来把冰层处理一下,一天处理一点,天天坚持下去冰层厚度也许就没有了吧,怎么样,我想釆取行动了……。


放学后,回家把自己家的工具都拿出来,一点一点的用斧子把冰层打开,弟弟看到了也来帮助,他把一块一块的小冰块抛向远方……我每天都在清理冰层,几天下来后冰层没有了,妈妈压水的时候一定会感觉到自己女儿的努力。



在东门外宿舍住的那些年,正是我们国家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丰富了自己家餐桌,种菜园子、养鸡、养猪,真的觉得很开心呢。



最难忘的是有一年秋末的一天,妈妈做了一锅倭瓜炖土豆和豆角,然后还有煮的玉米,我回家后发现了就吃了一块大倭瓜,真面真香,我连声说好吃😋……妈妈说让我去告诉前排叔叔阿姨不要做饭了,到我家吃饭。我一路小跑过去通知他们,原来叔叔阿姨马上要回哈尔滨啦……


叔叔原来也是从哈尔滨市来到安达市的,现在安达市变县了,叔叔又要回原来的单位工作了,我问妈妈我们家是不是也会回哈尔滨呢,妈妈说:你的问题要问你爸爸,我回答不了。



东北的大倭瓜又面又甜又好吃,母亲在地头种了好多好多倭瓜。

饭后叔叔说:我们全家人在哈市等你们,我们还做好邻居。


叔叔一家人走了,我好些天都不习惯,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想我们家不会去哈市了,再也见不到叔叔一家人了,每天早上叔叔都会骑上自行车去打牛奶,我每天晚上都会去叔叔家送洗干净的奶瓶子……总有一种感觉叫思念,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才有的感觉……


我从小就喜欢吃西红柿,母亲种了很多很多的西红柿,吃不完就装瓶子里,等到春节期间吃。

图片来自网络

文字:飞空九点

原创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