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初,法国一位名叫路易斯·当德莱尔的音乐家来到侗乡采风,在黔东南的一个寨子听了侗族大歌的演唱后,他赞不绝口,认为是人间仙乐,于是在1986年10月 9位侗族姑娘登上了巴黎的舞台 ……

----题记




小黄侗寨如今早已是天下闻名的“侗歌之乡”和“音乐天堂”了,到那里去旅游的确别有情趣。小黄村居民均系侗族,过去我们常用“诗的故乡,歌的海洋”来形容少数民族地区善于歌唱的情况,而这样的形容只有用在小黄侗乡也许才使人感觉名符其实。因为小黄村不仅人人会唱歌也爱唱歌,而且村中正式的歌队就有20多支,成员有1000余人。这样的情况在别的地方显然是不多见的。



我们去时没碰上唱大歌,却碰上了寨民为小孩做百天生日,意外看见了一种以前在网上看到的绝对重口味的当地美食牛瘪的制作,也算是聊补了没听到侗族大歌的遗憾。



小黄侗寨位于贵州从江县高增后坡的大山顶上,一路路途艰险,终于来到了写着“中国侗族大歌之乡”的小黄侗寨寨门,走进寨子内发现寨民与外界的交流并不多,那儿的游客也很少,吃饭的地方更是寥寥无几。整个村寨都保持了比较原始的风貌,许多古老的习俗也被完好地保留下来。


(游小黄侗寨平时是不要门票的,建议在侗寨住一晚,可能会听到侗族大歌)









寨子入口处是一座别致的风雨桥,一条小河潺潺流过的侗寨,吊脚木楼依水而建,整个村寨都保持了比较原始的风貌,许多古老的习俗也被完好地保留下来,演唱大歌便是其中之一。



鼓楼,侗族人祈福护寨的精神寄托,鼓楼建筑雄伟壮观,结构严谨,工艺精湛,是侗族建筑技艺的集中体现。外形像个多面体的宝塔。鼓楼是他们休息娱乐、集众议事、击鼓报信、迎宾送客、踩堂祭祖的地方。



从鼓楼绕过去,走在傍水而建的民居小路上,看着别致的民族建筑,小桥流水人家,古朴宁静,纯朴清新,让人留连不舍。



“汉族有字传书本,侗族无字传歌声”,侗歌无法用曲谱、文字记录下来,故而口口相传,一传就是千百年。侗歌里蕴藏了侗族千年的文化韵律,收纳了侗族千年的真挚情谊,一切喜悦、悲伤、爱慕与思念都在其中流转,千百年来不曾中断。侗歌是侗族人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已经深深烙在了侗族人民的生命里。为了这份传承,寨子里建起了“小黄村侗族大歌传习基地”,目的就是让侗族大歌能够世代相传。



没有看见侗族大歌表演,有些失望,在寨子内兜兜转转间,遇到了一寨民为自己的小孩做100天生庆,和他们交流之后,发现这里的人都很热情,但是方言实在难懂。



今天为了庆贺小孩百天生日,寨子里的乡亲一起帮忙在鼓楼里豪爽地大块切肉准备宴席。



这就是被网友戏称为中国最重口味的一种美食,当地人称此美食为“牛瘪”,许多外地人根本没听说过,即使听说过,看到了一般也不会敢吃的。


据贵州当地人称,这种牛瘪其实是由消化道里面的一种食材,在宰杀牛的过程中,它们的消化道中会残留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消化掉的食物,这时候人们用刀把牛的胃囊切开,里面就会出现这种绿色植物粉末,当地人就会小心翼翼的把它们装起来,这就是牛瘪的原材料。



那这种牛瘪到底怎么吃呢?在许多外地人看来,这根本就是没法下咽的一种食材,但是对当地人来说却是一种美味,他们都特别爱吃;而且这种原料,是在小肠的最初的,牛体吸收的营养物质全部集中在这个部位,而且这里的东西相当干净,有经验的师傅,都会准确的选取到这个位置的牛瘪,这样做出来的菜营养丰富又美味。



吃饭时间到了,寨民们都围坐在鼓楼里大块朵颐起来,我好奇地走进去看看,好客的寨民邀请我也吃一点,看着这满桌的重口味,我婉言谢绝了……



时光流逝,村寨发展。凭借着“侗歌之乡”,依靠着网络信息传播的便捷性,小黄村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这次没有亲自聆听到侗族大歌有些许遗憾,但愿有机会重回小黄村聆听这天赖之音……

(史料部分来自网络)


喜欢点赞即可,请勿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