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着脚

等那场 蓄谋已久的雨

在时光的褶皱里

借一缕昙花的盛开潜入

布谷声啼

谁曾酒醉?谁曾迷途?

光着脚

等那场 蓄谋已久的雨

找间小屋 尘封

做你一个的诗人

风雨兼程

一半牵念 一半温暖


光着脚

等那场 蓄谋已久的雨

每一串鲜红的足迹

如瞎子阿炳的弦歌

将不再是一个沧桑者的姿态

一半烟火 一半清欢


《借酒消愁》

六月的雨

凌乱的散落一地

宋词里的旋律

被风吹散

纯粹的苦在舌尖蔓延

为谁而泣


展一纸素笺

在深夜里发呆

只为听一听雨声

此刻,有谁和我一样在深夜中醒着

拿起那把破木吉他 喘息

在混凝土浇筑的夹缝中

听种子破土的声音

有时候。我们仅需要一小片空间

思考、与自己对话

雨。有节奏的打着窗棱

苦闷与失落

在酥软的风中散去

一颗油桃的秘密

被我的唇齿揭开

藏进了我的酒杯 碎了

醉成一地的晶莹

敲响记忆的荒芜

借酒消愁 愁去那了

😁杨学亮, 山西芮城人,运城作协会员,运城摄协会员,笔名一笑而过,一个热爱生活,热爱文字的男子,业余时间写点心灵碎语,有数篇文章见地方报刊,杂志,平台。习惯用云淡风轻的笔尖来续写搁浅在流年里的慌乱……2020,天道酬勤,力耕不欺。只争朝夕,不负韶华。整理好心情,陪你一起与春天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