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闻马政委离世,犹如晴天霹雳。今年5月20日我俩还通过一次电话,他在电话中对我说:“小隗啊,我们要把咱俩的友谊保持到死。” 殷殷话语还在耳边,我却已无人再去倾述衷肠。凝望着照片中他神采飞扬的容颜,我忍不住泪满衣襟,和马政委交往的种种往事一点一点浮上心头。原来,时间的流逝,不是让人忘却,而是叫人铭记。 

我与马政委的交往缘于一场疾病。六三年,我和马政委因病同时住进了空军464医院的同一个病房,朝夕相处中,我俩经常谈心。当时的我,只是一个入伍2年的小兵,思想觉悟不高,还在为没有当上“五好战士”而闹着情绪。马政委耐心地开导我教育我,让我端正了思想,走上了奋进的道路。在他的指引之下,我像是换了一个人,在机务工作上,我是全大队标兵;在“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活动中,我是全团模范典型,不久,我就入了党,又提了干……

当时马政委得的病是“肠梗阻”,经常痛得大汗淋漓,捧着肚子满床打滚。在谈心中,我知道了他得病的原因。那一年,部队开展“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活动,马政委主动要求带队去了最艰苦的地方—河北省静海县唐官屯。那地方几乎全是盐碱地,粮食产量极低。部队和当地老百姓一样,吃的是麦麸和米糠。那些糠窝窝吃在嘴里能把口腔里面戳得全是血道子,有的飞行员三天都咽不下一个。马政委没有去开小灶,他坚持和战士们吃住在一起,起了积极的模范带头作用。严酷的生活环境加上繁重的飞行训练任务还有劳心费神的思想教育工作,使他患上了急性“肠梗阻”,病情严重,被紧急送进了医院。这病缠了他一辈子啊!因为这病,他动过三次大手术,肚子上的刀疤加在一起有一米多长 ,身体健康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而且,最终,就是因为这个病,他离开了这个世界……

退伍以后,我和马政委一直保持着联系。我去过他父母家探望过他的老父老母;我去过南京参观过他的办公室;我还曾经带着夫人、孩子还有小孙子去过他上海的家。那天,马政委和万大嫂去车站接我们,一见面,我的小孙子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让马政委和万大嫂喜欢得不得了……

他也曾专程到淮南来看望过我。他平易近人地视察了我女儿的公司;兴致勃勃地游览了“草木皆兵 风声鹤唳”的八公山;津津有味地品尝了我们家乡的特产“豆腐宴”;还热情洋溢地接见了我们淮南市的众多战友……

往事尤在眼前,斯人却已驾鹤西行

呜呼!夜凉如水,长歌当哭!我失去了一位好首长,好兄长,好朋友!

祭吾兄,苍柏含翠满山岗,

思吾兄,清风拂面雨亦茫。

马政委,愿您在天堂里一切安好,我会永远怀念您!您永远活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