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章阿西里西韭菜坪称大韭菜坪,属乌蒙山系,传说大韭菜坪和与之遥相呼的小韭菜坪本是一对恋人,小韭菜坪属男性,而大韭菜坪则是女性。如果说小韭菜坪雄性而苍劲,那大韭菜坪则雌性而柔顺,具有母性的博大胸怀。

中国十大避暑名山:是由中国城市竞争力研究会(GN)、亚太环境保护协会(APEPA)、中国城市研究院(CUI)、中华口碑中心CPPC、中国城市杂志社、亚太人文与生态价值评估中心、中华绿色版图工程生态示范基地联合参与调研并从中国境内所有名山中评选出来的避暑名山。中国十大避暑名山评选活动其实是《中国避暑旅游城市排行榜》课题的延伸研究评价成果,自2008年开始每年评选一次,评选后发布当年的《中国避暑名山榜》,产生的"中国十大避暑名山"。

"中国十大避暑名山"分别为:

山西五台山、山东泰山、江西庐山、河南鸡公山、阿西里西贵州乌蒙山韭菜坪、云南丽江玉龙雪山、四川峨眉山、台湾阿里山、贵州梵净山、湖北武当山。

背景音乐歌词:

多情的山在云水之上

风吹花海满天的香

谁家的阿妹 把歌儿唱

醉了月亮 醉了村庄

多情的石头在痴痴遥望

风吹花海紫波浪

漫山的火把 遍野的香

醉了夜郎 醉了故乡

风吹韭花香

花开在天上

山水间哎做神仙

别处风光不想

风吹韭花香

花开在心上

千朵万朵为谁开

千里万里飘香

多情的石头在痴痴遥望

风吹花海紫波浪

漫山的火把 遍野的香

醉了夜郎 醉了故乡

风吹韭花香

花开在天上

山水间哎做神仙

别处风光不想

风吹韭花香

花开在心上

千朵万朵为谁开

千里万里飘香

风吹韭花香

花开在天上

山水间哎做神仙

别处风光不想

风吹韭花香

花开在心上

千朵万朵为谁开

千里万里飘香

千朵万朵为谁开

千里万里飘香


赫章阿西里西韭菜坪:

主景区位于贵州省毕节市赫章县兴发乡,总面积近30平方公里。这里有堪称地球上唯一的紫蓝色韭菜花海,花期时,万亩连片的韭菜花,使整个山体成了韭菜花的海洋,醉人心脾的韭菜花香,扑鼻而来,沁润着您的嗅觉器官。

大韭菜坪最高峰:2778m

几十年见球不到你,怪想念的,岁月催人老,大家都变老球喽!老战友叙旧,见面无话不说。

风池园:

位于市中心东部。交通四通八达,乌蒙大道中段、钟山东路荷城花园段、花园路、凤凰路、麒麟东路构成了园内道路网络。距市中心约6公里。是一个综合性的水上公园。

三线建设背景:

当时,我国的工业、国防工业等绝大部分都分布在东北、华北一带。

随着国际形势的演变,我国周边局势越发严峻。1956年之后,中苏由于在意识形态等方面发生了很大分歧,引起了苏联极大不满,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专家、逼还抗美援朝时期购买军备所欠下的债务,并且苏联还策动新疆分裂分子举行武装叛乱。随着中苏关系的进一步恶化,两国长达7300公里的边境线,出现了空前的紧张局势。美国第七舰队公然进入我台湾海峡,他又挟迫我周边国家签订条约,结成反华联盟,并在这些地区建立军事基地,对我国东、南部形成一个半圆形的包围圈。印度、日本、韩国等国对我国也持敌对态度。

1962年后,美国在台湾海峡多次举行以入侵中国大陆为目标的军事演习。

1964年,美国制定了绝密报告--《针对共产党中国核设施进行直接行动的基础》,试图出动空军袭击中国即将进行第一颗原子弹实验的核基地。

1964年8月2日,北部湾事件爆发,美国驱逐舰"马克多斯"号挑起并夸大与北越的武装冲突。美国出动第七舰队125艘军舰和600余架飞机,5日,美国悍然对越南民主共和国进行轰炸,开始全面介入越南战争,导致越战全面升级,并将战火延烧到包括北部湾和海南岛在内的中国南部地区。

1969年,中苏边境陈兵54个师、近百万人,在珍宝岛发生大规模武装冲突,苏共中央政治局讨论了要用外科手术式核打击消灭中国核基地的计划,并打算联合美国进行。

“三线建设”释义:

所谓"三线",一般是指当时经济相对发达且处于国防前线的沿边沿海地区向内地收缩划分的三道线。一线地区指位于沿边沿海的前线地区;二线地区指一线地区与京广铁路之间的安徽、江西及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四省的东半部;三线地区指长城以南 、广东韶关以北、京广铁路以西、甘肃乌鞘岭以东的广大地区,主要包括四川(含重庆)、贵州、云南、陕西、甘肃、宁夏、青海等省区以及山西、河北、河南、湖南、湖北、广西、广东等省区的部分地区,其中西南的川、贵、云和西北的陕、甘、宁、青俗称为"大三线",一、二线地区的腹地俗称为"小三线"。


老城——原来的老水城,曾经是六盘水建市前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随着城市的不断扩大和开发建设的日新月异,老水城的自然风光、城市街景、人物写真、生产劳作、人文地理、生活习俗等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离开水城已48年,今日重游,水城的飞速发展让我找不着北。

水城烙锅始于清代,至今有300多年历史。传说,平西王吴三桂调兵镇压水西彝族土司,到达水西后粮草不足,官兵们只好取来屋顶瓦片和腌窖食物的瓷器土坛片架在火上,把猎获的野味和采摘的野菜放到上面烙熟后充饥。正是当年的这一无奈之举,创出了今天这道美味。大概到了清末,起初使用的不带边的凹状瓦片或瓷器土坛片,逐渐改制成了中间凸状的黑砂烙锅,这种带沿的中间高边沿低的烙锅,可以让多余的油脂自动流向锅边,且随时都可以将它往原料上面浇。这时期,烙食的原料在野味野菜的基础上,增加了当地特产的豆腐和臭豆腐,并且在吃的时候要蘸五香辣椒面味碟。改革开放后,烙锅以地摊的形式出现在了水城街头。后来,人们又将凸状黑砂锅改成了平底的带边生铁锅,并且是放到煤气炉上面加热。1992年后,水城烙锅破天荒地搬进了店堂,并很快形成了烙锅食街。这时已经是无所不烙了,海鲜禽畜、鸡鸭牛羊、家野蔬菜等各种荤素原料,均被放到了锅中,蘸碟也比原来单一的五香辣椒面蘸碟增加了许多,像麻辣折耳根蘸水、烧青椒蘸水、五香辣椒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