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汉晋斋

秋意渐浓,这在山上黄绿之间的槐叶表现较为明显。


这天早晨,我已来到家乡的黄土岗,远望碧绿的山,只见那片槐树林,随着山的凹凸,一层层无限伸延。


一直以来,那是黄土岗上特有的一种树,深深地扎根在巨大的岩石间,碎石薄土里,是对黄土岗的一种执着地偏爱,是槐树的一个乐园,也是我的一个乐园。


因为家在不远处的高坡上,从窗子里面就能看到,那随风摇曳的绿浪,那槐花盛开时的洁白和馨香,深入脑海,即便后来走出千里万里,也时时在梦中出现……


那里有着槐树古往今来共一时的情趣,抑或是静静的槐树林,秘密的槐树林。


老黄牛在槐树林的蜿蜒的小路上慢慢行走,在转弯的高处,回首哞哞一声;羊群散放在陡峭的斜坡的灌木丛和山石间,偶尔传来咩咩的一叫;那只黄色的小狗支棱着耳朵,圆溜溜的眼睛,不时发出汪汪汪的提醒,始终眺望着,俨然是一只称职的牧羊犬。


在浅秋的黄土岗上,绿绿的青草间,零星地点缀着黄叶,就是裸露的土石,也增添了颜色,日光、草色、石层、汇映出种种影色,又有光暖的蓝空下的牛羊、小狗的融入,宛若一幅田园牧歌的生活图卷,使人顿觉心安舒畅。


几乎像做了一个梦似的,一阵凉风吹过,我回过神来。


此刻,我来到一颗大槐树下,来回踱着,槐树粗粗壮壮,树冠庞大,枝叶繁茂,纵裂的树纹深深浅浅,皱皱巴巴,表现出雄壮威武,霸气强悍的一面!


是的,居瘠薄之地,仍茁壮成长,巍然不动,立百年不倒,颇多感慨,多少风雨,多少困苦,多少荣辱!


当然,那深扎在远处的根上,又发出了一丛丛大大小小的枝叶。一枝枝主枝,或向上,或一边伸展,沿着枝条,生出对称的小枝,在这些小枝上,又发出羽状的有致有序的椭圆形的叶子,一点点成长,或嫩黄,或翠绿,或深绿。


在清晨,槐树的叶子沿叶轴脊形下翻,此时,一半绿叶,一半黄叶,交相辉映,各有所思,或许是远远的路,或许是未了的情,孕育着秋的深层的故事。


旭日初升,光线透过来,照亮了叶缘,叶子像镶了边,随着光亮,渐渐平展。


到了八九点,更是充满了活力,秀雅清丽,而到了中午,光线强烈,叶子又悄然上翻,叶子之间又形成V字形,像一群鸽子飞上蓝天,像海燕那样凌空翱翔,又像绿色的精灵开着演唱会。


这让人不禁喜欢起来!忽然发现,一叶,宛如一叶扁舟,载着希望行在大海上,叶脉刻着四季的痕迹,叶子为蝶翩然而落,悄无声息的,黄土深处,残留着梦……


两片向上的绿叶,就像一对可爱的背影,有着诗一样的意境;两片向下的黄叶,像雅致的仿古宣纸,书就一段过往的云烟,一片片的叶子,纷纷向上,积极执着,如一张张笑脸,更有说不尽的人间词话……


其实,那残缺不全的黄黄的叶子,像极了一纸楼兰残纸,那上边用隶楷和行草之书,记录着种种文稿,不仅充实了史料,而且窥见书法久远的真实用笔。


那么,就其自然的韵姿,包含岁月的沧桑,四季的运转,事物发展规律的变化,包含生活的态度,似乎又是人生的某种写照,使人思索,使人奋斗,使人不断努力进步!


我又一次注视那对发黄的槐树的叶子,那几乎是对称的残缺的半圆形,是一个时期的深刻记忆?是时光盗不走的爱意?还是一对环视世间的眼睛?可能留不住,但那也是舍不下的缘……


谢谢您的浏览,请雅正!


推荐阅读


岭上开满百里香

高山上的蓝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