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读蔡东藩的《中国历代演义》丛书,其中的《五代十国》中,梁武帝朱温和晋王李克用争霸天下,在三垂冈这个地方打了一场决定各自阵营前途命运的战役,战争的结果以梁武帝朱温的失败而告终。

突然想起了十几年以前读过一本《毛泽东点评历史典籍》的书,其中有一篇毛泽东点评清人严遂成所做的一首诗《三垂冈》:"英雄立马起沙陀,奈此朱梁跋扈何。只手难扶唐社稷,连城犹拥晋山河。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萧瑟三垂冈下路,至今人唱百年歌。"主席非常喜欢这首诗词,还手书过此诗。赶忙去书架中翻找,好在这本书仍然静静的躺在书柜中,微微发黄的纸页诉说着流逝的岁月。

这首诗词的大意是说唐朝末年晋王李克用及他的儿子李存勖在三垂冈的历史事迹,借古战场的凭吊感叹历史的沧桑,来歌颂英雄的业绩。其中的"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是说晋王李克用死前带着深深的遗憾,把未完成的事业交给了儿子李存勖。刚继位晋王的李存勖也没有让李克用失望,在三垂冈大破后梁朱温的军队。梁武帝听到三垂冈兵败的消息,大吃一惊,慨而长叹曰"生子当如李亚子(李存勖小名),克用为不亡矣!至如吾儿,豚犬耳!"


让毛主席都感兴趣的"三垂冈战役"到底是一场什么战役?

唐朝末年,王仙芝、黄巢起义(乾符五年878年至中和四年884年)引发的全国大动乱让各个藩镇实际上脱离了中央政府,北方两个大的藩镇政权朱温占据着汴梁(今河南开封),李克用占据着晋阳(今山西太原)。


唐末进入五代时期中原的局面实际上就是朱温(梁王)和李克用(晋王)争夺老大的这把交椅。潞州(治上党,今山西长治)又是晋梁交界的要冲地区,也是上党地区的核心城市,谁占据潞州谁就拥有主动权,"潞州"有多重要,晋王李克用曾经说过一句话"潞州为河东藩蔽,若无潞州,便是无河东(晋阳)了。"

唐朝灭亡前夕的公元906年,晋军就趁朱温大举攻打魏博镇的沧州时,突然发兵进攻潞州,原本臣服于梁王朱温的潞州节度使丁会力不能支投降晋王李克用,从此,李克用的沙陀集团(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扼住了梁军在晋西南的咽喉。


公元907年,朱温通过禅让的形式夺取了唐宣帝位,代唐称帝,建国号梁,改年号为开平,梁开平三年(909年)正月迁都洛阳,史称"后梁"。 当时只有淮南,晋北,凤翔,西川王建四镇没有接受后梁的年号。实际上淮南、凤翔、西川虽然没有归顺梁,但都没有实力和朱温相抗衡,可以忽略不计,只有河东(晋阳)的李克用是朱温的劲敌。

夺得皇帝位的朱温如果有所作为,首要的任务是夺取晋王占据的潞州。只有夺取了潞州,才能将战火延烧到北面的晋国腹地,同样,晋如果想避免和梁陷入拼国力的消耗战,也必须占据潞州。


鉴于潞州地理位置的重要性,迫使朱温不得不倾尽全国之力向潞州发动反攻。

公元907年五月,称帝的朱温令保平节度使康怀贞率兵八万,会同魏博节度使的军队一起进攻由晋王李克用手下的节度使李嗣昭、副使李嗣弼把守的潞州,"潞州之战"拉开了序幕。


康怀贞率兵到达潞州以后,督兵日夜攻打,但潞州城城墙坚固,再加上晋军死守,梁军半个月都没有攻下。于是,康怀贞改变进攻策略,在潞州城外挖筑深沟,建垣墙,挖几道壕沟,沟和沟之间相互连接,把潞州城牢牢的包围起来,日夜守护,使城内外隔绝。


康怀贞的战略目的很明确,强攻不行那就困死城内的人。应该说康怀贞面对潞州城坚固的特点,为了减少伤亡保存实力,采取围而不打的应对策略是非常正确的。因为,梁占据开封,地处中原腹地,交通非常方便,意味着梁军的后勤保障快捷便利,打仗实际上打的就是后勤保障,也就是说,消耗战对朱温有利。

果然,听到潞州被围的消息,晋王李克用马上调集军队,任命蕃、汉都指挥使周德威为行营都指挥使,率马军都指挥使李嗣本、马步都虞候李存璋、先锋指挥使史建瑭、铁林都指挥使安元信、横冲指挥使李嗣源、骑将安金全等精兵猛将救援潞州。


救援潞州的晋军主帅周德威到达潞州外围,面对梁康怀贞的严密防守,周德威审时度势,在潞州附近的高河扎营。


梁康怀贞派遣亲骑都头秦武率兵攻击,初战不利,秦武战败而归。康怀贞一面加强防守,一面向朱温请求添兵援助。

接到报告的朱温非常不高兴,嫌康怀贞无能。八月中旬,马上派毫州刺史李思安为潞州总指挥替换康怀贞。李思安领兵出发增援潞州,《资治通鉴》记载:


丁巳,帝以亳州刺史李思安代怀贞为潞州行营都统,黜怀贞为行营都虞候。思安将河北兵西上,至潞州城下,更筑重城,内以防奔突,外以拒援兵,谓之夹寨。调山东民馈军粮,德威日以轻骑抄之,思安乃自东南山口筑甬道,属于夹寨。德威与诸将互往攻之,排墙填堑,一昼夜 间数十发,梁兵疲于奔命。夹寨中出刍牧者,德威辄抄之,于是梁兵闭壁不出。

走马上任的李思安到了潞州,观察了康怀贞留下的防御体系。为了防止晋的援兵从背后进攻,李思安又在原来建的包围潞州的垣墙外边又建了一堵墙,谓之"夹寨","夹寨"的作用就是梁兵在两墙之间防守,减少伤亡,防止城内的人往外冲,另一方面是防止晋援兵向内冲杀,避免里应外合的这种被动局面,实际上李思安采取的也是一种被动消极的防守策略。


果然,晋军不断的派出小股部队骚扰梁军,断梁军的粮道、填平梁军挖的壕沟,推到垣墙等等让梁军苦不堪言,战役进入了相持阶段。

虽然梁军进攻潞州不利,采取了围而不打的策略。晋援军周德威也打破不了梁军的包围圈,只能说梁军的防守策略是成功的,拖不起的是晋军。正是因为如此,晋王李克用也积极的在外围采取策略,如派兵进攻晋州(治白马城,今山西临汾),实际上是为了分散梁军的兵力,朱温从河中、陕州调兵救援晋州。

晋王李克用急火攻心,病逝在晋阳。听到消息的晋军总指挥周德威马上撤军,他的儿子李存勖继晋王爵位。


包围潞州的朱温一方也好不到那里去,《资治通鉴》记载:李思安等攻潞州,久不下,士卒疲弊,多逃亡。晋兵犹屯余吾寨,帝疑晋王克用诈死,欲召兵还 ,恐晋人蹑之,乃议自至泽州应接归师,且召匡国节度使刘知俊将兵去泽州。三月,壬申朔,帝发大梁;丁丑,次泽州。辛巳,刘知俊至。壬午,以知俊为潞州行营招讨使。意思就是说,李思安围攻潞州大半年的时间仍然没有拿下潞州,士兵没有了士气,逃跑的将校有四十余人,士卒以万计,又闭守营垒。而晋军仍然在潞州不远的余吾寨屯兵监视梁军,朱温想退兵又怕晋军追杀,准备亲自到泽州迎接梁军,并且召匡国节度使刘知俟俊率兵赶往泽州接替李思安,并革除李思安官职爵位。

被围的潞州城内情况也不怎么样,《资治通鉴》记载:晋李嗣昭固守逾年,城中资用将竭,嗣昭登城宴诸将作乐。流矢中嗣昭足,嗣昭密拔之,座中皆不觉。帝数遣使赐嗣昭诏,谕降之;嗣昭焚诏书,斩使者。也就是说城内的物资马上就消耗殆尽了,守将李嗣昭已经破罐子破摔,开始和众将寻欢作乐了,但仍然斩杀了朱温招降的使者,抱定必死的决心。被包围近一年的潞州城弹尽粮绝,危在旦夕,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梁太祖在泽州留住十几天,想要召回上党的军队,派遣使者前去与诸将商议。但诸将都认为李克用死了,余吾寨的晋兵将要撤退,潞州孤城无援,请求再留十天半月以等待机会。朱温听从诸将们的意见。刘知俊率领精锐军队一万人余人攻击晋军,又斩杀俘获很多,上表请求自己留下进攻上党,太祖应当回京师。朱温因关中空虚,害怕岐州李茂贞侵犯同州、华州,命令刘知俊让军队在长子县休息十天,然后撤退到晋州驻扎。

潞州夹寨的后梁军将领奏报余吾寨的晋兵已经退走,朱温以为晋的援兵不可能再来,潞州一定能够夺取,于是,自泽州南下返回大梁。在夹寨包围潞州的后梁兵也放松了防备。


继位以后的晋王李存勖雄才大略,与诸将商议说:"上党是河东的屏障;没有上党,就没有河东。况且朱温惧怕的只是先王罢了,听说我才登帝位,以为小孩不熟悉军事,一定有骄傲懈怠的心理。如果选派精锐部队兼程急速前去,出其不意,打败梁兵是一定的了。取得威势,确定霸业,在此一举,不可失掉机会啊!"亲自救援潞州,派遣使者贿赂契丹王阿保机请求借给骑兵。

救援潞州的晋王李存勖驻扎在距离上党四十五里黄碾,埋伏军队在三垂冈下。凌晨刚好遇上了大雾,李存勖进兵直达夹寨。后梁军未设岗哨,根本就没料到晋兵天降神兵,梁军将士还未起床,军中惊慌纷扰。两路晋军周德威攻西北角,李嗣源攻东北角,填沟烧寨,擂鼓呐喊而入。后梁兵没有准备,逃失再加上被斩杀的将士以万计,丢弃的物资、粮草、器械堆积如山。

《资治通鉴》记载:帝闻夹寨不守,大惊,既而叹曰:"生子当如李亚子,克用为不亡矣!至如吾儿,豚犬耳!"诏所在安集散兵。

至此,梁晋争夺潞州超过了一年时间,最后以朱温的彻底失败告终。《资治通鉴》记载:潞州围守历年,士民冻馁死者太半,市里萧条。李嗣昭劝课农桑,宽租缓刑,数年之间,军城完复。

"潞州之战"结束以后,李存勖与后梁朱温隔河(黄河)相望,成对峙之势。好几年朱温都没有再染指潞州,占据潞州的李存勖居高临下虎视中原,战争的主动权已经掌握在晋军手里,成为了晋梁争霸胜利的重要筹码。


近代历史学家蔡东藩说"夹寨一役,为梁、晋兴亡嚆矢。"能不能占有"潞州",决定了一个国家的兴亡,也就是说,朱温失去潞州已经埋下了灭亡的伏笔。

开平五年(911年),把战火引入中原腹地的李存勖大败朱温于河北高邑,并逐步占领河北,同光元年(923年),灭后梁,即帝位,国号唐,史称后唐庄宗。

谁占有"潞州"就意味着拥有了争霸的主动权,"潞州"特殊的地理位置让梁、晋双方都非常重视,"潞州之战"的胜败关系到全局。作为战略重镇的潞州固然是防守牢固,梁武帝朱温作为进攻的一方,在强攻不克的情况下修建的防守工事"夹寨"也让晋军一筹莫展,应该说这样的策略是成功的,而且梁武帝在潞州之战中三次临阵换帅,并且亲临潞州,这些都说明了梁武帝对取得潞州的渴望。

晋王李克用作为防守的一方始终处于被动,救援潞州的周德威面对梁军的坚固防守只能采取小规模的骚扰战术。晋军还采取"围魏救赵"的战术来化解潞州方面的压力,但并不能改变战争的大局。实际上双方都已经坚持不住了,梁武帝就已经开始商议撤兵事宜了。但战争的变化并不以人的意志而改变,晋王李克用之死是改变胜负的关键,也正是李克用的死让梁军牢不可破的防线放松了警惕。继位的李存勖"兵贵神速"千里突进,仅用六天时间就从晋阳赶到了潞州战场,突然袭击防守的梁军,终于取得了"潞州保卫战"的胜利。

"潞州之战"虽然结束了,但这场战役实际是中原传统王朝和少数民族军队的一次对决,防守是中原王朝军队最擅长的作战方式,以沙陀人(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为主的晋军擅长远距离精骑突袭,而"潞州之战"的胜负也证实了这一点。


"潞州之战"朱温的疏忽大意,最终让朱温失去了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