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之地,一别且四旬,今捕以影像,附以文字,聊以寄怀。 

  

  余启蒙于霞路学校,其前身曰霞路小学(1931年由乡中之敦本、赵氏、思慎诸私塾学堂合并而成,2010年并于古井中心小学,兹已闲置)。弗知何时,设初中,乃分霞路小学与霞路初级中学。


  预备班、一年级之室,已拆,故址于耿光堂之西,首进与二进回廊之侧门出,往南二十余步。
  室仅一门,其西、南均为尾姆之葵园。葵甚茂,而室甚暗。

  

  时本级有二班,余就读一班。斯为二班之室,乃耿光堂二进之大殿也,亮而阔。
  时俱无电灯,且倡早到早读,乃需自备照明。照明者,集残腊,置于面脂铁盒,中设棉绳也。该装备,女生俱齐,而男生鲜有之。虽早至,然聚于室外,见先生而散,纷回室,每遭先生叱。
  预备班与一年级,吴日享先生主课,授语、数。每周音乐,一班须搬凳至二班共课,由二班主课之师授之,其为女先生,今已忘其姓名矣。

  

  二、三年级之室,内狭,仅一门,背倚后山,东二窗而南一窗。二年级主课先生仍为吴日享,三年级主课先生乃李月娥。授音乐与图画者,赵汝湛先生与赵海扒先生也。
  赵先生海扒甚有趣,课前均褒好画之同窗,其掀开图画本,前一展,道:某某某,好嘢!

  

  四年级之室,时为上佳,二门北向,兼南北各二窗。南倚后山,山下一篮球场,球场地势甚高,恰与窗台平,间有旱沟,宽二尺许,彻石为沿,以排雨之用。
  时主课为林盘菊先生,后代课曰肖玉波先生。

  

  五年级毕业班之室,二门俱向南,南北各二窗。主课刘泽普先生。

  

  耿光堂前老井,乃二排、东联里及上联东端村民食用水之源,更是课间饮水之源。丁酉末,兴新农村,受托赋诗,留于墙:
  霜发愈长思愈深,梦中老井几回寻。
  年来怕听故乡雨,底物不牵游子心。

  后山山洞,疑立国之初备战所挖,有胆粗者曾秉烛探之,今已大多坍塌。

  故有丈高之土台,丈余见方,午课前或晚课后,均强弱,分上下两拨,相掷土。土台纵高而得利,然无所退,且遇先生亦无所遁,余素未择之。相掷难有胜负之分,每兴之乐之而散之。

  曾记崖若直刀所劈,高且二丈。峭壁之上,立一参天乔木,人曰鸡眼树,根粗而嶙峋,直抵下地。时人凭根攀壁,甚易,更见根壁俱滑。鸡眼之子,曰相思豆,赤质而黑章,类鸡骨草之子,每拾而珍之。

  墙满苔痕室已空,书声无觅剩鸣虫。
  当年稚梦今何许,仍在砖砖瓦瓦中。

  白发方知童梦真,奈何岁月碾成尘。
  秋深莫向秋园望,一望怅惆多一分。

  四十载若白驹过隙,转觉已霜侵双鬓。纵沧桑几度,然昔日之情怀,挥之不却。
 
赵崇卓记于庚子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