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小院,隐秘于繁华商都马砦小街之侧,一马路的喧嚣也掩盖不了他的寂静和优雅。


  丁酉年九月,初足小院即被绿树掩映下的小桥流水所摄服。“小桥流水”常为形容仙家之居所,今在闹市相遇实为三生有幸。


  矜持,跨月亮门而入,莅临在小桥之上,近观左侧竹林一片,修直挺拔,给人一种积极向上,坚强乐观的力量。


右侧是三株石榴树,郁郁葱葱,热热闹闹在一起。十月果实成熟的秋季,枝弯籽笑,煞是感人,好不自在。

  最最惬意的,还是小桥对面的两层白楼,隐暇宜之士, 听风听雷听日月,居仙风之人,观云观雨观星辰。


子曰:古之仙境,不过如此。


  每天,立荷花池旁……天边的太阳,升起于一马路参差的楼宇之间。他从楼间的缝隙中挤出,升高,升高。阳光指向竹林,指向石榴,指向小桥,指向溪水,不慌不忙。


  朝霞满天的清晨太少了,大多数的天空是沉沉的,或者说是灰蒙蒙的。没有色彩,没有层次,仅在秋季的四五天有一些层云的变化,在夏季的大雨磅礴,在冬季的雪花满天,还有在春天早晨偶然的黄色。


四季的日出也大不相同。

夏至的日出是诺诺的,在毫无表情的天空下更显得低调,与正午的阳光形成反差。

  冬至的太阳视觉上没有温度,有一丝红,是暗红的那一种,暖暖的。如果是雪后的日出,那就更加美丽,红红……暗红……而亮。


  在春分或秋分时节的早上,看日出似乎是一个季节,又不在一个季节。说是一个季节,是指太阳升起的位置好像一样,初升的色彩也好像一样。都是在银基广场楼顶的罅隙中挤出,挤出一个黄色的小球。


但他们的确不是一个季节。在视觉相近的前提下,春分的早晨,体感是凉凉地,而秋分的体感还是温温地。


科学知识说:

我国的农历是阴阳合历,古代天文学家早在西周时代用“土圭”测太阳影子确定了春分、夏至、秋分、冬至,并基于此将一年划分为二十四个节气。





  地球是歪着身子围绕太阳公转,地球自转轴与黄道面形成66°33' 的交角。

每年6月22日左右为夏至,阳光直射在北纬23°27' 的北回归线上。

每年的12月22日左右为冬至,阳光直射在南纬23°27' 的南回归线上。

每年的3月21日左右为春分日,9月23日左右为秋分日,昼夜长度相等。



是这样的吗?


每天,看日出日落,太阳在不同的楼宇间升起。

每季,看云卷云舒,太阳在不同的帷幕前升起。

每年,看花开花落,太阳在不同的角落里升起。



六月的夏至,太阳升起于名门天隆城。

过九月的秋分,太阳升起于银基广场之顶。

到十二月的冬至,世贸中心的南楼是他起步的地方。

还有三月的春分,银基广场正好挤出他。

  庚子年七月,用经纬仪测名门天隆城与世贸中心南楼间的夹角为58°,约等于46°54' 。

这两个角度,可以这样对比吗?


  原以为,每天升起的太阳,地点都是一样的。

原以为,每天升起的太阳,色彩都是一样的。

原以为,每天升起的太阳,帷幕都是一样的。

原以为,每天升起的太阳 …… 都是一样的。

每天,太阳,都不一样。

无论你在哪里,在什么环境,有什么样的色彩。你每天都在升起。

我也一样,无论我在哪里,在什么环境。有什么样的心境。每天都去迎接你。


我希望你朝霞满天。

你期待我阳光灿烂。

·