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快,进班,亮哥来啦!”

“嘘,别说话了,睡觉,亮哥还在寝室外头!”

“这次成绩考差了,亮哥会不会找我谈话啊?”

……

“亮哥”是谁?

新时代国际学校五(3)班的孩子会异口同声地告诉你:“我们老班儿呗”!

没错,“亮哥”就是他们的班主任、老师、亲人——吴孝亮。

傍晚,新时代国际学校丁德昇校长(中间)、杨明校长(右三)和吴孝亮老师在校园谋划学校发展。崔友俊摄

  商城,地处大别山腹地,是著名的革命老区,工业不发达,绝大部分年轻人常年外出务工。农村留守儿童现象比较普遍,这些孩子的学习、生活甚至心理上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学校和老师。

吴孝亮就是给众多留守儿童带去关爱、点亮温暖的教师之一。

  2009年,24岁的吴孝亮大学毕业,和女朋友李敏一同回乡报考特岗教师。家住汪岗镇郑河村的他被分到城南与湖北麻城搭界的长竹园一中,女友李敏则分去城北与淮滨紧邻的上石桥二中。热恋的两人并肩走在教书育人的路上。

刚去长竹园一中,吴孝亮就碰到了“钉子”张宜国。是这个张宜国,叫响了吴老师“亮哥”的名号。也是在这里,吴孝亮坚定了自己为留守儿童点亮温暖的决心。

上好开学第一课。 崔友俊摄

  张宜国的妈妈是村医,每天在外给人看病。爸爸跑运输,俩人都经常不落家。长时间疏于管教,张宜国成绩抛荒了,脾气性格也很古怪,在家跟父母对着干,在校也无心学习。

父母觉得这孩子“丢了”(无药可救),可吴孝亮不相信!

吴孝亮采取“逼”他学的办法引导张宜国把心思放回到学习上。每个周末,他都去张宜国家家访、检查作业。

今天家访,作业没写,明天继续来;题不会做,讲一遍,一遍不行两遍……

吴孝亮到学生付星辰家向家长全面了解孩子在家的生活和学习情况并现场给孩子辅导。 崔友俊摄

  每一次,张宜国跟父母置气后都翘课跑到学校后山“玩失踪”,吴孝亮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他,像哥们儿一样劝慰、引导他。

刚开始,张宜国不买吴老师的账,更不领吴老师的情,觉得特别烦。时间长了,他觉得这个新来的男老师跟别的老师不一样,比他妈还细心。慢慢地,他不闹了,乖乖听老师话了,还亲热地喊吴老师为“亮哥”。

  吴孝亮的真心付出,让张宜国判若两人,成绩有了很大起色,积极上进,性格也温和起来,老师、父母都很欣慰。三年后,张宜国顺利考上高中、再后来又考上大学,走出了深山。

如今就职郑州新浦建设集团的他一直感念“亮哥”当年的关爱。

  三年服务期满,吴孝亮结婚了,由长竹园一中调往上石桥二中,继续带着对留守孩子的爱出发。

2018年5月的一个晚上,学生叶宗杰11点多突然腹痛难忍,满地打滚。这孩子也是留守儿童,父母在外地打工,家中爷奶年龄大。

已上漯河食品职业技术学院二年级的叶宗杰,见到当年照顾他的“爸爸”吴孝亮老师格外亲切,高兴地“父子”拥抱起来。崔友俊摄

  吴孝亮第一时间赶到宿舍,拨打120,和紧急赶来的孩子爷爷一起连夜跟车去县医院。

一路上,孩子爷爷晕车,难受的自顾不暇;孩子由于疼痛再加上害怕,情绪很不稳定,一直哭喊。

吴孝亮紧紧握着孩子的手说:“叶宗杰,老师在呢,别怕,坚持住!”

到了县医院,吴孝亮赶紧把虚弱的孩子爷爷安顿在一旁,便寸步不离守在急诊室外。医生告知孩子是急性胆结石,需要手术。

学生岳家乐父母经营门店,无暇顾及孩子,吴孝亮经常家访辅导。 游家明摄

  此时的他像父亲一般,成了叶宗杰眼中唯一的依靠。

出了手术室,孩子麻药没完,尚在危险期。吴孝亮谨遵医嘱,守在病床边不敢合眼。

“他爹妈不在家,俺们又不中用,多亏你啊……”爷爷颤巍巍地握着吴老师的手,哽咽着……

  2019年9月,吴孝亮经过选聘调入新时代国际学校。这是一个全封闭管理的寄宿制学校,招收1-9年级学生,其中大多数也是留守儿童。

调入新时代国际学校后,吴孝亮勤奋敬业为学校谋位争先。游家明摄

  作为班主任和老师的吴孝亮继续承担起照顾的责任。

男生宿舍里,整理内务叠被子,吴孝亮手把手地教。

意外之处显真情。崔友俊摄

  三餐吃饭,年龄小、个子矮的孩子,吴孝亮随时为他们盛饭添菜。

头疼发烧,学生哭着鼻子喊老班儿,吴孝亮买来药、递上水、守护着他们。

晚上男生们偷懒,洗完头不吹干就想睡觉,吴孝亮亲自拿来吹风机帮他们吹干。

夜晚查寝时给班里的孩子吹头发。崔友俊摄

  “任何一个角落,有学生的地方就有老师在。”新时代国际学校的办学理念,在吴孝亮的一言一行中得到很好的诠释。

学生杨一鸣,母亲在外地,顾不上他;刚转入新时代时,成绩排名较为靠后,英语40多分。经过多次观察和谈话,吴孝亮发现这孩子其实挺聪明,而且肯吃苦,只是基础较薄弱。

吴孝亮和杨一鸣父母交流。崔友俊摄

  在学习上,吴孝亮经常喊杨一鸣去办公室给他辅导数学、进行鼓励,还让英语老师针对性地给他“加餐”;生活上,帮忙解决各种困难,带他学习踢球。

身心轻松的杨一鸣全心全意投入了学习。

期中考试,他考了全班第一,英语100分。到了期末,他不仅保住了班级第一名,还考了级段第一,获得学校3000元奖学金。

“良好的校风,温馨的校园,孩子们温暖的家。老师像父亲又像母亲,感恩……”杨一鸣妈妈发在班级群里的这句话,是对吴孝亮最高的褒奖。

杨一鸣妈妈的感谢信。崔友俊摄

  “三尺讲台,赋予我太多的提示和意义……不管今后命运和机遇给我多少偏爱与赏赐,我会永远珍视当初的选择,教好书,育好人。”

吴孝亮在教学日记里写下了他对教育的热爱和忠诚,对自我的鞭策和坚持。

相亲相爱的五三班。崔友俊摄

  “农村留守儿童众多,我们教师不仅是教课的老师,也是学生生活中的亲人和人格成长的引路人。”

吴孝亮怀揣温暖的仁爱之心,甘做学生成长的领路人、生活的亲人。他给予留守孩子的温暖,定会在他们心中开出美丽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