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2014年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27日下午经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确定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的决定,确定每年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在此,强烈建议将每年的9月3日定为国家法定节假日,全国各机关单位、各人民团体休假一天,让全民族抗战胜利纪念日深入每个国人的心中,以此更好的铭记历史、展望未来。希望年轻新人将“9月3日”定为结婚日、结婚纪念日。在铭记卫国战争史学方面,俄罗斯是做得较好的。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向抗战烈士敬献花篮仪式9月3日上午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 。

上午,习近平、栗战书、李克强、汪洋、韩正、赵乐际、王沪宁、王岐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同首都各界代表一起,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向抗战烈士敬献花篮。

9月3日下午,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座谈会,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2020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之际,中国驻缅甸大使陈海率使馆人员、在缅中资机构代表,专程前往勃固省东吁市中国远征军纪念碑,与中国远征军后裔侨胞共同举行向远征军烈士敬献花篮活动。

雨后的东吁,山川肃穆。中国远征军纪念碑修葺一新,巍然耸立。驻缅甸使馆及各界代表向纪念碑敬献花篮,全体人员默哀并三鞠躬。

陈海大使致辞说:同志们、同胞们,今天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们深切怀念为国捐躯的中国远征军将士。站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回首70多年前的硝烟战火,相信大家都感慨万千。今天,伟大的祖国已经繁荣富强,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和平与繁荣是先烈们用热血换来的,也是他们为之奋斗的目标。恭申祭告,缅怀先烈。巍哉中华,屹立东方。文明灿烂,万里泱泱。近代积弱,列强豪夺。日寇侵华,神州板荡。山河破碎,满目痍疮。志士仁人,齐心救亡。壬午之年,滇缅告急。十万男儿,远征入缅。首战同古,收复棠吉。转战丛莽,血洒疆场。秣马厉兵,再出滇西。孟拱捉鳖,三迤荡寇。芒友会师,腊戌肃敌。寸土必争,履险如夷。松山苍苍,伊江茫茫。三载远征,慨当以慷。浴血杀敌,功成名扬。廿万子弟,忠骨异乡。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忆往昔,中缅唇齿,友好千年。同心御侮,节义所当。英烈不朽,莫忘国殇。看今朝,百年变局,世事沧桑。和平发展,人间正道。中缅宏业,携手开创。在吾辈,以史为鉴,珍爱和平。以邻为伴,命运与共。继往开来,合力图强。山河永固,共谱荣光!


敬献花篮活动后,大家瞻仰远征军纪念碑和浮雕,参观了远征军东吁阻击战等在缅作战陈列展,并同远征军后裔侨胞进行了交流。当天,受中国驻缅甸使馆委托,在缅中资机构代表和当地侨胞还分别在远征军战斗过的仁安羌、密支那中国远征军纪念设施举行了敬献花篮活动。

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多次遭受列强侵略,虽不乏可歌可泣的抗争,但始终没有摆脱屡战屡败的命运。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一雪前耻,是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反对列强侵略的第一次完全意义上的胜利。在近代中国人民反侵略斗争史上,抗日战争历时最长、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它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开始,到1945年9月2日日本签字投降结束,历时14年,经过局部抗战和全国抗战两个时期,中国人民最终赢得了这场波澜壮阔的民族解放战争的彻底胜利。这场战争的伟大胜利,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荣耀,也是世界正义力量的荣光。中国战场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中国人民经过14年艰苦卓绝的斗争,以伤亡数千万同胞为代价,捍卫了中华民族5000多年发展的文明成果,同时极大地援助了反法西斯阵营,为世界争取了和平。值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我们缅怀革命先烈,铭记历史,致敬抗战老兵。



● 中国的抗日战争,是“战争史上的奇观,中华民族的壮举,惊天动地的伟业”。


——毛泽东


● 伟大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开辟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为挽救民族危亡、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争取世界和平的伟大事业,作出了彪炳史册的贡献。


——习近平





1985年9月3日,时任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代表中共中央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肯定了国民党军队在正面战场上的地位和作用。

2005年9月,时任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家主席、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胡锦涛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发表了重要讲话,全面、客观的评价了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在抗战中的地位和作用

2015年9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2015年9月,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国共健在抗战老兵代表受邀参加阅兵方阵。

七七事变全面爆发后,形成了以中国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和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两个战场战略格局,形成了对日军两面夹击的战略态势。抗日战争是中日两国两军之间的生死对决。全国抗战爆发后,中国国民党军队以正规战从正面阻击日军的战略进攻,正面战场担负着抗击日军战略进攻的主要任务,起着主战场的作用。正面战场与敌后战场一起形成了对侵华日军两面夹击的有利格局,从根本上改变了敌我双方的战略态势,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军事战略布局上的成功体现。1937年9月~1937年11月太原会战,“太原会战”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副司令长官卫立煌、副司长官兼八路军总司令朱德、,中国国民党领导的中央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成为国共两党团结合作、在军事上相互配合的一次成功范例。

1937年8月13日,中国军队在上海对日本海军陆战队发起主动进攻,八.一三淞沪会战爆发。拉开了中国国民党正面战场组织系列大会战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序慕!

松沪会战(1937年8月13日~1937年11月12日),作战地点;上海,参战中方指挥官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前敌总指挥陈诚将军、国民革命军第九集团军总司令张治中将军、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冯玉详将军。日方参战指挥官有;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第十军司令官柳川平助。中日军队进行的战役有;八字桥争夺战、杭州览桥空战、宝山保卫战、江阴保卫战、四行仓库保卫战等战役。中方先后投入80余万兵力,日本先后投入近30万兵力。中方伤亡33万余人,日方伤亡6万余人。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

陈诚将军

张治中将军

冯玉祥将军

太原会战(1937年9月~1937年11月),作战地点;山西北部、东部和中部地区,参战中方指挥官;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日方指挥官;华北派遣军司令寺内寿一,中日双方进行的战役有;原平保卫战、平型关大捷、口战役、娘子关战役、太原保卫战。中方伤亡10万余人,日方伤亡4万余人。

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将军

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卫立煌将军

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八路军总司令朱德

徐州会战(1938年1月~1938年6月),作战地点;以徐州为中心的津浦、陇海沿线、包括苏北、鲁南、皖北及豫东北地区。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日方参战指挥官有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典型的战役有;腾县血战、临沂保卫战、 台儿庄战役、徐州突围战。中方伤亡10万余人,日方伤亡5万余人。

李宗仁将军

武汉会战(1938年6月~1938年10月),作战地点;以武汉为中心的皖中、皖西、赣北、赣西北、鄂东、豫南等地区。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9战区司令长官陈诚,日方参战指挥官有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典型战役有;田家镇保卫战,万家岭大捷。中方伤亡40万余人,日方伤亡20万余人。

陈诚将军

南昌会战(1939年3月~1939年5月9日),作战地点;南昌。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9战区司令长官陈诚(薛岳代),日方参战指挥官有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典型战役有;南昌争夺战。中方伤亡10万余人,日方伤亡1.2万余人。

薛岳将军

随枣会战(1939年5月1日~1939年5月24日),作战地点;随县、枣阳。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日方参战指挥官有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中方伤亡2万余人,日方伤亡4万余人。

李宗仁将军

第一次长沙会战(1939年9月~1939年10月),作战地点;长沙,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9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日方参战战指挥官有第11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典型战役有;赣北作战、湘北作战、鄂南作战。中方伤亡3万余人,日方伤亡2万余人。

薛岳将军

桂南会战(1939年11月~1940年2月),作战地点;广西南宁为中心的南部地区。中方参战指挥官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日方参战指挥官有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典型战役;昆仑关大捷。中方伤亡2.7余万人,日方伤亡1.2万余人。

白崇禧将军

张发奎将军

枣宜会战(1940年5月~1940年6月),作战地点;枣阳、宜昌。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日方参战指挥官有第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典型战役有;南瓜店阻击战,中方伤亡10万余人,日方伤亡2.3万余人。

李宗仁将军

豫南会战(1941年1月~1942年2月),作战地点;河南信阳以北地区。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日方参战指挥官有园部和一郎。中方伤亡人数不详,日方伤亡人数9000余人。

李宗仁将军

上高会战(1941年3月15日~1941年4月2日),作战地点;南昌、上高地区。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9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19集团军总司司令罗卓英,第11军司令官园部和一郎。中方伤亡人数2万余人,日方伤亡人数2万余人。

罗卓英将军

晋南会战又称中条山会战(1941年5月~1941年6月),作战地点;中条山,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日方参战指挥官有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中方伤亡1.3万余人,日方伤亡9900余人。

卫立煌将军

第二次长沙会战(1941年9月~1941年10月),作战地点;长沙,中方参试指挥官有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日方参战指挥官有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机。典型战役有;大云山战斗、新墙河战斗、汨罗江战斗、洞庭湖战斗。中方伤亡7万余人,日方伤亡2万余人。

薛岳将军

第三次长沙会战(1941年12月~1942年),作战地点;长沙,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日方参战指挥官有阿南惟机。典型战役有;新墙河战斗、汨罗江以南战斗、长沙地区战斗、长沙外围追击战斗。中方伤亡2.8万,日方伤亡5万余人。

薛岳将军

浙赣会战(1942年5月~1942年8月),作战地点;浙赣线上的空军基地和机场沿线。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3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日方参战指挥官有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第11军司令官阿南惟机(7月后为田攻)。典型战役有;地雷炸毙日军第三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中方伤亡4万余人,日方伤亡3万余人。

顾祝同将军

鄂西会战(1943年5月~1943年6月),作战地点;湖北省西部、湖南省北部地区。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6战区司令长官陈诚(5月19日前由孙连仲代),日军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典型战役有;石牌保卫战。中方伤亡近5万人,日方伤亡4万余人。

陈诚将军

孙连仲将军

常德会战(1943年11月~1943年12月),作战地点;常德。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6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孙连仲代)。日方参战指挥官有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典型战役有;徐家湖阻击战、河伏坚守战、德山拉锯战、常德保卫战。中方伤亡6万余人,日方伤亡5万余人。

孙连仲将军

豫中会战(1944年4月~1944年6月),作战地点;河南。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1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第8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第5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日方参战指挥官有;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典型战役有;许昌保卫战、洛阳攻守战。中方伤亡1.9万余人,日方伤亡4000余人。

蒋鼎文将军

胡宗南将军

李宗仁将军

长衡会战(1944年5月~1944年8月),作战地点;湖南。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9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日方参战指挥官有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典型战役有;第四次长沙会战、衡阳保卫战。中方伤亡近9万人,日方伤亡6万余人。

薛岳将军

柳桂会战(1944年9月~1944年12月),作战地点;广西。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4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日军参战指挥官有;第6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典型战役有;桂平战役、桂林保卫战。中方伤亡3万余人,日方伤亡3万余人。

张发奎将军

豫西、鄂北会战(1945年3月~1945年5月),作战地点;河南省西部、湖北省北部。中方参战指挥官有;第1战区司令长官陈诚(由副司令长官胡宗南代理),日方参战指挥官有;中国派遣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中方伤亡1.5万余人、日方伤亡1.5万余人。

胡宗南将军

湘西会战(1945年4月~1945年6月),作战地点;湖南省中西部。中方参战指挥官有;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日方参战指挥官有;第20军司令官板西以良、第6方面军司令官冈部直三郎。典型战役有;青岩战役、雪峰山大捷。中方伤亡1.9万人、日方伤亡近3万人。

国民革命军陆军总司令何应钦

中国远征军第一次入缅作战(1942年3月~1942年8月),作战地点;缅甸。中方及盟军参战指挥官有;盟军中国战区总司令蒋介石、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罗卓英(后杜聿明接任代理司令长官)、中缅印战区美陆军司令兼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日方参战指挥官有;第15军司令官饭田祥二郎。典型战役有;东吁防御战、同古会战、仁安羌解围战。中方伤亡5.6万余人,日方伤亡4.5万人。

盟军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介石

罗卓英将军

杜隶明将军

史迪威将军

中国远征军第二次远征(1943年初~1945年3月),作战地点;云南滇西、缅甸北部地区。中方及盟军参战指挥官有;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陈诚(卫立煌1943年冬继任)、远征军驻印军总指挥史迪威(后为索尔登),日方参战指挥官有;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典型战役有;云南滇西战场(强渡怒江战斗、腾冲战役、松山战役、龙陵战役、畹町作战),缅甸战场(胡康河谷战斗、孟拱河谷战斗、密支那战斗、八莫附近战斗、腊戍附近战斗)。中方伤亡10万余人、日方伤亡4.8万余人。

中国远征军司令官卫立煌将军

史迪威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