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onD6+180-400mm , 1/1600s, F5.6, EV+1.67, ISO4500
2020年8月1号肯尼亚恢复国际航班的第一天,我又回到了内罗毕。在加拿大家里关了4个月,在新冠肆虐的时候逆行非洲对于我来说不是冒险而是解放。杰夫这个名字是和非洲紧密联系在一起的;走那天我在微信里说过,没有非洲的杰夫还是杰夫吗?从8年前踏上这块神奇的大陆,我就知道非洲是我作为一个摄影师一生的宿命。
“疫情里的摄影师杰夫”摄影 派瑞特·沙赫(肯尼亚)特此鸣谢!

进入非洲第二天就驱车直奔每年一度的东非动物大迁徙的舞台中心——马赛马拉,然后就是连续22天的高强度拍摄;拍摄任务也从1个增加到5个。每天通过微信直播我在马赛马拉拍摄的点点滴滴,但是我知道我任然需要这样的一个节点,来沉淀来品味我的经历和感悟。这两天回到内罗毕来赶工交拍摄任务,从相片视频,到整理采访资料写文章。我大致把着20几天的拍摄又过了一遍。本来没仔细想过这个笔记系列从哪里开始,但是今天整理拍摄的一组视频让我觉得从这个话题写起可能比较合适。
在非洲拍摄野生动物这些年,让我把生死看得很淡;倒不是我经常接触到极度危险的情况(2013年差点被剧毒的黑曼巴咬的那次可能是距离死神最近的一次;但是平时在非洲我的拍摄环境是极为安全的),而是在非洲大草原看到的那些生存的故事让我觉得生活的无常和生命的脆弱。从2013年开始我长期追踪拍摄马赛马拉的5个猎豹家族和4个狮群,动物的寿命比人类短的多,这些年我跟的狮子豹子死去不少,有病死老死的,也有意外死亡。从马赛马拉著名的英雄母亲猎豹娜露莎,马赛马拉第一猎豹杀手玛莱卡,到金毛狮王穆伊肯、罗密欧两兄弟,以及托比狮群的黑毛和口红两兄弟。尤其是狮群里的狮王们,年轻的外来雄狮不断挑战它们,它们平时过着母狮们奉养的悠哉游哉的生活,但是事关王朝生死存亡的关头,它们无一例外地会奋力死战;狮王战几乎都发生在黎明前的黑暗中,也使得这样的拍摄机会极为罕见。那些雄霸一方的著名狮王都是身经百战的战神。马赛马拉现在还存活的这样著名的老狮子王有两个,一个是在8部BBC和迪士尼纪录片里露过面的“疤脸”,另一个就是劳波皮特(马赛语意为“长毛”),他和弟弟奥巴那提统治着马赛马拉最大的一个狮群之一“安奎亚耐”达7年之久。这个狮群盘踞在马赛马拉西北的两河口,东到OMC自管区,西到托比平原的一个巨大的三角区域。现在这个区域的其他几个狮群,如莫尼克狮群,欧迪奇迪奇狮群都是从这个狮群分化出去的。
劳波皮特的传奇始于2014年2月,他在弟弟负伤的情况下单挑来犯的犀牛岭狮群的四只年轻的雄狮,杀死一只,吓走其他三只,一战成名。由于它们是我们跟踪拍摄的主要狮群之一,劳波皮特也经常出现在我的作品中:
(劳波皮特和母狮那波交配,摄于2016年2月,他的长长黑鬃就是他名字的由来)

他们现在已经16了,相当于人类的100多岁。今年初,当年完败四只狮子的劳波皮特被一只外来的狮子咬伤了左后腿,还是弟弟过来赶走了敌人。从那以后,他主要是被狮群里的母狮和弟弟供养,照顾着,但是健康状态每况愈下,伤势也越来越恶化,以至于它已经无法正常行走。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疤脸”身上,但就在上个星期,谢德里克基金会的兽医为“疤脸”做了手术;而劳波皮特则因为伤势过重,肌肉已经萎缩而无法手术,他的命运已经被宣判了——他的身体状况让他活不过今年年底。
8月25日我们拍摄安奎亚耐的母狮捕猎的那天,看到在林子里弟弟奥巴那提陪着哥哥趴着在吃一只自然死亡的野牛的腐尸。好像他已经无法站起来,第二天日出时我们在卡博索树林寻找豹子时,听到马拉托托高地上传来的狮子吼,我们马上驱车向东,在日出的金光中,我们看到两只雄狮正在做早晨例行的巡视:
走在前面额奥巴那提一如既往地从容威严,为了等待哥哥不时停下来向后观望。
NikonD6+180-400mm , 1/800s, F5.6, EV+0.33, ISO2500
在他身后的2百多米处,劳波皮特拖着残腿,一瘸一拐艰难地试图跟上弟弟。我让司机杰克逊把车开到逆光位置,在非洲日出的金光中拍下了他艰难前行的身态。他的呼吸非常沉重,在冷冷的清晨的逆光之中,他每走一步,口鼻都呼出一阵浓重的白雾;看得出来,他迈出的每一步都在付出全身心的努力。他就是那样挣扎着,但是仍然坚定地一步一步地在巡视的路线上前行:
NikonD6+180-400mm , 1/1600s, F5.6, EV+1.67, ISO4500
这里是同步拍摄的视频,在视频片头中早晨巡视领地的两只狮子,就是他们两兄弟在2018年底在做清晨的例行巡视。那时他们依然看上去很健康凶猛:
看着这只传奇的狮子王在走向生命终点时,仍然在拼着全力尽着他作为王的职责。我不禁产生了一种敬佩和恻隐交织的复杂感情。在狮子的世界里没有放弃和懈怠,年老的狮王一旦被驱除出狮群活不过几天。但是当他们杀死更老的狮王抢夺了这个狮群时,他们的宿命也被写下了:几年后会有更年轻的狮子打败他们夺去他们的王国。这就是雄狮的命运,每一只狮子也都明白他们的命运。我们跟踪拍摄狮子王们,从4-5岁他们离开狮群流浪,挑战各个狮群的狮王,夺取自己的王国到11-12岁左右衰老被更年轻的狮子淘汰掉,我们可以拍摄的时间大约是七年左右,相当于人类的50年,我们看到的是他们一生的故事。
在大迁徙的季节食物充足,各个狮群都在向外扩张,狮群间相互的冲突增多,加上随着大迁徙移动的年轻流浪雄狮也会伺机挑战,对于这两只老狮子来说,这是一个最危险的时间, 奥巴那提的脸上和腿上都有着可怕的伤口,这应该是前一天和入侵的狮子搏斗的痕迹:
NikonD6+180-400mm , 1/15s, F29, EV+0.33, ISO1800
NikonD6+180-400mm , 1/1600s, F8, EV+0.33, ISO9000
当劳波皮特望向我们的时候,我看到的只是那分不怒自威的坚毅,狮王的气场仍在。
NikonD6+180-400mm , 1/1600s, F5.6, EV+1.67, ISO4500
不远处狮群跟了过来,两只十几个月大的小狮子在不停地打闹,这样的打闹是捕猎技巧训练的一部分:
NikonD6+180-400mm , 1/1250s, F5.6, EV+0.33, ISO1800
NikonD6+180-400mm , 1/1250s, F5.6, EV+0.33, ISO1800
NikonD6+180-400mm , 1/1250s, F5.6, EV+0.33, ISO1800
它们之间有一天也许也会诞生出传奇式的狮王,有它们自己的辉煌故事,掌控它们自己的王国,直到它们老了被更年轻的雄狮取代。生死轮回,这是狮子的宿命,也是非洲大草原生生不息的故事,和永远不停上演的剧情。
刚来非洲的时候,我只想拍到精彩的片子;为了提高拍摄成功率才开始了解、跟踪这些野生动物。现在对于我来说,拍到的片子背后的那些故事、经历和感悟才是我最大的收获。我越来越觉得我在野生动物身上学到的人性似乎超过了我在人身上学到的,因为动物们从来不带着面具,它们只是按着大自然的设计过着真实自然的生活,走向它们的宿命。

谢谢阅读!
杰夫 识于肯尼亚
2020.08.30
作者介绍: 杰夫
---尼康世界摄影大赛”Nikon Photo Contest"评委
---世界最佳自然摄影比赛“Nature's Best Photography Competition” 非洲区评委
---加拿大摄影艺术协会持证裁判
---2015,2017多伦多国际摄影节裁判委员会主席
---《野性之美—野生动物摄影手记》作者

--- 加拿大专业摄影师协会PPOC(Professional Photographers Of Canada)认证的职业野生动物与自然风光摄影师
---英国索伦特,水星,卡特斯三家新闻图片社签约摄影师
---肯尼亚Game Watcher Safaris 常驻摄影师
---肯尼亚Lentorre Lodge 常驻摄影师


---中国鸟网国际推广总监
---加拿大加华杰作摄影协会主席
---上海锋锐影像文化传播公司首席策展人兼艺术总监
更多介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