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留言*816.一叶秋风》

2020.09.01 阅读 180

  秋风浪浪,秋叶沙沙;沙沙秋风,浪浪秋叶;时光携带着一口巨大的口袋,贪婪地在我们世界里不停地捡着他要带走的东西……

绿色的海洋不再翻滚,而且正在漫漫褪去身上的最后一件薄纱,她那美丽动人的肌肤时隐时现。大自然的美,就是这样,往往会在闪烁地隐现里达到至美至善。然而,这些,包括一切的所愿与期待,都是时间在拾取万物把玩之时,在犹豫之间把同样的东西从口袋里取出来又扔进去的一个反复瞬间吧……

叶叶秋风在破旧的枝头港湾里静候着,这里同时是生命目的地和出发地。万物将淹没在别浪离涛之中,依依不舍的旋律漂满时空。秋,一段悲喜交加的岁月,一处生死交接的风景线。

一叶从枝头绿色的海洋里翻沉了下来以后,那满载的秋风便全部倾泻在了人间,我们的心灵开始在秋风的浸泡里还原到平静的凄凉的情感刻度上,这是情海浪潮退去时最美妙的旋律。

我爱这一叶秋风,尽管它吹来的是离别和死寂,然而它同时也承载着满满的新生的神秘的美好希望。

我爱此叶,我恋此风,爱恋它的无声与多情,钟情它的轻微与渺小,却不痴迷作秀,至死不渝,生生不悔,这便是秋声里最沁心的芳曲吧!

秋风开始流淌向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人间绿色的海洋便褪去了它这唯一的一件翡翠绒衣,它那金黄而滑腻的肌肤漫漫地裸现在了空寥的蓝天白云之下;即使是最稳重的泰山,此刻仿佛早已心神不宁,徘徊起了含情脉脉的小碎步。秋叶,这是一只不可思议的小船儿,它的翻落惊世骇俗。

秋蝉望着一只一只黄叶翻沉向那广阔无边的大地,作为绿海中的渔民,他貌似突然觉着自己少了些许房屋上的砖瓦,为此担忧起来自己的居所而唱出一缕散发着甜蜜四溢的久藏心灵深处的悲歌,尽管它的歌词只有一句:知道了,知道了……

如果说万物是因为生得绚烂而装扮春容,那么也必然会缘于死得静美而点缀秋貌。一切生命才是我们这个世界最美好的服装配饰和胭脂水粉,唯独万物和谐自然的世容才不会丑态百出。

然而和谐自然的源头是爱,爱让我们的世界楚楚动人,爱还让岁月静如止水,止水的岁月里游满了五颜六色的欢乐与色彩斑斓的美好,人们的生活在爱里死亡只是通往从人间天堂和天堂人间的一扇门而已,当每一个人为善良而活着时,也许人们眼泪会失去浓浓苦涩,变成清纯的甘泉。

人,应当爱人!

秋天暗然而至,黄叶一只又一只地翻沉于茫茫大地,静寂遥望于江湖,我投笔于此,不知谁人与共?

时间已经给一个装满的口袋打了一个死结,又从怀里微笑着取出一个口袋;他的手熟练地向我眼中的枝头的最后一片树叶伸去,我只是静静地望着,我只能望着,甚至我貌似望见他向宇宙的一切伸去手,他身上是数不尽的口袋,貌似一切东西被他装进去之后都会变得无尽地渺小,啊,我该做些什么,我们人该做些什么?

我挠挠头,我们挠挠头,接着挠,一直挠……直至某一年一天某一刻我在挠头的时候被一个手指挠了一下,才明白: 我们脑袋里的答案,是时间扔进去的,有些答案他不会及时地扔进去,有时候时间还会把我们脑袋里的一些东西捡走放到自己的口袋里并打个死结紧紧地捆绑住,哪怕你有多么地想知道,也只能想想罢了!

秋风浪浪,秋叶沙沙;沙沙秋风,浪浪秋叶;时间已晚,一叶秋风从窗前漂过,好像破漏底部在涌动着什么,但是,再见了亲爱的朋友们,因为此刻,我所认识文字没有一个愿意再听从我的教唆,从笔尖里出来在纸张上打闹了……

晚安,一叶秋风。

我的脑门也已经上了锁,接下来也是文字熟睡的时刻,如果你还愿意徘徊一会儿,那你能听见一些杂乱的梦话,可能只能听清这样一句吧:

胡说八道什么呢?

乱七八糟的,不懂!

20.9.1由秋叶凋落感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