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七厂,记载着三线建设时期的火红印记。

她红墙绿林、青砖灰瓦,错落有致的建筑,掩隐在我的家乡---美丽而雄伟的凤凰山脚下,即: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现南郑区)郭滩乡(现属梁山镇)前丰村的1、2、3组和永固村的1组的交界处。为啥叫五七厂,生产什么产品,我都说不上来。

她在大山的呵护下芳华依旧。每每回味起儿时的记忆,更是幸福暖暖。

厂区呈东西走向,生活区和生产区依次排列在凤凰山(我们当地又叫梁山、大山、中梁山)脚下的猴子岭(又叫候儿岭)、泉水沟、金牛山、屋脊沟南端;东靠药王硐、龙岗寺新石器遗址;南接凤凰山水库库区、马家槽水库库区和现在的凤凰玫瑰园;西连屋脊沟、黄猫岭、白虎寨和家乡村上的寨沟林场。

生产区和行政办公区分别设在屋脊沟里和沟口。生活区在猴子岭山下,生产区和生活区有一条厂区公路连接,大约一公里左右。生活区有学校、幼儿园、医院、商店、招待所、电影院、银行、邮政、变电所等设施,在当时算是一个功能很齐全的小社会,就象现在的社区一样。县上著名的水利工程西干渠自西向东,经金牛山(山上还有一个小瀑布,水量大时很壮观,声音特别大)横贯厂区,汇入泉水沟后折向南流,形成一条大沟,把生活区和外界隔开。

2005年左右,五七厂从这里搬走了,只留下一块块空地,一条条老路,一幢幢楼房和一堆堆忘不掉的记忆。

2003年,大唐略阳发电厂准备在勉县、城固、南郑重新选址再建一个120万千瓦装机容量的新电源(即:火力发电项目),我曾建议把项目争取到这里,把老厂区再利用起来,再发挥其作用,为家乡再造福,后因跨江铁路、水源地、排灰坝等多个问题搁置。

  生产区设在厂区西头的屋脊沟里,旁边房子是公安科,记忆里那时保卫人员值勤还要配枪(以前厂里好像住过部队),外来人员未经允许不得入内,生产区的四周还有高高的围墙,我们在小学三、四年级参加学校勤工俭学时在这往山上搬过砖,搬砖的学生从山下一直排到山顶,一页一页往上传。那时进厂区要经过允许,要老师带队排队进出,不能乱走动乱捡拾任何物件。老厂区的车间今天改造后成了养殖基地,开始养猪,后因环保问题叫停,又改成了养鸡场,市场上的“凤凰山鸡蛋”大多来自这里。现在的鸡舍就是当年的车间厂房,因门口有“疫情期间不得入内”的提示牌,所以不能进到大门最里端边去拍照。生产区里有一条高速公路遂道横穿(就是梁山一号遂道,叫G85高速,汉中这一段叫宝巴高速)。

图为生产区大门。

图为生产区里的一道隔离大门。
图为生产区部分生产厂房。
图为生产区的厂房。
图为生产区的厂房。

  当年厂里的集体食堂(厂里叫大食堂)。门口有一排自来水池,厂里吃的水是从郭滩河坝沿“五七专线”(龚岭学校在路边)抽上来的,那里好象有三个泵站,70年代我在龚岭学校上学时,那里的自来水就是五七厂供的。80年代厂里又在猴子岭上打了几口井。那时从食堂部门路过,远远就能闻到饭菜香味。

图为生产区的集体食堂。

当年座落在生产区的单身职工宿舍,对面就是集体食堂。那时路过这里时,最爱看宿舍门口的报栏。
  图为单身宿舍。
图为单身楼前的报栏。
图为西成高铁与单身楼擦肩而过。
当年厂里的行政办公楼。建设西城高铁时,住过项目部。图为行政办公楼正面。
图为行政办公楼一侧。
图为从白虎寨山头上俯瞰五七厂。

  食堂里面是个大礼堂,侧面这个门是演出时演出人员上下舞台的出口。当年,前丰村排练的舞台剧《洪湖赤卫队》里的枪支、服装、汽灯等道具都是跟五七厂借来的,剧里扮演刘闯、韩英、张副官、王金彪、彭霸天、冯团长等重要人物的演员都是本村的农民。

图为集体食堂一侧。

图为食堂门口的水池。
图为大食堂里的大舞台。
这幢两层青砖楼在集体食堂东侧,包在一个小院里,里面好象有小餐厅、休息室什么的,背靠金牛山,据说曾经是厂里的招待所。这房子我来看过几次,本来准备在这拍一点着65式军装的人像图片,但是因为房子有些破旧,也就放弃了。后来改到了陕西理工学院的北校区。
  图为招待所。
图为围在围墙里的招待所,院里有核桃树。
生产区通往生活区的厂区道路,路上具有时代特色的路灯和灯罩依然可见。那时路灯杆上有大喇叭,声音很大,上班播放“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曲时,一排排整齐的职工队伍雄纠纠的迈向生产区。下班时播放“大海航行靠舵手”。那时家里没有电视和收音机,在家里能听广播里的时事新闻和歌声。大喇叭传来了党的话。
  图片为从金牛山下看厂区道路西侧,远处是单身楼。
图为从金牛山下看厂区道路东侧,远处是猴子岭。图片右侧是最早的车队。

  我印象中厂里最早的粮站和商店,我们小时候家里的油、盐、酱、醋、布匹、针线等生活用品都要到这里购买,因为老家离这很近,离城区有点远。商店里的商品满足了那时生活的基本需求。

图为厂区最早的商店和粮店。

这里曾经也是厂里的招待所,后面是农副队,专门生产加工豆腐、冰棍、牛奶等制品。那时,猴子岭上还有个奶牛场。
  图为早期的招待所。
图为厂里幼儿园的旧址。在医院的东边,这里还有个澡堂。
图为上幼儿园的台阶。
图为上幼儿园的台阶。

  厂里的电影院设在厂里生活区,是露场的,面积很大,里面还好像有两个灯光球场,那时厂里经常举行蓝球赛,北边和西边还有水泥台阶,看电影看球赛时就坐在台阶上。现在是一家琉璃瓦厂的车间。1981年夏天,生产队给发了《少林寺》电影票,从那以后再没有到这里看过电影,因为以前看电影是不花钱的,以后看电影要买票(村里要是有人想看电影,就从家里拿几个鸡蛋来卖了,可以看上几场电影),那时我正上初中,学习有点紧,而且没有零花钱,又正值“严打”,家里不让乱跑。

图为电影院东大门。

图为当年电影院北边的的水泥台阶,台阶中间那里的房子里安的放映机,记得是双镜头,大拷贝的。
图为紧挨猴子岭下的家属区,记得有位战友住这。这已是人去楼空。有点可惜!
图为猴子岭下家属区的一侧。

  图为前往永固村(药王硐、雷家山、龙岗寺方向)的路。

图片上也是厂里的招待所,据说,后来是厂的行政福利处。门前的法国梧桐长的很茂盛,秋天叶子黄的时候可以拍点小景。
图为招待所后面的农副队。

  五七厂的子弟学校,简称五七子校,当年的子校有小学到高中班。现为梁山镇永固村小学。那时谁家娃要是能在这里上学就是件非常荣幸的事。记得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五七子校蓝球队经常和我们学校(邻近五七厂“五七专线”边上的龚岭学校,又称龚家堂学校,是家乡的一所乡办的九年制学校)的校球队赛球,还有拔河、摔跤比赛、学习竞赛,气氛非常热烈,关系非常融洽。记得五七子校有一位老师姓宋,听说武术功底很好,还教过我们学校好多师生练摔跤。

图为学校大门。

图片为当年子校的楼房,现在依然完好。

  厂里医院旧址,有门诊和住院部。1979年的冬天,我腿部受了点外伤,曾在这里作过缝针手术,那时医生给抹了点碘酒,骗我说是麻药,缝了三针,那个疼真刻骨铭心,那时感觉那个医生好“坏”。东面就是锅炉房和澡堂、幼儿园。从这里有一条上猴子岭的路,以前上梁山那边也可以从这里过路。

图为厂里医院旧址,现为西成高铁线信号基站。

后面建起来的商场,豪华大气,共三层,那时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大商场,进商场觉得啥都想要,可是口袋没有半毛钱。现在一直空闲,修建西成高铁还是宝巴高速时住过项目部。
  图为商场大楼。

  这里曾是五七厂最繁华的肉、菜、蛋、粮的交易市场。每当下班号响后,这里就拥满了人,还有一排肉架子。母亲也让我在这卖过菜,这也是我第一次从事经营活动,卖的是自家的农家菜。

图为当时的肉、菜、蛋、粮交易场所。

这是医院南面护坡下的一家铁皮子小商店,门口还有一个肉架子,生意都非常好,后来才知道是战友家开的。
  图片里的小房子就是当年铁皮子商店处。

  这曾是五七厂的国营食堂,现在建成了民宅,1995年,厂里一位战友的结婚宴就在这里办的。旁边是猴子岭南端的西成客专高铁线(自西安北站引出,经汉中车站,跨汉江特大桥,出梁山遂道直奔成都,这就是猴子岭遂道)从老厂区穿过,构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高铁下边是通往前丰村1组(查家沟)的村道。

图为国营食堂。

图为国营食堂一侧。
这是跨越厂区的高铁桥。左边是查家沟水库,当时这里还有一个信用社。
  图为西成高铁桥。
图为高铁驶入猴子岭遂道。
图为秋天在金牛山上拍摄的高铁图。远处是五七厂的新商场楼和已拆除的部分家属楼区。
图为金牛山上俯瞰高铁图。
图片为从猴子岭上看穿过厂区的高铁。
图为春天油菜花开时在金牛山拍摄的高铁图片。“高铁驶过咱家乡”。

  图为今年春节疫情期间,在白虎寨下面山头上拍摄的穿越厂区的高铁图片,列车急驰而过。

图为高铁运行图。
图为寨沟林场沟口,左侧为“黄猫岭”,右侧为白虎寨山头一角。
图为西成高铁和宝巴高速“握手”之地。

  从生产区、生活区通往外界的通道(现在叫”红军北路“)。当年要不是有个五七厂,家乡恐怕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这条路就是导航地图上的“五七专线”。

五七厂在家乡村子占地面积很大,从猴子岭以下的生活区到屋脊沟的生产区都是,东面一小部分是永固村的,所以那个时期五七厂给予我们村的支持很大,记得村子里的照明电(好像是1972年或是1973年接通的)是五七厂供的,工厂旁边的生产队地里要浇水,厂里水龙头也打开放水,村子里要交公粮,厂里还派车(记得是解放牌翻斗车)帮助运到郭滩粮库,厂里曾经无偿送给我们村(当时叫生产大队)三台拖拉机,一台大型的“东方红”,一台大型的55匹“铁牛”,一台手扶拖拉机。2、3队还有蔬菜地,蔬菜专供五七厂,其他肉、菜、蛋、粮等农副产品也都就近供应给五七厂,当时我们村里好多人还在厂里当农副工,记得我家所在的生产队还按时给五七厂一位姓李的阿姨家供应粮油,每次取粮之前队上保管员都要提前把粮食晒好几遍,用风车搅干净、筛干净,这阿姨家好像住在靠龚家岭北边的水井房旁。 那个时期,五七厂全力支援了我们村的农业生产,我们村也最大努力地支援了五七厂的工业生产,互相支援,这是那时不成文的规定,也是共识。

图为“红军北路”一侧。这里往南走直到郭滩。

这是当年的汽车队。现在建起了村民的房子,不过门上的五星标志具有时代特色。记得厂里有一位司机,大人们叫他“田胖子”,他驾的车是个头很大的“黄河”牌汽车,那时经常在龚家堂的路上看到,车保险扛上有“安全行驶30万公里”字样。
  图为车队大门。
图为车队一侧。

  从厂里出来的龚家岭该该(当地音,即“龚家岭街道”,厂里有人叫一号桥,把永远村路口右下坡那个桥叫二号桥,当时便于计程),说是一个街道,其实只有几户十几户人。自从有了五七厂,街道上就有小商店,还有茶铺子、面皮摊摊,我老爷爷曾在这里喝茶打天九,图中的土房子就是老爷爷喝茶茶铺子的老房子。这个街道虽小,但是地理位置很重要,那时是厂子通往外界的必经之路,像一个关口。要是厂里放电影,电影片子要从汉中取,只要从汉中取片子回来的车子到了这里,电影场子里就会有人知道消息,欢呼:今晚有加演,还有什么片子,所有电影场场的人都会跟着兴奋起来。自我懂事起,只要写完作业就能和村子里的大娃们一起走路到这里看电影,这里离我家的村子只不过3公里多路,去时一群娃,回时一群娃,有说有笑,黑夜里一个吓一个,一个比一个跑的快,现在想起来真是乐趣无穷。记得在这里看过的电影有南斯拉夫《桥》、《瓦尔特保卫萨那热窝》,日本的《追捕》,国产片《51号兵站》、《今天我休息》、《平原作战》、《永不消失的电波》、《兵临城下》、《东港谍影》、《跟踪追击》、《蓝空雄鹰》、《英雄儿女》、《奇袭白虎团》、《智取华山》、《智取威虎山》、《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难忘的战斗》、《平原游击队》、《小兵张嘎》、《刑场上的婚礼》、《保密局的枪声》、《解放石家庄》、《战上海》、《挺进中原》,还有《他俩和她俩》、《陈焕生上城》,动画片有《大闹天宫》、《渡口》、《九色鹿》等等,还有1981年最后一次在这看的武术片《少林寺》,这些具有时代特色的电影片子一直留存在脑海里。最难忘的是《渡江侦察记》电影里我军侦察员们混在敌人巡逻艇面前渡江被盘查时,我军侦察员和敌人巡罗兵机智灵活的对活:“下次不要把手电乱照,要是被共军发现了,大炮一响,老子和你们一起下江喂鱼......”。

图片龚家岭街道。

  家乡那里还有很多很多的传奇故事、神话传说和红色文化遗址,包括村里的那些小地名都很有趣。

五七厂北靠的凤凰山山脉,我们当地又叫大山、中梁山、梁山。山上有个“中梁寺”,又叫“乾明寺”,有过庙产百顷、香火旺盛的鼎胜时期,据说,关山门时要骑马。中梁寺还有个“洪督堂”和“搬倒井”的传说,山下林家滩还有个金鸭子的传说。叫她“凤凰山”,是传说这山像展翅的凤凰,这是东面的翅膀,凤凰头在现在阳春镇高家坝上面的凤凰寨,高台那面的“翅膀”叫“丹凤朝阳”,梁山上有石燕化石,叫‘’梁山石燕‘’,传说下雨前会飞,‘梁山雨燕’是汉中八大景之一。相传凤凰山上的柿子坪里有一人家曾出过两位镇守边关的大将军;“猴子岭”,又叫候儿岭,传说有位母亲在这苦苦等候自己上学堂回家的儿子而得名,等得眼晴都瞎了,山上有油橄榄场,是上世纪70年代从阿尔巴尼亚进回来的苗种,这些树现在还在,我们上学勤工俭学时曾在这里挖过树窝子,还有一个CS真人战术对抗基地;“金牛山”,传说山上有个山洞里有个头金牛在推金磨,磨的是金麦面;“查家沟”,是前丰村一组村民的居住点,沟里东边有个黑虎寨,过去有人在沟里挖过煤来烧石灰;“泉水沟”,因沟里有股泉水而得名,沟口有一座水库,过去有人养过鱼,现在长满了柳树,废弃了;“屋脊沟”,一说叫屋基沟,传说过去有人在这里看好是块修房的屋基风水地,又说当年建厂时,有人说厂房后那条沟像一个倒立的屋脊而得名,总之,传说多多,还需考证;“黄猫岭”,是梁山山系最明显的地质皱褶带,不知道千百万年前这里发生过什么事;“白虎寨”,因出白土(小时每年二月二都要用这种白土来炒包米花)而得名,又叫白土寨、白虎寨,据说有太平天国的活动遗迹;“药王硐”,传说药王孙思邈在此为百姓治病;“龙岗寺新石器遗址”,是汉水流域一处重要的旧石器遗址和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半坡类型遗址,2006年被国务院列入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遗址名录。龙岗寺遗址文化内涵包括旧石器文化、新石器文化、汉代墓葬群、千年寺院建筑和近现代革命旧址五部分,具有极高的历史、科学、艺术和社会经济价值。龙岗寺遗址是我国发现的为数不多的超过100万年的旧石器时代遗存,再次证明汉水流域也是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近年又有重大发现---‘疥疙洞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中共陕南特委第一次代表大会”旧址,旧址位于南郑区梁山镇爱国村龙岗寺院内,是早期中共党组织在汉中活动的重要场所;“凤凰山水库”,又叫板桥沟水库,大概是1958年到1962年间兴修的重要水利设施,水库东侧有一个独岛叫“旱船”,水库积养殖、灌溉和观光于一体(正在开发的凤凰玫瑰园,在前丰村5、9队的高家庄,有人称是汉中的“后花园”);“红军北路”,是因为这里有“中共陕南军委旧址暨陈小屏故居”。陈小屏原名陈兴汉,字普云,亦作步云,小屏亦作小平,是早期的中共党员。历任中共南(郑)、褒(城)西南区区委书记、川陕省南(郑)、褒(城)、勉(县)中心县县委宣传部长,南褒独立团政委等职。1934年,敌人残酷屠杀他的亲友,他仍坚持革命,毫不动摇。1935年,在雅安战役中不幸牺牲。陈小屏烈士故居就在红军路边上利民村的陈家湾;“龚家堂”,是本村查庄子龚姓人家的一个祠堂,我小学一、二年在祠堂里渡过,上个世纪70代后期拆除,因此“龚岭学校”也称“龚家堂学校”;还有“二郎担山”的神话传说,还有一些小地名,如“五道岭”、“萝卜沟”等等。

位于龚家堂的前丰村的路口指示牌,靠左下坡可到龚岭学校旧校区、凤凰山水库库区、前丰村、凤凰玫瑰园,直行可达五七厂老厂区、查家沟、猴子岭、药王硐、龙岗寺景区,也可经过龙岗大桥到达汉中市区。

那时的星期天(当时没有双休日),厂里职工可去凤凰山水库库区垂钓、游泳、休闲,也可用汽枪(那时未禁止)打一点麻雀什么的来作一顿美食,或是到猴子岭、金牛山、白虎寨、药王硐、龙岗寺去游览。总之那时很羡慕五七厂的那些工人们的。那时有一句口头语是:“走,赶五七厂去”。

图为前丰村路口指示牌。

图为位于龙岗寺的“中共陕南特委代表会议旧址”。
图为位于龙岗寺里的陕南特委纪念馆
图为位于“红军北路”上利民村陈家湾的“梁山中共陕南军委旧址暨陈小屏故居”。
图为近年来在凤凰山水库北侧的高家庄打造的凤凰玫瑰园一角。
图为玫瑰园一角。
图为“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结果公布”的情况。梁山脚下又一重大考古发现的截图。

  今天,前往前丰村和老五七厂区的公路四通八达,从龙岗大桥-国道244-龙岗寺-雷家山-黄家山(药王硐)的路可到达,“五七专线”也已加宽,从陈村旅游环线-经梁山镇星光村-新丰村(现合为前丰村)-前丰村部也可以到达,从国道G244-梁山镇永远村的贾家山村道也可直达,从国道G244(即将通车)经利民村陈家湾也可到达。

五七厂,是那个时期人们自立更生、自强不息、艰苦创业的缩影,是老一辈三线人不惜流血流汗,不畏艰辛,为创造今天美好生活艰苦努力的真实见证!
五七厂虽然从这里搬走了,但在这里留下了最美好的一页!相信所有五七人的心里都装了满满的记忆。

今天,五七人正以暂新的姿态,不懈的进取精神,继续谱写着新的篇章!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

那是青春吐芳华。

铮铮硬骨绽花开,

漓漓鲜血染红它… ...

这是一幅在五七厂北边猴子岭上拍摄的西成高铁线上平安行驶的列车图片。
  最后,把这张命名为“一路平安”的图片放在结束语部分,以图会意,衷心祝愿家乡群众幸福安康,收入丰盈,把乡村建设的更加美丽!
  真诚感谢五七厂和五七人曾经给予家乡建设的无私援助!在此,祝福五七人平安健康,五七厂的明天更美好!
  同时,诚挚欢迎各界友人来家乡投资兴业、旅游观光!!!
2020年8月31日于陕西汉中南郑。(在此,衷心感谢提供线索的朋友们。联系电话:13571662655,微信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